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1章 有祸一起抗!
    “署长,猎猪行动出岔子,我觉得主要责任在家驹,若非他搞个人英雄主义,拼命追逐朱滔,朱滔根本不会那么疯,把车开进棚户区,弄的鸡飞狗跳不说,还损坏了大量财物……”

    文建仁办案能力不行,甩锅能力一流。

    昨天的猎猪行动,明明是他暗中搅局,险些放跑主犯朱滔,这会还能避重就轻,将主要责任推给陈家驹。

    一番话下来,气的家驹鼻孔直冒烟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?”

    陈家驹恼羞成怒道:“昨天要不是你擅离岗位,带人冲上来横插一竿子,我和东仔早把朱滔给抓了,这分明就是你的责任,居然还好意思推给别人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文建仁眉间露出一丝慌色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昨天表现的太过火,让一些人怀疑自己的动机,只是找不到直接证据,所以没人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正如一旁的东仔,始终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,文建仁根本不怕陈家驹,怕就怕,林署长和彪叔听了起疑心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林雷蒙拍了拍桌子,呵斥道:“好了,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嘟!

    办公桌上的电话,忽然响起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雷蒙瞥了文建仁一眼,抄起电话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公共关系科的madam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推开房门。

    一名穿着警裙的文职女督察,捧着一份文档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女督察开口道:“署长,记者已经到齐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驹,这件案子由你发言。”

    林雷蒙说这话的时候,给了外甥一个歉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潘浩东是整个行动中,出力最多、功劳最大的哪位,缉拿主犯的陈家驹,只不过是捡了便宜,若不是东仔用飞刀干光朱滔的人马,陈家驹最后哪能那么轻松抓捕主犯?

    按理说。

    这件案子的发言人,应该交给东仔才是。

    交给家驹,完全是在避亲。

    当然,潘浩东立了多大功就有多大功,一点都不会少。该升职就升职,该加薪就加薪,这点林雷蒙绝不会坑自己外甥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当案子发言人,陈家驹喜中带忧:“我不行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预备了发言稿,你照着念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公共关系科的madam说道。

    “家驹,你跟她出去把发言稿背熟了。这里没你们的事,都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yes,sir。”

    支走潘浩东、陈家驹等人。

    林雷蒙留下彪叔,道:“上面说家驹的表现,重振了我们警察的威风,决定捧红他。”

    “呃~~”

    彪叔表情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林雷蒙继续说道:“待会记者完了,你带他去拍招生海报。还有,尽快安排他上少年警讯和电视台的访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家驹成为模范警察?”

    彪叔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林雷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猎猪行动,东仔才是功劳最大的那位,而且他形象非常好,在警校受训时各项成绩第一,我觉得东仔更适合成为模范警察。”

    彪叔还是东仔比较靠谱,家驹办案能力不错,就是太容易闯祸,一旦被好事的记者,把家驹以前办案时,搞出的种种破坏报道出来,反而会影响警队的形象。

    毕竟,警察是人民的公仆,不是家具破坏者。

    “东仔的确更适合当模范警察,不过模范警察容易招人嫉妒,而且……太出名,今后办理一些案子,有暴露身份的风险,甚至威胁生命安全。”

    林雷蒙一本正经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他这是把风险嫁接给陈家驹,庇护自己的亲外甥,话却说的冠冕堂皇,彪叔不禁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得了。

    有功劳不错过,有风险给别人,这很雷蒙。

    不愧是当年的小机灵鬼。

    当初,林雷蒙考入警队的时候,彪叔已经是督查了,雷蒙还在他属下干过一段时间,两人关系莫逆,深知对方的脾性,默契十足。

    他们联起手来坑人,别人还得感恩戴德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重案组。

    潘浩东回到办公室,走到刘保强身后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阿强,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刘保强起身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上街,随便溜达。”

    “行,开你车。”

    刘保强答应的很爽快。

    因为他也有话要对东仔说,重案组办公厅不是很方便,毕竟,有些话需要避讳着点。

    开着霍老板送的丰田佳美,飞驰在宽阔的街道上,向来话比较多的刘保强,竟然陷入了沉默,单手托着腮帮,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西区域多利道路段,一处风景较佳的海岸边,潘浩东停好车,拎着两罐啤酒,随手递给刘保强一罐,边走边说:“阿强,我想查文sir。”

    刘保强动作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怔怔地看着潘浩东,楞了好长一会,适才开口笑道:“东仔,你真不愧是我的搭档,居然跟我像一块去了,刚刚我还在想,怎么跟你开口呢!”

    “文sir昨天擅自离岗,带着你们冲进巷子,看似英勇的举动,却透着种种怪异,他肯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昨天文sir左手中弹,却松掉右手的配枪,捂住左手伤口,如若是在平时很正常,可在和毒犯火拼的时候,却显得非常突兀且不理智,但凡有点经验的老警员,都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他是黑警,否则区区一个朱滔,怎么可能用匕首劫持一位督察?文sir又不是酒囊饭袋,靠马屁上位的废物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潘浩东、刘保强两人,在你一言我一语中,达成了共识——查文建仁。

    虽然以下犯上不对,但也得分清楚情况。

    他们吃的是公家饭,不是文建仁给的饭,文建仁知法犯法,为了掩护大毒枭朱滔,不惜陷下属于不义,害死一位无辜同僚,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东仔,这事我必需说清楚,以下犯上忌讳很深,我们要是能查出什么,自然万事大吉。可若查不出证据,很容易被文sir倒打一耙,重则开除警籍,轻则升职无望,你可得想清楚。不行,就让我一个人查吧!”

    刘保强自己无所谓,就怕连累搭档,东仔可是很有前途的新人,未来成就不可限量,要是因为调查文sir耽误前程,那就太冤了。

    一个黑警哪能比的上东仔?

    “我想的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正色道:“你我既然是搭档,就应该共进退,有祸一起抗嘛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