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吾乃仙宗一炮台 > 第42章 入得宗门整三年……报复
    时间如梭,不经意间包福新入门三年了!

    他每过半年提升一次符箓的复印数量,二十五张、三十张、三十五张!

    全部都是一阶下品符箓,而他第四种符箓的选择乃是‘锁’字符。

    使用这种符箓,意在擒敌,当然也可以干扰对手,祭出之后化为一条法力锁链,向着对手缠绕。

    这是包福新千挑万选出来的一个篆文!

    如此四种符箓,他开始不断的积累,四种符箓的数量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火符、护符最多,轻身符与锁符差不多,四种符箓积累了上千张之多,分别放于左右手腕的袖囊之中。

    现在缺乏的就是练习和实战了,而他的修为如今也是到达了练气期五层。

    这在己区是前所未有的,这种修炼速度从来不曾出现过,而此事他并没有对外说过,即便包福羽和王送玉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而包福新与金昊之间,也是没有发生过丝毫的冲突,金昊对包福新是轻视的,根本没有在意过他,自己做过的事情根本不怕对方知道。

    金昊大部分时间也不在院中,而是不断的领取宗门任务,积累功德值!

    同时,打磨自身的法力、法术,甚是法器的使用。

    即便以他的灵根品质来说,对于筑基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因为第一次筑基是最为简单的,如果失败,那么以后再想要筑基就更加的困难了。

    更加不要说,一次消耗的资源,金昊他承受不起,所以务必做最好的准备。

    如此,三年时间,他也是积累充足,返回院中做最后的准备,在将法力打磨一番,但是金昊没有想着压缩九次法力。

    压缩九次法力很难,尤其是需要的灵石非常的多,他金昊也是没有那么多的资源,对于包福新其实他十分的嫉妒。

    包福新的事迹此时也是传遍了外门,符箓天才的名声甚是响亮,而他和一样名声鹊起的还有沐纯儿。

    这位九品灵根的弟子太过恐怖了,她修炼才一年而已。

    入门第一年同样是学习文字,毕竟她被一个老乞丐抚养,自然是不识字的,如此耗费半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随后学习修炼基础又是半年,而接着修炼不过一年时间,已经练气期五层了。

    宗门并没有提供特别的资源,仅仅让一位金丹期长老单独教授而已,另外还有一位外门管事照顾她的起居。

    这不算特别照顾,因为沐纯儿所在的甲区,仅仅只有一个院子,也仅仅只有她自己一名弟子。

    据说这沐纯儿两年积累的二十四颗下品灵石,根本就没有用过,而是换成了金钱,送给抚养她的老乞丐。

    一年时间完全就是自己修炼的,而指导她的金丹期长老霓裳,更是让她每次晋升压缩九次法力,打牢基础。

    这些消息都是王送玉和包福羽说的,包福新是真的有些嫉妒了,虽然自己也是开了外挂。

    但是很明显,这沐纯儿很快就可以超越他了,开了挂都追不上啊!

    【我需要更多的灵石才行,不过在此之前,先报仇吧!】

    包福新等待的时机到了,金昊此时正在准备冲击筑基期,为此做最后的准备,一旦他开始筑基不会选择在院中的。

    就像白敬贤师兄一样,必然会去宗门提供的修炼静室,防止外界的打扰。

    包福新一早吃过早饭,溜达着来到山门大道,随后跨过大道,向着戊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么明目张胆的违反禁令,在非开放日跨区乃是违反门规的,当然这不过是小错,包福新一早就思考好了,违反什么样的门规,对自己的损失最小。

    对于金昊呢?

    如果不是特殊时期,那么对金昊自然没有损失,不过是郁闷一下而已,但是现在不同,不单单耽误他的时间,还影响他的心境。

    包福新很快就被外门管事发现,随后带着他来到一百六十六院之中,敲开了金昊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管理的,他为什么敢跨区?”外门管事教训着金昊,因为金昊是院长,他负责管理一百六十六院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金昊一愣,随后看向包福新,而此时包福新低着头,一副我错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按照门规,你们各自抄写《门规》十遍,明日我来收取!”外门管事说完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金昊有些发愣,随后看向包福新,“你跨区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寻找族弟而已,没有想到管理的真的如此严格啊!”包福新抬起头,一副我没想到的样子,“害师兄一起受罚了。”

    金昊其实心中也是怀疑,这个包福新三年来从没有犯错,怎么偏偏现在违反门规,他是故意的吧?

    不过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十遍门规他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现在回去抄写,明日一早到我们前来,一起交给外门管事!”金昊说完,转身返回房间。

    包福新心中一笑,【这才是个开始呢!】

    返回房间之中,他铺开一张白纸,随后抄写了一遍《门规》,然后继续今天的修炼,根本没有继续抄写的意思。

    吃中饭和晚饭的时候,根本没有和金昊说过话,其他师兄也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包福新连早饭都没有去吃,关着门在房间之中,又拿出一张白纸,随后下笔有些凌乱,好似赶工一般书写了几行《门规》之后,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直到外门有人敲门,而且特别的急促,他这才起身,随后表现的有些慌乱的样子,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儿?”金昊有些不满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我!”包福新一副慌张的样子,言语忐忑。

    外门管事一皱眉头,问道:“罚抄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来……”外门管事十分的不满。

    包福新这才转身,一本《门规》不过数百字而已,可是十遍就是数千字,又是用毛笔书写,这可是快不起来的。

    宗门的惩罚很有意思,大部分惩罚都是抄《门规》,这十分的折磨人,最低十遍。

    想要写完、写好,没有一天的时间根本不够用的。

    “你才抄写了一遍吗?”外门管事一脸的怒气,“你怎么监督的?”

    随后转头看向金昊,金昊气的牙根痒痒,“包福新……”咬牙切齿的大吼了起来,其他师兄们纷纷出门看了过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