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0章 猪队友还是神队友?
    “阿强,趴下。”

    从下游冲入巷子的刘保强,听到潘浩东的喊声,下意识扑倒在地,另有一名伙计非常有眼力劲,竟同时扑向地面,哪怕前方有坨狗屎,也没有半分犹豫。

    在两人扑倒的瞬间,听到动静的朱滔等人,迅速调转枪口,对准文建仁身边的伙计,连开十几枪,将其打成筛子。

    子弹无眼。

    黑警文建仁也遭到了误伤,肩膀三角肌被子弹洞穿,不过……正和他意。

    只见文建仁借故松掉手中的点三八,捂着伤口,暗戳戳地给了朱滔一个眼神,而后摆出一副临危不惧、将生命置之度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朱滔,你已经被包围了,赶紧弃械投降吧!”

    朱滔的属下听了很躁动,朱滔连忙安抚道:“别开枪,我们需要人质,抓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朱滔的保镖丧狗,迅速飞冲上前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丧狗冲到文建仁跟前时,一把薄如蝉翼的飞刀,带着不可思议的弧度,从其身后的巷子出口处窜出,“嗖”地一声没入他的后背……

    “嗤~~”

    丧狗猛然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十分不甘地倒下,当场断了气。

    原来,没入丧狗后背的飞刀,已经洞穿了他的心脏,左前胸都冒尖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文建仁还没反应过来,又见两把飞刀划破长空,夺走朱滔两位属下的生命。

    至此,朱滔携带的属下,悉数扑街。

    包括他的侄子朱丹尼!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文建仁痛骂一声,迅速拾起掉落在地的配枪,对准朱滔便是一通狂射,只不过枪法是那种打不死人的人体描边无伤害枪击术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是在打朱滔,而是再为朱滔打掩护,阻止朱滔后面的潘浩东、陈家驹等人,杀死自己的老板。

    而夹在中间的朱滔,则毫不犹豫丢掉价值千金的手提箱,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,迈着内八腿冲到文建仁面前,非常轻松的将匕首架上了文sir脖子。

    “都别动!”

    朱滔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通通都给我把枪放下,不然我就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预料之中的事,终究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早在文sir率人冲锋时,潘浩东就有这个预料,方才更是不惜暴露可怕的御刀术,击杀丧狗阻止文sir被俘,哪曾想还是抵不过猪队友。

    嗯,也不能算猪队友。

    应该称呼文sir为神队友才是!

    可惜,文建仁不是他们这边的神队友,而是朱滔的神队友。

    早知道阻止不了,刚刚还不如不杀丧狗,直接把朱滔给杀了算了,反正巷战很混乱,地方又小又窄。

    潘浩东射杀没有持枪的朱滔,也能借口射偏了误杀!

    重案组督察被嫌犯挟持,包围朱滔的潘浩东、陈家驹等人,陷入了两难之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侥幸保住性命的刘保强与另一名重案组探员,看向文建仁的眼神,不免多了几分猜忌。

    文建仁的鲁莽行为,以及遭遇挟持时象征性的抵抗与被挟持后的有惊无恐,种种迹象,都透露出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文sir有问题!

    肯定有!

    刘保强、陈家驹等人,不约而同的诞生出这样一种荒诞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在没有直接证据之前,他们都不得不放下配枪,防止朱滔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放下配枪,并没有令朱滔感到安全。

    一丝一毫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,在场最大的威胁,并非警察手中的枪,而是潘浩东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“你们过去,把他给我绑了。”

    朱滔用力割伤文建仁的脖子,借此要挟陈家驹和金大嘴,两人很恼火,但却不得不按照吩咐行事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金大嘴找来一捆绳子,按要求和陈家驹一同捆绑潘浩东。

    当然,捆的比较松,也没敢打死结。

    朱滔根本不在意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潘浩东被绑后,便挟持文建仁,小心谨慎地退出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猎猪行动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只是,没有潘浩东参与的行动,再也无法称之为行动,而是一场破坏性十足的闹剧。

    朱滔挟持文建仁离开棚户区,来到山腰路边的停车坪时,发现上下路都被封死,竟毫不犹豫将车开回棚户区,直接从半山腰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铁头娃一样的陈家驹,自然不甘落后,随便找了辆车,便跟着追下山。

    两辆车横冲直撞,一路火花带闪电,成片成片的铁皮屋、木屋倾塌,场面壮观无比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解开绳子的潘浩东,坐在棚户区外围的高地上,看着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倾塌的棚户区,不禁感叹道:

    “这场面够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潘浩东、陈家驹、文建仁三人,并排坐在署长办公室门前走廊的长椅上,等候署长林雷蒙的召见。

    不多时,副署长彪叔背着双手,走到几人面前,说道:“这次总算干了件漂亮的事给署长看,一会他夸你们的时候,千万要记得谦虚,不要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场面我见识多了,你对家驹和东仔说吧!”

    文建仁一副老子见惯大场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家驹瞅了他一眼,眼中带着不加掩饰的鄙视,昨天要不是文建仁横插一竿子,他和东仔早把朱滔给抓了。

    后面哪用得着拆房子?

    哪用得着追车?

    给了文建仁一个鄙视眼神,陈家驹开口道:“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全靠上级计划周详,调派有方。”

    “嗯~~这话你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彪叔笑吟吟的说道:“一会不管他说什么,你只要回答这句话,署长一定喜欢。”

    谈话间,一袭白色制服的林雷蒙,面无表情的走进走廊,陈家驹、潘浩东、以及文建仁,纷纷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猎猪行动是经过精心策划的,不是在马路上抓贼,你们不是先包围,然后在进屋抓人的吗?为什么弄的主犯差点逃走?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董sir难道没有教过你们吗?”

    林雷蒙冷冰冰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很完美的计划,结果弄的鸡飞狗跳,主犯更是差点跑了。

    整场行动唯一值得欣慰的,恐怕就只有他的外甥,以超乎常人的枪法,和神乎其神的飞刀,解决了大部分持枪悍匪。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,自己外甥,究竟从哪学来这么一身好功夫?

    昨晚收到行动报告的时候,看到有关外甥东仔的笔墨,感觉就像是在看武侠小说,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难怪东仔去了趟霸王花训练营,就被madam胡聘任为搏击教官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