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蓝娇生了个女儿,白白净净招人稀罕,方桐当过爹的人了,却抱也不敢,就像女儿是个易碎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方哥,宝宝自个闺女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小了。”方桐俩手一比划:“就这么长,我不敢哪。”

    蓝娇白眼:“出生三天了,你还不敢,哼,我看你是嫌我生了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娇娇,你这是说啥呢,我咋会嫌弃,我高兴的不行,这几天都没睡好觉。”

    蓝娇心想,这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没想到,方桐又说:“反正我也有一个儿子了,只要是和你生的,是个啥我都满意。”

    申申一脸无语的表情,看他那神态,似乎还觉得自己说的挺好。

    申申以为,蓝娇会爆发,但蓝娇却掩面哭起来,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如此,方桐反而慌张起来,他不明白蓝娇为什么会哭。

    “妹子,你蓝姐这是咋地了?”

    “咋地了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她咋地了,还请妹子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方哥,你自己说啥了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方桐想想,恍然大悟,“哦,刚才那句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啥毛病啊,咋地了?我说她生啥我都满意。哦,我明白了,娇娇是听我说的感动了。是不是啊,娇娇,娇娇,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蓝娇手拿下去,眼睛通红,拿着枕头扔过去,蓝瞳被砸中胸口,莫名其妙,“娇娇,你有啥不满意的,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蓝娇哭着,“去找你儿子,你喜欢儿子,也不用要我们母女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说这话了,娇娇,我不是这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不在乎孩子是啥了,能是啥意思,你也不在乎我了,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。娇娇,你不能不讲道理。我解释了,你就得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方桐,你觉得自己说话挺好听,是吗,我不想听了,你说给别人听吧,你对她还念着呢,回去吧,去找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我还有儿子,十一了,都不回来看我,一岁多就走了,啥模样我都忘了,我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忘不忘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我心里只有你们娘俩了,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亲儿子都不在乎,你能是啥好人!”

    方桐着急了:“这也不行,那么不行,你想让我咋样?”他说完求助地看向申申,申申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,站起身,“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蓝娇道:“让方哥送你。”

    方桐把申申送到门口,玟玉也来了,和方桐说了句话,边和申申往家走,边问,“方哥看起来不太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说话,被蓝姐嫌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啥了,他两口子感情多好啊。咋还能红脸呢?”

    不过,听申申说完,玟玉撇撇嘴:“结过两次婚的人了,还不如我会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呢,你聪明,无师自通啊。”

    玟玉很得意:“那是,你相公我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胖你还喘上了。”申申说完,也到家门口了,一辆敞篷马车过去,车上的是蓝娇的婆婆和小姑子。

    赶车的是方桐的妹夫。

    他把丈母娘和媳妇送到门口就走了,也没进屋,也没对方桐说什么。

    娘俩进屋,蓝娇还在哭,见到婆婆和小姑子,哭的更厉害,孩子哭也不喂。

    申申在家里坐立难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要干啥去,心里长草了似的?相公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。那咱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去蓝姐家啊,我担心,她婆婆和小姑子会给她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人,应该不会吧。”玟玉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我可亲眼看过,小媳妇被欺负的不行不行的,可怜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所以我很不放心,我得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也不能天天过去看着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里正,给她们一个下马威,让她们不敢欺负人,有里正给撑腰。”

    玟玉“唉”一声道:“人家有相公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方哥那人,我看不见得向着自个媳妇。艾玛,你别啰嗦了,快走吧,然后你还得去琉璃坊呢?对了,还有几样不合格的,写着‘尤’,一定看着砸碎。”

    玟玉郑重道:“谨遵娘子之命。”

    玟玉一到琉璃坊,就有人过来告诉玟玉,一批琉璃不见了,都是不合格的,还没来得及销毁。

    玟玉听他说上面写的是“尤”,着急起来,若劣质的流传在市场,将会对尤家和他与申申都造成名誉上的影响。

    来不及和申申说,和她说也要着急上火,肯定要跟着自己出去找。

    琉璃上午还有,下午大家过来就不见了,琉璃坊一天不断人,中午看着的人是罗父,罗父在这吃得午饭,睡了午觉,按时开门,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和异常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是罗以的父亲,玟玉还是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虽然钱雪说了实话,但当时的眼神儿,还是在责怪他打了自个相公,并且也认为一定与自己有关,最有理由整自己的就是罗家。

    偏偏还偷走了写着“尤”字的,若低价卖,普通老百姓也消费的起,那么,尤家很快就能知道。罗家真的太狠了,用如此卑鄙的手段。

    告诉玟玉的人见他切齿咬牙,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坊主,这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把罗乐平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罗师傅开了门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他只从上午看到中午,就回去了,我去他家里给你找来吧。”

    玟玉道: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这人出去就和拐角听着的人打了个照面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罗乐平。

    “罗叔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啊,”罗乐平道:“帮了罗叔大忙了,想要什么,和罗叔说。”

    “啥都行?”

    “你说,罗叔尽量给你办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儿媳妇守活寡,还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罗乐平当即急眼:“狗东西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罗叔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啊,我冒着失去工作的风险撒谎,这点要求也不答应吗?”

    这时,玟玉声音突然出现:“哥们,惦记别人的媳妇,可一点都不爷们,你看把罗叔气的,还不道歉?”

    罗乐平“哼”一声道:“少假慈悲了,要不是你,我儿子咋可能这样?”

    “罗叔,这话就不对了,那件事查清楚了,你儿媳妇也说明白了,与我无关,您一定要这么想,可以,但是,琉璃坊是大家的,名誉也是芜瘠村的,您好好寻思寻思,寻思好了告诉我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