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吾乃仙宗一炮台 > 第19章 为救苍生斗旱魃……危机
    【宗门的推测是正确的,真是的旱魃!】

    符元宗自然也是想到了,不过这种事情太过罕见,旱魃并不是自然催生而出的,而是人为制造的。

    数月不曾下雨,符元宗宗主廖不一早有预料,修士善于观察天时,大旱来的太过突兀,并无预兆。

    但是旱魃之事也是不敢确定!

    旱魃乃是人为制造,将一名女子折磨致死,让其产生极大的怨气,囚禁其魂魄不得离体,然后掩埋在燥热之地。

    在其周围布下绝阴之阵,造成极阳的环境,还需七七四十九年方可炼成。

    女子死去,魂魄与尸身虽然同源,却是不可在合二为一,尸身虽是女子,但是因为燥热之地和绝阴阵的关系,尸身异变造成九阳炼尸。

    一旦炼成,最低都是相当于筑基期的修为,随后所过之处皆是大旱。

    白敬贤回忆着旱魃的信息,随后略微的探头再次查看,那旱魃吞食的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而且吞食的过程中,身体泛着红光,明显是吞食人类以增强自身的表现,旱魃吞食的人越多,其实力越强。

    同时,其吞食的速度极快,好似没有上限一般,据说吞食千人之后会提升到金丹期的实力,吞食万人之后,其修为相当于元婴期。

    而旱魃对于周围的影响,随着其实力而提升,云州目前干旱之地都在符元宗的范围之内,并没有影响到整个云州。

    而旱魃必有人操控,限定了旱魃的活动范围,白敬贤分析一番之后,悄然从自己腰间的储物香囊之中,拿出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这张符箓乃是因为任务而下发的,一张传讯符,而且是三阶下品的传讯符,一旦以法力激活,立刻飞入高空之中,随后炸裂。

    分出八道光团分射八个方位,传递距离极远,不过再此之前,白敬贤需要将重要的信息,对着符箓说出,符箓会记录下他的话来。

    而宗门呢?

    这次派出了不少的核心弟子,分散在宗门势力范围之内,固定的位置等待外门弟子的信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释放传讯符箓需要远离那旱魃,但是白敬贤此时却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旱魃不远处,有一处村庄,旱魃吞食之人应该就是村民,一旦旱魃吃完,它会做什么?

    白敬贤如此犹豫,却是不忍村子被旱魃袭击,宗门支援不知道要多久才到,他可以坚持吗?

    而旱魃此时的实力到底如何?

    白敬贤无法衡量,如果已经到了金丹期,他根本拖不住的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那旱魃动了,眼前的食物已经吃光,但是它依旧饥饿,站起身来,身体略微的佝偻着,看向不远处的村子。

    随后一呲牙,一口的血红,正要迈开脚步冲过去,身后远处却是一道光芒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这光芒直冲天际,随后在空中炸开,八道光团激射八方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旱魃转身一声怒吼,随后双手着地,竟然如同野兽一般用四肢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它不会飞!

    白敬贤早有准备,轻身术、神行符连续使用在自己的身上,随后转身就跑,沿着一个光团离去的方向,速度全开。

    那旱魃此时距离他拉近了一大截,可见其速度有多快,不过旱魃并没有飞起来,这到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旱魃乃是僵尸的一种,虽然是人为制造,但是其特点与僵尸相似,也是力大无穷、刀枪不入,随着修为提升,身体越发的坚硬。

    一般手段很难伤它,白敬贤更是不敢丝毫抵挡,只能闷头逃命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忍看到一村之人被屠戮,最后当场释放传讯符箓,成功的吸引旱魃的注意力,随后开始亡命。

    但是旱魃的速度太快,正在渐渐的向他靠近,而白敬贤的速度无法再次提升,提速的手段已经都用了。

    不时的回头观看,发现旱魃是越来越近,他心中焦急,随后挥手向后一甩,从他的袖口之中,一道符箓飞出,“急……”口中念动,符箓化为一团火球激射向后方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那旱魃竟然不闪不避,直接撞击在火球之上,火球瞬间炸开。

    火焰在旱魃身上燃烧了起来,随着旱魃的速度,接着风力越烧越旺,可是旱魃竟然没有丝毫的影响,仿佛身上不是火焰一般。

    随后火焰慢慢的熄灭了,它并没有燃烧旱魃,仅仅将旱魃外表之上的一些杂物、血液、粘液之类的东西烧个干净。

    旱魃的外表一片的漆黑,随后因为奔跑的动作,慢慢的破裂开来,竟然有一层薄薄的外壳破碎。

    终于露出里面的皮肤,皮肤泛红带着一丝的光泽,看上去极为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旱魃的吼声再次传来,不过这次并不是愤怒,而是带着一丝的兴奋。

    白敬贤心中一沉,自己激发的一阶符箓乃是中品,这是他携带的最高符箓了,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【火符不行吗?】

    单臂再次一甩,隐约露出手腕下方的一个袖囊,一张符箓从袖囊之中飞出,“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咻”符箓化为一支冰箭,“砰……”再次激射在旱魃的胸口,随后崩碎,化为星星点点。

    旱魃的身体略微的一顿,“嗷……”这次它有些生气了,速度再次提升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,一前一后两道身影,在平地之上飞速移动,慢慢的拉近着距离。

    白敬贤心中苦涩,自己一个四品灵根的外门弟子,何苦如此?

    只不过他并不后悔,白敬贤就是出生在一个小小的村庄之中,家中他并不最大的一个,从懂事开始,就需要帮助家中劳作。

    每日粗茶淡饭,但总算是能够吃饱,这很不容易了,因为云州的特殊地理位置,以及四季如春的气候,让这里的农民收成都不错。

    在八岁的时候,他被父母带到了江河郡城之中,发现拥有灵根,这让父母极为的开心。

    只不过一入宗门,他才发现,自己的修行之路极为的艰难,如今过去四十多年,父母已经作古,而他依然卡在筑基期的门槛。

    【哎,罢了,拼这一条命,总算是救了一个村子!】

    白敬贤再次回头,他发现旱魃狰狞的面孔已经十分的清晰了,自己跑不掉了,那么就拼了吧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