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> 番外篇:感恩心 愧疚泪
    英国。

    当凯茜带着秦沫千方百计打听到咏家的下落后,深深地松了一口气。她很如愿地坐到了咏家沙发,茶几上的茶冒着热气,仔细呼吸,还可以闻到清香。

    咏母的身体很硬朗,一副笑盈盈地样子。凯茜觉得她知道来意,却绝口不提。反而目光落到了秦沫身上:“你儿子都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秦沫紧紧地挽着凯茜,怯怯地看着咏母。

    “是,”凯茜说道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间变得很安静,咏母目光瞥到了某个角落,发神。过了五分钟,凯茜步入正题:“我公公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咏母不敢置信地看着凯茜,大惊失色: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他临走前,想要见秦伦一面。却成了遗憾,我希望,秦伦能去看看他,至少能让我公公安心。”咏母以为凯茜不请自来,是想要回秦伦,所以吓得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咏母“哦”了一声,凯茜看她犹豫不决,不由地提高了声音: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等一下。”咏母起身,上楼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咏母把正在学习的秦伦拉了下来。凯茜很是惊讶,秦伦的眼睛像极了秦篱,神似像咏莎,不愧是亲生的儿子。

    咏母把秦伦推到凯茜眼前,缓声道:“她是你婶婶。”

    凯茜脱离了秦沫,站了起来,话不知从何说起。秦伦反倒很自然地打招呼:“婶婶。”咏母看到这一场面,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秦伦。”凯茜惊讶过后,称呼侄子。秦沫也明白了,因为他,曾让秦父发过脾气。

    秦伦坐到了凯茜身边,没有责怪的语气、波动的情绪。微笑地说:“谢谢你曾抚养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身世,”凯茜没想到秦伦这么快就接受。

    秦伦笑道:“从我上小学时,姥姥和姥爷就跟我讲起爸爸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秦伦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婶婶,我不怪你。”秦伦很清楚凯茜的内心,充满了自责和愧疚感。如果不是婆家恨她,根本不会千里迢迢地从A市来到这里,只是为了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凯茜的泪水缓缓地流了下来,哽咽地说:“谢谢你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。”秦伦的种种话语,打消了凯茜的顾虑。说完,看到了秦沫:“这是我的堂弟吧!”

    凯茜点点头,对秦沫说:“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秦沫只是看着秦沫,最终没有开口。秦伦大大方方地送给秦沫一些珍藏品,并对凯茜说,他之所以没有改姓,是因为无论如何,他都要记着,身上流着是秦家的血脉。并表示,他成年后,不会跟叔叔秦翰以及堂弟秦沫争夺公司,因为他害怕、恐惧,不想再失去亲人。如果有缘或有机会,会去看一下秦家。他答应凯茜,去墓园看望一下秦父。因为时间有限,无法去看望秦母。

    凯茜劝解无效后,含泪地说,好。

    秦伦的举止言行、思想和想法,根本不像亲生父母一样处处防着人、自私着。就是因为这样的性子,最后把自己算计了进去,造成悲剧。

    令凯茜感到欣慰的是,咏家是个良心人,没有对秦伦刻意隐瞒关于身世问题。

    后来,秦伦果真祭拜了秦父,放上了花束,烧了三根香,鞠了一躬。才说道:“爷爷,我来看你了。”当年离开时,还是小婴儿。如今,长得高高瘦瘦,秦父都认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秦伦也没有去看亲生父母,他怕干扰了正常生活。所以,一刻也没有犹豫,在凯茜护送下,他又回去了。

    事后,凯茜想过,如果不来英国见秦伦一面,是不是没有任何颜面继续在秦家。如果不是秦母不忍心秦翰孤零零一人,是不是就要把凯茜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而凯茜在准备回秦宅时,很意外地碰到了汪雨,年华已去,面容她还是认得出来: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汪雨停下脚步,回头,也感到惊讶:“凯茜。”

    凯茜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汪雨笑笑:“谢谢你关心华峰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凯茜一时没反应过来。然后,她明白汪雨归来的意义,随后说:“你不是跟前男友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觉得我放下了华峰?”

    凯茜害怕汪雨利用华峰,语气突然变得生硬起来:“你们还有可能吗?”汪雨低下了头。凯茜后悔莫及,这是别人的事儿,自己怎能有资格插嘴,打消对方的动力,她一脸歉意:“抱歉,我想说,可能是我误会你了。”

    汪雨没有生气,反而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,将当年不告而别真相说了出来:当年,华峰跟她分手后。汪雨觉得没有脸面对待父母,想打拼一番。索性,跟程天走。她的条件是,到达目的地后,也不会结婚。程天头脑一热,答应。可真的到了国外,由于汪雨的处境是吃饭和住处都是问题。无奈,住在程天家,但也是暂时罢了。而他趁机向汪雨表白,她知道,不可能再次和程天擦出爱的火花。所以,毫不留情地拒绝。

    程天作罢,找了一份工作,每天早出晚归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,汪雨的积蓄一天比一天少。她找工作四处碰壁后。发现一个小店,老板是中国人,代理的是华峰公司的产品。挣了不少钱后,想要回家陪伴妻子和孩子。她想要盘下来,可是没有资金。她再次向程天开了口,有了钱,立马还。

    程天毫不犹豫地答应。

    第二年,很幸运的是,店里的生意不错。于是,她搬出了程天家,自己租了一个房子。

    等到第三年,程天和公司的一个女员工,情投意合,两人喜结连理。汪雨参加完婚礼,仍然是一个人生活、吃饭、睡觉。

    凯茜听完,问道:“汪雨,你不想念华峰。”

    “想啊!”汪雨思念他的模样、声音,可是她不敢回来,怕华峰没有原谅,怕他在国内结婚生子。

    后来,店面扩大了规模,有的商店、超市知道汪雨做事诚信,都从她那儿进货。衣食无忧,内心却很孤独。

    第四年,程天的孩子出生。知道汪雨仍是单身:“别单着了,别耗着了。”

    汪雨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如果实在受不了的话,汪雨只好说了一句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一等又是三年,汪雨事业有成,华丽归来。

    谢谢华峰。

    谢谢林帆和刘亦心早已释然、忘记。

    汪雨终于没有了愧疚,开始幸福生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