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吾乃仙宗一炮台 > 第295章 中计落入陷阱中……勾结
    “好,我立刻出发!”包福新接下来了命令,宗门的命令不能不接,不过他心中对于这个命令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来说,这个命令其实没有问题的,此时寻找前宋余孽最为紧要。

    但是让他去,这个就不太合理了,宗门高层最近再变得,莫不是新的高层对自己不满?

    包福新不由得想到了这个,但是命令不可能不去执行,于是他直接出发了。

    心中对此事耿耿于怀!

    毕竟他的情况宗门清楚,金丹期一层而已,同时符箓现在还没有准备完毕,实力明显不足。

    自己可是足够果断,这才冲破了埋伏,一旦有丝毫的犹豫,或者是一息的停留,估计也就被包围了。

    具体会如何不好判断,但是险死还生未必过分,现在让自己单独去寻找线索,这无疑于以卵击石的做法。

    单单神识就被对手压制,如此来寻找线索呢?

    这事儿透着古怪,尤其是消息经过几手传递,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?

    不过命令既然传到了,那么自己必须执行,如此只能冒险一试,不然后果不是他可以承担的。

    包福新直接离开,但是他并没有向来时那么赶路,而是正常的飞行速度。

    命令是需要执行,可他不会拼命的执行,是否可以寻找到线索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的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他回到了被埋伏的位置,远远的直接放开神识,进行细致的观察。

    同时,包福新回忆当时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五名金丹期修士,彼此间距有些远了,毕竟他们埋伏的路线并不是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筑基期修士和金丹期修士都是依靠飞行的,这里可没有航线之类的说法,想怎么飞就怎么飞,不过一般是飞直线。

    可是这条直线太宽了,指不定相距多远呢,毕竟没有导航不是?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埋伏,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而埋伏自己的五人到底是什么修为呢?

    包福新并不清楚,他们的神识范围有多大也是无法判断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当时距离自己的位置有多远,这是可以估计一下的,最远大概也就八十里左右。

    不然自己也无法突破,直接就被两人以上的敌人夹击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部署了一个差不多一百里宽的拦截线,平行分布,一旦有人装上了,那么由最近的一个人负责拦截,其他人直接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当时五件儿法器攻击自己,那么他们的修为应该在金丹期三层以上。

    其它的并不好再判断了,包福新皱着眉头,停留在空中,神识还在搜索,不过如此大的范围,下方又是连绵的群山。

    想要找到他们的蛛丝马迹何其的困难,而且当时他们并没有追击自己,必然是不敢陷入持久战中。

    自己逃离之后,他们必然也是要撤退的,撤退自然是飞走了。

    这让自己如何寻找呢?

    而留在这里,也是很危险的,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回来呢?

    不过应该不会吧?

    毕竟,自己逃跑了,那么对方撤退,而自己带人返回必然是从这里开始搜索!

    【应该不会回来的!】

    包福新略微安心,随后他准备就在这里不走了!

    让他搜索?怎么搜索?

    完全没有丝毫的线索,自然无从谈起搜索,也不算是违反了命令,这事儿透着古怪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,等待宗门支援即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了大半天的时间,周围依然风平浪静的,包福新就在地面上,席地盘坐,身边儿放着一块儿阵盘。

    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他本就是个谨慎的性格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破空之声远远的传来,包福新急忙将神识散开,发现一艘疾风舟远远而来。

    距离自己不到二十里了,而且速度极快,好似到了极限,方向直接冲向自己。

    神识想要探入其中,但是直接被阻挡在外,里面的人神识强国自己。

    【谁呢?】

    这里谈不上所谓的交通要道,对于飞行来说,不存在这种地方,除非在陆地上移动。

    而且来的方向并不是身后,而是从他前面来的,那边儿可是前宋之地,这事儿需要小心了。

    五行子母盾直接祭出,瞬间将自己护住,而那疾风舟依然没有丝毫的反应,继续冲向自己这边儿。

    包福新看了看身边儿的阵盘,上面已经安置了七颗中品灵石,没错螺旋阵阵盘需要七颗灵石激活。

    他现在正在犹豫,是否激活阵盘。

    突然,强大的神识向着自己压了过来,自己的神识完全无法阻挡,而且好像还不是一道神识。

    对方不止一人,包福新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刻激活了阵盘,一道光幕将他笼罩,接着光幕之上,一道道螺旋纹路出现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个小子怎么如此谨慎,我们已经尽量的靠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攻击,我们的时间有限,打破阵法务必快速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这是好几个人在交谈,可惜包福新听不到,对方的修为、神识都比他强。

    五道人影冲出疾风舟来,其中一人收了疾风舟,随后各自祭出法器,包福新直接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五件儿法器他见过,正是当初埋伏自己的五个家伙,尤其是那个拿尺子的人。

    【看来我是中计了!】

    包福新此时心中到是略微的安心,事情应该不是出在宗门的,有人改了宗门发来的命令。

    兰山宗吗?

    有可能!

    毕竟自己是包福新啊!

    符箓天赋也是出名的很,尤其是晋升了金丹期,其它宗门想要除掉自己未必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最大的问题也许出在中州,毕竟消息通过中州中转,兰山宗即便要除掉自己,也是会做到隐秘的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自己死在这里,兰山宗自然可以推脱,说自己执意要走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不会和前宋余孽勾结,包福新想不出来这其中有什么好处,即便是勾结,也是吸收高手,而不会用来进行埋伏。

    前宋余孽更像是想要削弱大秦的力量,那么他们和某一位皇子合作?

    联想两年前,皇子被集体袭击的事件,这更加合理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就在包福新心思电转的时候,攻击已经落下来了,螺旋阵竟然弹开了两件儿法器的攻击。

    不过七颗中品灵石,瞬间暗淡了不少,包福新一阵的肉疼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