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40章 醉生梦死
    朱滔案子一结束,中区重案组又都成了咸鱼,包括新任组长陈家驹在内,每天上班都在摸鱼,不是看报喝咖啡就是买马看杂志。

    唯独潘浩东例外。

    他比较忙。

    三天两头去霸王花训练营,教导慧姐手下的霸王花,晚上还要忙着和慧姐谈情说爱,时不时还要去紫轩阁,品尝周文丽调的醉生梦死。

    醉生梦死,是文丽最新研制出的一款鸡尾酒,度数不是很高,不过后劲很大,男女都可以品尝,喝完会有种置身梦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后劲来了,一睡就是大天亮,比安眠药都要有效,深受金领、白领们的喜爱。

    越是繁华的都市,压力就越大,下班的途中,进紫轩阁喝一杯醉生梦死,肩负各种压力的白领们,再也不用担心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陈家驹在彪叔的帮助下,顺利通过见习督察考试,正式成为一名见习督察,潘浩东和刘保强也在翻阅资料,准备下一个季度的见习督察考试。

    为了庆祝高升。

    经济方面被阿美管的死死的陈家驹,颇为大方的请了整个重案组吃大餐,晚上还请金大嘴、刘保强、潘浩东几人喝酒。

    地点,紫轩阁,砵兰街十三妹的场子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在《古惑仔》系列电影中,社团大佬开的场子,经常会发生一些对手闹事,或者警察查牌之类的事情,可是潘浩东这段时间,愣是一次都没遇见。

    或许是紫轩阁比较正规,十三妹管的比较严格,如其他夜场常见的摇头丸、冰之类的东西,这里就很少出现。

    陪酒小姐虽然很多,但她们晚上出钟特供特殊服务,基本都是去外面的酒店、宾馆,或者客户的家中,扫黄组想打击她们,也不会在紫轩阁抓人。

    所以,紫轩阁就有了潘浩东、陈家驹之类的公务员熟客。

    因为周文丽的缘故,潘浩东成了紫轩阁常客,走进夜总会就跟自家一样,领着家驹、阿强、大嘴几人,便来到文丽工作的吧台。

    “文丽,给你介绍几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家驹,重案组新任组长,我的直属上司,你之前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嘴,家驹的好搭档,重案组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我搭档阿强,记得小心点他!他可是位情场浪子,专钓你们这些纯情女子,提起裤子就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听完潘浩东的介绍,周文丽轻笑道:“阿东,哪有你这么损搭档的,我要是你搭档,非得狠狠揍你几拳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的确很想揍他,不过在你这么漂亮的女士的面前,我刘保强身为一名绅士,不可能有如此粗鲁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刘保强上一次来紫轩阁走的比较急,并没有注意到在吧台工作的周文丽,文丽当时忙着调酒,也没有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看到清纯动人、楚楚可怜的周文丽,刘保强心里的花花肠子又动了,眼睛就一直没离开周文丽。

    听到‘好’搭档揭自己短,刘保强气得直跳脚,要不是打不过东仔,非得揍他几下不可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相处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周文丽莞尔一笑,道:“你们都是阿东的同事,第一杯酒我请,你们想喝些什么?”

    能让扣扣索索,素有“小犹太”周文丽请客,足以说明,她和东仔的朋友关系,已经变得很深很深。

    “醉生梦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陈家驹和金大嘴一前一后道。

    他们从中区跑到旺角砵兰街喝酒,就是为了品尝紫轩阁的醉生梦死,这款酒非常畅销,文丽一个晚上至少要调两百杯,若非调酒器一次能调好几杯,文丽天天都要累的手软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尝尝醉生梦死。”

    刘保强凹了个造型,故作潇洒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周文丽始终保持着微笑。

    “文丽,给我来杯蓝色妖姬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点蓝色妖姬是甜酒,度数很低,女人的最爱,自从半个月前带慧姐过来点了蓝色妖姬,他就喜欢上了这款酒。

    首先颜色特别好看,浅蓝色的酒,如梦似幻,清甜可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醉生梦死。”

    周文丽给家驹几人,先调了三杯醉生梦死,然后一边调制蓝色妖姬,一边对着潘浩东说道:“东哥,这几天怎么没看到慧姐?”

    “最近天下太平,上头专门给霸王花批了一个星期的假期,我家madam带她们去泰国游玩了。”谈到madam胡,潘浩东脸上全是笑意。

    自从一个月前确定关系,两人就顺其自然的做了些,夫妻之间该做又不能详说的事,具体不能描述,只能说很美妙。

    只不过有些小遗憾。

    那就是潘浩东体质太强,是常人的二点三倍,每次那什么的时候,慧姐都有些吃不消,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此次胡慧带霸王花出去游玩,不免有些躲着某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!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去?”

    陈家驹一脸好奇道。

    最近可不止霸王花没事做,中区重案组也很闲,女朋友出国游玩,东仔不应该跟着去当护花使者嘛?

    “说出来怕你自卑,还是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笑了笑,房中情事哪能随便对外说?

    陈家驹撇了撇嘴,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金大嘴一脸羡慕嫉妒,家驹有阿美,东仔有madam胡,一个比一个漂亮,阿强也有小女警暗恋着,就他一个人没女朋友,只能坐在一旁喝闷酒。

    “文丽,你家住哪?”

    刘保强抿了一口醉生梦死,开口道:“我听说屯门那边,最近出现一个色魔,已经连续作案四五起,不仅劫色,还杀人抢劫,搞得屯门人心惶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那边住。”

    周文丽非常淡定的回了句。

    屯门那边的事,她也有耳闻,不过嫌犯住屯门,她住在铜锣湾,一个在西一个在东,非常远,何况她家距离好朋友东仔家,仅有几分钟的车程。

    遇事发个信息,东仔几分钟就能赶来。

    刘保强继续叮嘱道:“不在那边也得小心,大晚上一个女孩子,很容易被人盯上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周文丽给了阿强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。

    她可是在夜场上班的调酒师,见惯了各种套路,刘保强的关心套路,在她看来,真的非常逊色,完全没办法和潘浩东相提并论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