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35章 忠青社搞事
    “蟹哥也真是的,指使我来杀人,也不整点好家伙,就给一把黑星,当老子是神枪手啊!”梳着大背头的枪手嘀咕道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‘蟹哥’全名丁孝蟹,丁蟹之子。

    丁蟹可是一位天生神力的猛人,动不动就一拳打死人,连早年统治黑白两道,制定规则的总华探长雷洛都不放在眼里,其左膀右臂说打就打。

    前华探长龙成邦差点被他打死。

    当然了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早年发生的事,丁蟹现在还在宝岛坐牢,不过他四个儿子创建的忠青社,在大毒枭朱滔的帮助下,却是搞得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朱滔对丁孝蟹有知遇之恩。

    如果说,朱滔被抓入狱谁最急,那无疑是老丁家的四只螃蟹,丁孝蟹、丁益蟹、丁旺蟹和丁利蟹。

    没有朱滔在后面供货,忠青社在中西区的场子,怕是很难维持的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可以另找货源,向尖沙咀倪家要货,或者找大毒枭冠猜霸、柴湾马家要货,不行还有和连胜、忠义信,渠道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只不过价钱就没朱滔那么好说话了!

    因为,忠青社是朱滔扶持的帮会,明里暗里为大水喉,也就是帮朱滔做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朱滔投桃报李,供给他们的货,价格比其他渠道低了两成,别看这小小两成,一个月好几百万呢!

    一年几千万上下。

    这可是忠青社非常重要的经济来源,失去这一块收益不亚于自断一臂,老丁家四只螃蟹能不愤恨嘛?

    这不朱滔的师爷高约翰找上门,丁孝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派遣精英小弟阿狄前来暗杀莎莲娜,出一出心中恶气。

    只要不杀警察什么都好说。

    若非万不得已,在港城‘搵食’的帮会,通常都不会对警察下死手,职位越高越不敢。毕竟,警务处有三万多名警察,真要盯上你,除了跑路也只剩下跑路了。

    留下来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本地帮会不是大圈帮,在这边没有根基,家人也不在这边,行事可以毫无顾忌,他们要是和大圈一样,小弟再多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,连莎莲娜这样的冷美人,都能上手撩,可惜,美人就要香消玉殒咯!”忠青社小弟阿狄,一脸羡慕。

    他还在找时机暗杀莎莲娜,机会倒是不少,只是稍纵即逝,对街大楼里的女人,也不知道搞什么鬼,挺直身子不到三秒钟便往床头上靠,就跟没长骨头似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狙击枪,倒是可以瞄准时机,一枪蹦了莎莲娜,手枪确实有些难办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手都举废了!”

    阿狄放下黑星手枪,揉了揉发酸的手腕,而后拾起手枪,继续瞄准莎莲娜,妄图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当然,阿狄也只有一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枪杀不死莎莲娜,对面帅气的条子,可不会给他机会开第二枪。
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,必需小心小心再小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……

    以陈家驹、刘保强、金大嘴几人为首的中区重案组,分批进入阿狄监视莎莲娜居民楼,他们抵达之前,潘浩东已经通过暗中观察,确认了阿狄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安全。

    重案组全体成员都申领了防弹衣。

    一组十几人,荷枪实弹的冲上楼,着实吓坏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“警察办案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出声!”

    “go、go、go。”

    重案组代理组长陈家驹,一马当先,领导全组人员直奔目标楼层,能被选入重案组的人,体能都比较出众,一口气爬七楼气都不带喘。

    “撞门。”

    陈家驹吩咐道。

    两名重案组同事,迅速架起破门鎚。一同发力撞击铁门。

    可能是大楼偷工减料的缘故,安装着双层防盗铁门的房门,一下就被撞倒了。

    当陈家驹、刘保强、金大嘴等人,荷枪实弹冲进房间时,忠青社小弟阿狄,一脸蒙圈。

    “放下武器!”

    “举起手来。”

    陈家驹、刘保强几人,一前一后开口道。

    阿狄楞了几秒钟,这才反应过来,匆忙放下手枪,高举双手。

    “这他娘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阿狄心中充满疑惑,感觉自己被针对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,不小心被人给举报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实在想不通,究竟是哪里露馅了,自己用假名租房子的时候可没带枪,钱也交的很足,房东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假名字?

    阿狄想破头颅恐怕都想不明白,他被陈家驹等人逮个正着,只是因为枪口不下心瞄准了潘浩东,令其察觉到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这种类似蜘蛛感应的本能感应太过玄幻,一般人,真的是想都不敢想……

    对街大楼内,正在陪干姐姐玩牌的潘浩东,忽然放下手中的扑克牌,微笑道:“姐,危机解除,可以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现在又不想睡了。”

    莎莲娜一脸幽怨道。

    之前想睡,突然把她叫醒玩牌,现在不想睡了,又想回房修炼气功,这叫什么事?玩老娘是吧?

    “呃~~那我再陪你玩两把。”

    “两把可不行,必需玩到困,否则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干姐姐纠缠了大半宿,潘浩东第二天依然精神抖擞,倒是莎莲娜玩了一晚上的牌,困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阿东,你有事要去趟警署,干嘛要拖着我?”

    打着哈呼坐进副驾,莎莲娜嘟哝道:“不知道你姐姐我现在很困嘛?”

    潘浩东耸了耸肩,发动车子,边开边说:“困就去后座睡会,这里已经被摸清,留你一人在家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莎莲娜翻了翻白眼,嘴上不肖一顾,心里别提多开心。

    被人挂念的滋味,特别美妙。

    东仔真的很体贴呢!

    想的也很周到。

    她喜欢这样的男人,越看越帅。

    早上上班高峰期,街道上车辆比较多,平时十几分钟就能到警署,今早花了二十多分钟,当他开到警署门口时,干姐姐莎莲娜已经睡熟了。

    贴心的东仔踩了一脚油门,将车开到警署隔壁的宾馆,轻手轻脚把人抱下车,走进宾馆开了间房,并留下字条,嘱咐干姐姐睡醒后别乱走,留在房间等自己。

    这家宾馆是退休警员开的,对陌生人比较警觉,安全方面,要比别的宾馆好许多,而且隔壁就是警署,通常不会有人乱来。

    所以,潘浩东走的很安心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