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7章 不死不休
    愤然暴起的陈家驹,战斗力十分彪悍,丧波及其属下,不到一分钟,便被通通撂倒在地。

    差点被割耳朵的金大嘴,更是含怒骑在丧波身上,不停的扇打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~~竟敢打老子脸!”

    “啪~~嫌老子长得丑!”

    “啪~~想割老子耳朵,我他么打死你!”

    金大嘴一连打了丧波八个大耳光。

    大嘴从未如此愤怒过,被人当众打脸就算了,居然还羞辱自己长相,他虽然长得不咋地,但也不至于丑吧?

    陈家驹让金大嘴发泄了一会,适才开口劝说道:“大嘴,差不多就行了,别把人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金大嘴冷哼一声,起身道:“家驹,这家伙打了我们那么多耳光,还想割我们的耳朵,你就不想揍他几拳?”

    “当然想,我恨不得打死这个人渣,可是我们是警察,不能任着性子胡来。”

    陈家驹还算比较理智,没有因为愤怒,而做出一些伤害嫌犯的事。

    不管丧波做过什么,然而在法院没有定罪之前,丧波都不是罪犯,只是犯罪嫌疑人,尽管这个嫌疑人很明确,依然只是嫌犯。

    即便定了罪。

    差人也不能胡来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执法过程中,遭遇犯罪嫌疑人攻击,才能动用武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金大嘴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这时,潘浩东走到丧波面前,用手拍了拍他的脸:“丧波啊丧波,你他么真有种!明明警告过你,不要乱来,不要乱来,你居然还敢乱来,不顾江湖道义,挟持人家的妻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烂人,但像你这么烂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烂人,还真是不曾多见。”

    “呸~~”

    丧波朝着潘浩东吐了口血沫。

    只不过被潘浩东避开了。

    当气功修炼到一定程度,五感就会变得十分敏锐,从而获得不可思议的能力,预判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任何人潘浩东或者凌凌漆发动攻击,不管是明着吐口水还是背里打黑钱,他们都能预判到精准方位,从而避开攻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避只是小范围,如果有多人用机枪扫射,两人在强也可能中枪,甚至被打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丧波擦了擦嘴角,面目狰狞:“姓潘的,你很厉害也够狠,我承认不如你,不过你庇护得了一时,庇护不了他们一辈子,这是我和韦吉祥的恩怨,如果他一直当缩头乌龟躲起来,你永远都别想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想化解你们的恩怨,只是不想有无辜受害者,如果你答应,不在针对鲁比和大洪,我可以做主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大一开始就没想过化解丧波和韦吉祥的恩怨,他只是不想大洪和鲁比受伤害,他们是无辜的,不应该遭受牵连。

    韦吉祥是洪泰金牌打手,丧波曾是帮派大哥,两位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潘浩东一点都不在意他们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丧波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刚刚可是袭警了,甚至差点割掉其中一人的耳朵,袭警加入室绑架、加强女未遂,种种罪行加起来,够他在赤柱呆七八年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一不二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正色道。

    现在带走丧波,只会加深丧波和韦吉祥的矛盾,而不能得到根治,这两人的恩怨发展到这个地步,早已经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两人必需死一个,才能彻底了结。

    所以,潘浩东才会私自做主,准备放过丧波,放他出去狗咬狗,以免伤及无辜。

    “东仔,我们可是你请来救人的。我们为了救人,差点被这混蛋割耳朵,你一来就说放过他,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金大嘴忍不住开口呵斥道。

    东仔实在太过分了!

    完全是在知法犯法。

    陈家驹犹豫了一会,上前劝说道:“大嘴,你先别生气,东仔这么做,肯定有他的想法,我们不妨先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大嘴,家驹说的没错,一会再给你们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东仔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陈家驹微微一笑,示意对方继续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彪叔和署长看好的警署新人,会是一个知法犯法的浑人,做事仅凭个人喜好。

    “潘浩东,我答应你,不找他们麻烦,只针对韦吉祥,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丧波开口道。

    接连两次折在潘浩东手里,他对潘浩东憎恨,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步,仅次于五年前砍瞎自己的韦吉祥。

    等他出去杀了韦吉祥。

    下一个,就是眼前的潘浩东。

    可惜,他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因为,丧波入室挟持鲁比和大洪的行为,已经彻底激怒韦吉祥,将困在心魔中的韦吉祥解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充满恨意的韦吉祥,不论身手还是智谋,都远远高过丧波。

    只知道威胁、绑架的丧波,根本玩不过人家。

    他死定了!

    这也是潘浩东不告他,准备放他离开的原因。

    与其让他锒铛入狱,几年后,继续出来寻仇,还不如让丧波逍遥几日,然后死在韦吉祥手里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“滚吧!”

    潘浩东收起配枪。

    丧波及其属下,连忙起身,一窝蜂似的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潘sir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鲁比虽然不知道潘浩东放走丧波的用意,不过还是带着大洪,很有礼貌的上前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潘浩东摇了摇头,微笑道:“鲁比,你应该谢谢两位阿sir,要不是他们,你现在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阿sir肯定要谢的,现在还不是很晚,不如这样,我请你几位去场子玩玩,所有消费都由我请怎样?”

    鲁比心里很清楚陈家驹和金大嘴及时赶来的原因,没有潘浩东,人家都不知道自己遇险,最应该感谢的人,就是英俊帅气的潘sir。

    当然,大鼻子陈sir和大嘴金sir,也是她的恩人。

    “鲁比,有时间你还是关心一下韦吉祥吧!”

    潘浩东拍了拍鲁比的香肩,说道:“他现在被旺角警署的人给抓了,原因是进货散货,罪名很大,想办法把他保释出来,解决你们和丧波的恩怨,今晚这种事不能再发生了,你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谢谢潘sir。”

    鲁比是个聪明女人。

    早在潘浩东做主放走丧波,她就猜出对方是想接韦吉祥的手,杀了丧波这个嚣张跋扈的烂仔。

    之前劝说阿祥下杀手很难,不过现在丧波触犯逆鳞,即便没有潘sir授意,阿祥也会干掉丧波。

    这点鲁比可以笃定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