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6章 家驹受辱
    “家驹,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请救两个人,十万火急,我这边有事抽不开身!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赶紧把地址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砵兰街……”

    陈家驹嫉恶如仇,天性淳朴,请他救人,必定百求百应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身手好,在有家具的地方,战斗力还能翻一番。如果说家驹常态搏击术在LV3-LV4之间,那么在有家具的地方,自由搏击妥妥的LV4.

    相比之下,潘浩东的搭档刘保强,就差的多了。

    LV2的格斗能力,不一定搞得定丧波,万一不小心着了道,反倒害了他。

    所以,潘浩东一开始就没想过请搭档出马,家驹没空,他会迅速打给慧姐,也就是madam胡。

    霸王花通常都在训练营,虽说新界距离旺角有点远,不过港城终究是个小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小指的是地域面积,陆地总面积1106.66平方公里,海域面积也才1648.69平方公里,也就内地一个县城的地域大小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,足够madam胡召集人马,从新界赶赴旺角砵兰街,阻止丧波施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成功盗取朱滔客户名单,及进货散货渠道资料的潘浩东,与美丽大方的干姐姐,堂而皇之地离开了利民商场。

    两人行动期间,没有遇到任何阻碍,出入朱滔办公室,如入无人之地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都不知道,隔壁究竟有没有人守夜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不重要。

    只要朱滔的客户名单和进货资料到手,拥有充实证据坐实朱滔的罪行,即便行动中遇到阻碍,大闹利民商场都没事。

    “姐,你开我车回去,我去趟砵兰街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莎莲娜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将车钥匙递给莎莲娜,潘浩东转身叫了辆的士,马不停蹄地奔向砵兰街。

    为了履行当日在餐厅的豪言,他是真的用了心了。

    就在潘浩东赶赴砵兰街救火时。

    先行一步的陈家驹,已经抵达韦吉祥住所,还未进门,便在门外听到鲁比的喊叫,隔壁住户纷纷大门紧闭,显然是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。

    陈家驹猛地踹开房门,拔腿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金大嘴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警察,不许动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武器!”

    两人冲进客厅的第一眼,便看到韦吉祥的女友鲁比上衣纽扣被丧波用刀子,一颗颗挑开,露出洁白的胴体和黑丝凶兆。

    性感。

    诱人。

    令人想入非非!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竟有种时间回档返回门外,晚几秒钟破门而入的冲动,因为那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色。

    想必很迷人。

    “艹,该死的条子。”

    丧波怒骂一声,一把揪住鲁比的头发,同时将刀横架在鲁比脖颈上,冷冰冰的盯着陈家驹和金大嘴,怒喝道:“把枪放下,不然我就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正如洪泰社龙头眉叔所言,现在的丧波光棍一个,没有加入任何帮派,只是烂人一个,为了报仇什么事都敢做。

    他可不管陈家驹和金大嘴是不是警察,一心只想着复仇,早就已经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否则,也不会违背江湖潜规则,带人闯入韦吉祥家中,用女人孩子做要挟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们这就把枪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为了保证人质的安全,陈家驹和金大嘴两人,不得不放下手上的配枪。

    之前潘浩东给家驹打电话时,他正在和大嘴吃夜宵,吃完就准备各回各家,听到救人,大嘴就毫不犹豫的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并没有预料到,入室劫持韦吉祥儿子的丧波,竟然如此疯狂,被两支枪对着,竟然还敢挟持鲁比反过来威胁自己,迅速掌控主导权。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丧波怒喝道。

    陈家驹不敢在犹豫,迅速将枪放下。

    金大嘴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去把枪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名小弟应声上前,拾起两人的配枪。

    这时,丧波狰狞一笑,将刀递给一旁的小弟,令其继续挟持鲁比,旋即上前,毫不犹豫的给了家驹一耳光,然而反手又甩了金大嘴一耳光。

    打的非常响亮。

    老远都能听到响声。

    “说,谁打电话报的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家驹和大嘴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不说?”

    “啪啪、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丧波恼羞成怒,狂甩两人十几个耳光,手掌都打红了。

    然而,家驹和大嘴都是重案组老人,遇见的凶徒多不胜数,也曾亲手打死过不少,那是丧波区区几个耳掴子就能屈服的?

    “呵,还挺有骨气!”

    丧波怒极反笑,道:“你们不说,我也能猜到是谁,除了韦吉祥那个孬种,还有谁会没事找事报警?打你们,纯粹是因为看你们不爽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丧波反手一伸:“拿刀来。”

    看押大洪的小弟,迅速递上一把刀,丧波掂了掂,骂骂咧咧道:“妈的,敢坏老子好事,割你们一只耳朵,以示惩戒。”

    “家驹。”

    金大嘴心头一紧,回眸望向陈家驹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是没有反抗能力,任由丧波扇打耳光,只是为了保护鲁比和大洪,如今生命受到威胁,大嘴很难做到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警察也是人。

    不可能人人都能做到,为了市民的安全,无限制放弃抵抗,任由暴徒施暴。

    或许,家驹可以,但大嘴不行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失去一只耳朵,落得个终身残疾。

    家驹很为难。

    一面是自己和搭档的安全,一面是人质的生命安全。

    真的很难抉择,选什么都是错。

    原以为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救援行动,哪曾想竟会落得个如此地步,事态逐渐开始失控,看着面目狰狞的丧波,家驹和大嘴可不认为只是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这种自身有缺陷的烂人,性格都有点变态,说割他们一只耳朵,就一定会割。

    忍受还是反抗,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“你长得太丑了,看着就不爽,从你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丧波举着寒光肆意的匕首,冷漠地讥讽了金大嘴一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抓住大嘴左耳准备实施犯罪时,门口突然出现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砰砰~~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。

    匆忙赶过来的潘浩东,见状迅速拔出配枪,凌空连开两枪。

    分别击中丧波和持刀挟持鲁比的小弟的手。

    因人质遭到挟持而被迫受辱的家驹、大嘴,见鲁比暂时没有生命威胁,不约而同的发起猛攻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