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33章 莎莲娜必须死!
    “文建仁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林雷蒙没有大声呵斥和责问,只是很平静的盯着文建仁。

    在正义严谨的团队,也有出叛徒的可能,金钱、权利和女人,是人们永无止境的欲望,有欲望就有弱点。

    人无完人。

    他只是有些恨铁不成钢!

    文建仁明明有着更加光明的前途,却为了朱滔给予的蝇头小利,陷害同僚,自甘堕落,以致锒铛入狱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收黑钱,可能判不了几年。

    然而在警方拥有足够证据,证明文建仁是朱滔的内线的情况下,那么前几天的猎猪行动中,文建仁擅自离开岗位,带人抓捕朱滔时,连累同事殉职,便可以定义为谋杀。

    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。

    文建仁亲手毁了他的下半生!

    “署长,我想拿回刚刚给出的两万块,请你们转交给我的家人,我……对不起孩子,对不起你们,我真的该死!”

    自知下半生要在监狱度过的文建仁,整个人就像丢了精神气,十分颓废。

    好在没有丢了理智。

    刚刚交给店老板的两万块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留给家人多少能给点帮助。

    最不济,也能给孩子多交一两期学费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林雷蒙转身吩咐道:“家驹,把他铐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署长。”

    陈家驹早已经取出手铐,就等着抓捕叛徒文建仁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因为文建仁一句煽情话,便忽视对方触犯的恶行,若不是署长、副署长都在,他甚至会痛扁文建仁一顿,发泄心中的恶气。

    文建仁这个仆街,收黑钱就算了,居然还陷害同事,导致重案组牺牲一位同僚,多名组员受伤。

    如今更是想烧毁朱滔的犯罪资料,简直罪不可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中区警署拘留区。

    张律师提着公文包,匆匆走进接见室。

    已经在此等候的朱滔,见状问道:“张律师,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张律师关好门,抬头扫视四壁,确认监控都没开,适才开口道:“老板,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,文sir身份败露了,警方已经拿到你的电脑资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朱滔一惊,旋即大怒:“该死的莎莲娜!这个碧池,一定她搞的鬼,只有她能打开我的电脑,啊……我要她死!要她死!她死!死!”

    “老板,小声点,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张律师连忙劝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可不是外面,可以毫无顾忌的说话,外面有人守着呢!

    朱滔小小发泄一通,尽可能的平复心情后,吩咐道:“张律师,通知高约翰做事,我不希望在两天后的法庭上,还能看见莎莲娜这个碧池!她必须得死!”

    “老板,事已至此,您又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
    张律师本想劝说一番,却被朱滔一个眼神,吓得把话给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警方已经掌握充足证据,转作检方证人的莎莲娜,已经变得无关紧要,有没有都是一样的败诉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情况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可惜,他不是老板。

    根本劝不住暴怒的朱滔。

    “……按我的吩咐去做。快去?”

    朱滔恶狠狠的瞪了张律师一眼。

    拿人手软,吃人嘴软。

    张律师心里再怎么不愿意,也不得不按吩咐做事,只得无奈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在家待了一整天,无聊透顶的莎莲娜,穿着粉红色真丝睡衣,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,大摇大摆走进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“阿东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矗立在窗前,做着奇怪动作的潘浩东,莎莲娜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潘浩东吐出一道劲气。

    随后,拾起一旁的毛巾,一边擦拭身上的汗珠,一边说道:“我在修炼气功。姐,你是不是睡不着?想找人聊天?”

    “才八点多,有什么好睡的。”

    莎莲娜一屁股坐在床上,摇晃着雪白修长的美腿,冲着东仔勾勾手指:“过来,陪姐姐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聊什么?”

    潘浩东笑了笑,走到干姐姐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莎莲娜身上有种香味,特别好闻,似雨后的兰花,芳香沁人。

    “阿东,你有没有交过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莎莲娜心头一喜,微笑道:“是不是要求太高了,以你的长相和身材,追女孩肯定一追一个准,怎么会没谈过恋爱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!”

    还别说,认识madam胡、艾琳、娥姐等姿色各异的女警花,潘浩东对女朋友的要求,起码提升了好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能让他心动的女人,确实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长得这么帅,有要求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莎莲娜用肩撞了潘浩东一下:“快说说,你想要什么样的女孩子?是清纯一点,还是妩媚一些,又或者凶大屁股大的,姐姐帮你物色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讪讪道。

    男人嘛!

    有几个不好色?

    在路上遇到长发飘飘,着装性感的靓女,又有几人能忍住不回头多看几眼?

    “你呀!真是一个贪心鬼!”

    莎莲娜用食指点了点潘浩东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亲昵的举动,像极了认识多年的老友,任谁也无法想象,他们仅仅认识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有神级认亲系统做媒介,两人已经结为异性姐弟,言行举止亲密一些,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姐,别顾着说我,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莎莲娜娇嗔道。

    从她娇嗔中带着尴尬的神情来看,显然也是一个没有经历过恋情的小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八九十年代的女人绝大多数都很保守,感情史远不如二十一世纪后的女生丰富……

    欢聊的时间,总是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过去整整两小时,连续打了几个哈欠,莎莲娜终于坐不住,起身道:“今晚就聊到这,晚安老弟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风大,记得关好门窗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

    莎莲娜头也不回的回了句。

    看着她扭着柳腰出房间,潘浩东收回目光,瞥向窗外。

    半小时前,他就察觉到有人在对面监视,十分钟前,更是感受到一丝生命威胁,汗毛突然乍起。

    之后的十分钟,他都有断断续续,感受到这种威胁,直到干姐姐离开房间,这种威胁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有人要杀我干姐姐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