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吾乃仙宗一炮台 > 第49章 师兄面前展机智……分析
    紫袍的核心弟子,各自带着一些内门弟子离开宗门,向着四面八方而去。

    外门弟子看上天空中飞去的身形,一个个羡慕不已,而外门之中,同样发布了任务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任务是由外门弟子自由领取的,并不是强制执行,奖励到是颇为的可观!

    于是,随后又有大批的外门弟子,领取任务之后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上次的事情,大秦王朝可是派来了钦差,虽然没有责问,可是言辞之间也是提醒一番。

    只不过后续的调查并没有什么结果,这回再次发现,本来应该秘密调查,查询幕后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旱魃没有被操控,自然不用秘密调查,而是彻底清查。

    符元宗的内门弟子、核心弟子几乎是全部出动了。

    陈斌,三年前救下白敬贤的核心弟子,他虽然面容俊秀,其实已经一百八十多岁了,金丹期三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手中一柄法器长剑,名为锐金剑,十分的锋利,属于上品法器。

    他施展法术,将锐金剑变得十分巨大,随后带着十名内门弟子御剑飞行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不过两个时辰就来到了江河郡城之外,他的目的是寻找秦琴询问情况,另外秦琴手中的旱魃尸体,也是他要查看的。

    核心弟子行事一向是没有太多的规矩,宗门发出任务,核心弟子领取之后,如何行事宗门并不过问,这同样是培养他们的方式。

    陈斌就是想要拿到第一手的情报,如此才急急忙忙赶往江河郡城!

    没有直接飞入城中,免得惊扰百姓,在城外不远处落下之后,一行十一人施展轻身术,如一阵风般来到城门口。

    郡兵自然是不敢阻拦的,任由他们抢先一步入城。

    一行人快步来到秦琴所在的位置,很快便是见到了秦琴!

    “秦师妹?”陈斌坐在前庭喝茶,秦琴与郝师兄前来拜见。

    “参见师兄!”两人行礼之后,秦琴言道:“这位是内门弟子郝义,我们正在交接,有劳师兄久等!”

    “无妨,说说旱魃之事吧!”陈斌放下茶杯,说道:“如今宗门核心弟子几乎是全体出动,这次务必要详细查明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秦琴将事情讲述一番,“旱魃的尸体现在就在地牢之中保存,师兄要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此处宅院拥有地牢,乃是符元宗后来改建的,还布置了阵盘。

    在郝义的带领之下,他们来到了地牢之中,旱魃的尸体就在其中一间牢房内。

    气味儿十分的难闻,令人作呕!

    陈斌拿出一方手帕来,捂住了自己的鼻子,并没有施展法术,随后上前仔细的观察一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福新在家中安逸的待了三天,除了每天复印一批符箓,恢复法力之后并没有修炼,而是抓紧时间与爹娘相处。

    三口人摆弄一番花草,或者是出去溜达一圈儿,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包福新发现,家族之中十分的忙碌,即便是他回来了,也是只有一位长老过来寒暄一番,随后又匆忙的离去。

    想必是有事情发生,但是包福新并没有询问,安心享受与爹娘团聚的时光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返回宗门驻地。

    直接前往前厅所在,准备禀报师姐。

    可是进入前厅,却是看到不少的人,大多是黑袍的内门弟子,而上座竟然是紫色袍服的核心弟子。

    “参见各位师兄!”包福新急忙见礼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陈斌来了三天,并没有急于离去。

    之前查看了旱魃之后,又询问一番,看看秦琴是否沿着旱魃的行动路线去搜索过。

    结果自然是没有的,毕竟秦琴当时带着沐纯儿,这位九品灵根的小师妹,自然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陈斌联络了郡守,让郡守派人前去查看,他在这里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,这位是随我一同前来的外门弟子包福新,家就在江河郡城之中,告假三天回家探亲!”秦琴出来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陈斌点了点头,随后摆了摆手,表示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秦琴使了个眼色,包福新看到之后,急忙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陈斌却是再次出声,“慢,我有事问你!”

    “师兄请问!”包福新停下脚步,转身回来,立于前厅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姓包,可是包家之人?”

    “弟子正是!”

    “对于旱魃之事,包家可是有什么说法吗?三年前包家受到影响颇深,是否有所调查?”

    “这个弟子并不清楚,如果师兄想要知道的话,弟子可以回家寻找家主前来。”包福新虽然自己有所猜测,但是并没有立刻说出来,而是如实回答,家族的想法他确实不清楚。

    陈斌略微有些失望!

    这次的宗门奖励不菲,他极为希望得到,毕竟他才金丹期三层的修为,在核心弟子之中并不是最为出色的一个。

    包福新看到这位陈师兄失望的表情,心中一动,随后说道:“不过弟子到是有些想法,不知道师兄是否愿意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陈斌打量了一下包福新,如此年纪能有什么想法吗?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,“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包福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,随后说道:“弟子听说旱魃的炼制并不简单,需要特殊时间出生的少女,随后更是手段残忍,耗时极为漫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从哪里听来的?”陈斌瞬间打断了包福新的话。

    “是白敬贤师兄所言,他乃是小弟同院的院长,三年前他领取任务外出,遇到了旱魃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啊!”陈斌恍然。

    “不错,随后小弟家族遇到困难,前来宗门求助,所以小弟了解的颇多一些!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如此,你继续说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包福新继续讲道:“不单单时间漫长,对于地点的需要也是苛刻,而云州四季如春,想要寻找地方并不容易,所以幕后之人必然极为的了解云州,或者说是江河郡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,你的意思是本地人做的?”陈斌到不是没有想到过这点,只不过本地没有哪个势力有如此的手段啊!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不过应该确实有本地势力为内应!”这是包福新的推测结论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