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41章 杀手小庄
    喝喝小酒,聊聊人生。

    欢乐的时光如流水,总是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。

    将家驹、大嘴、阿强几个醉鬼,交给专门过来接人的阿美,也喝了点小酒的潘浩东,上了周文丽的甲壳虫。

    他穿越前有个良好好习惯,那便是喝酒不开车,开车不喝酒,他每次来到紫轩阁喝酒,基本都打车过来的。

    坐在吧台,一直喝到文丽下班,搭乘便车回家。

    反正顺路嘛!

    坐在副驾欣赏了一会夜景,潘浩东说道:“文丽,你每天都工作的这么晚,你外婆难道就不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担心,只不过为了生活,紫轩阁的工作再晚也得做。”

    周文丽开车很认真,说话头没歪一下,做事非常稳健,如果有哪个幸运儿娶她回家,家务事肯定操持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潘浩东微笑道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默,经过一个月的相处,两人的关系其实已经非常要好,只是因为潘浩东和胡慧发展太快,导致他俩失去了更进一步的可能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更进一步,把好朋友关系发展成恋人,但文丽还是很愿意跟东仔聊天,继续维持这份友谊。

    毕竟,她一开始就没想过找男人,给别人增添负担。

    先天性心脏病,就像一颗不定时炸弹,谁也不知道何时会爆发。

    结交一个聊得来,愿意关心自己、照顾自己的好朋友,对周文丽来说,已经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有人说,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情,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,但却过于片面,聊得来不一定要当恋人,做朋友也挺好。

    男闺蜜就是为这种朋友关系而诞生的形容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。

    重案组就是这样,有案子忙的天昏地暗,没案子上班摸鱼,可以在办公厅看报、买马,甚至还可以找借口,出去忙活私事。

    潘浩东的搭档刘保强,最近一段时间,就经常找借口出去,嘴上说找线人要线索,实际却是出门找妹纸。

    潘浩东就在尖沙咀撞见过阿强一次,身边跟着一个长得挺靓的妹纸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揭穿刘保强,毕竟自己这段时间,也没怎么好好上班,三天两头往霸王花训练营跑,也就前两天madam胡,带队用公款出国旅游,才老老实实在警署呆了一两天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一辆轿车缓缓停在西贡一间教堂门口,这是一座矗立在郊区的教堂,平时少有人来,里面座椅摆饰都已经挂上了蜘蛛网,布满厚厚的灰尘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一人,推开教堂的大门,嘎吱一声,惊飞了停在窗前的鸽子。

    教堂内。

    一位留着大背头,身材挺拔,双手十指紧扣,正在祈祷的男人,听到动静,转头望向门口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气氛有些浓重。

    坐在教堂长椅上的男人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来人却嘴角噙着笑,快步走到对方面前,递出一份档案袋:“小庄,刚刚接到任务,薪酬很高,你做不做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庄打开档案袋,很仔细翻看着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。

    他放下档案袋,皱眉道:“四哥,我从不杀女人,这个任务给别人吧!”

    “小庄,你既然选择了做杀手,就应该利益至上,放下你心中可笑的坚持!……不杀女人,难道其他人就该死?”

    四哥用一种略带讥讽的口吻,劝说道:“82年,你接了一单生意,在屯门乐嘉大酒店暗杀当地一位土绅,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被一位服务员看清样貌,你当时想也没想,就对准他的额头开了一枪。”

    “他该死吗?”

    小庄没有说话,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82年强杀酒店服务员,那是因为刚出道做杀手,心态不是很好,发现别人看到自己样貌,就本能地调转枪口,一枪打死了那名服务员。

    他一直内疚至今。

    “83年,你在旺角刺杀和连胜分区话事人,为了雇主的百万报酬,连杀了目标身边十余名小弟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该死吗?”

    四哥持续逼问道。

    小庄闭上双眼,内心挣扎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他做杀手,是迫不得已的选择,只是做了这行,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,不管心里是否留有原则,存有底线。

    杀手就是杀手。

    一辈子都洗不干净手上沾染的鲜血。

    这点,小庄很清楚。

    然而不杀女人,是他最后的底线。

    这个头决不能开,开了就会失去底线,变成没有原则的冷血杀手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四哥,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小庄表情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哥沉默了。

    大概沉寂了十几秒钟,四哥收回长椅上的档案袋,递给小庄另一份档案袋,“好,我不逼你,这单生意我自己做,你做另一单。”

    “潘浩东,身高一米八二,体重75公斤,职业……警察!”

    看到这,小庄目光一凝,抬头望向四哥:“四哥,杀警可是重罪,你确定要我接这单生意?”

    “杀人都是重罪!”

    “杀富商可以、杀乡绅可以,杀帮会大佬可以,为什么就不可以杀条子?”

    四哥很不满意小庄今天的态度,让他杀女人说要原则不干,让他警察又怕这又怕那,既然选择当杀手捞钱,都杀人了哪有这么多原则?

    不应该给钱就干吗?

    要不是他朋友不多,能聊得来只有小庄一个,还真不想把任务分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,杀女人和警察是同一单生意,只是被他拆分了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,发布暗杀任务的雇主,已经查清楚女目标莎莲娜,偷偷去了内地羊城,任何杀手组织接下这宗生意都要分开行事。

    四哥本身也是一名杀手,不想小庄一人太操劳,所以才想着拆分任务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把轻松一些的任务给小庄,没想到小庄这么不识好歹,气得他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就已经打听到男目标潘浩东是位狠人,不仅枪法极其精湛,还掌握着一门可怕的飞刀术。

    据说可以百步穿杨!

    暗杀这样一位强人,通常只有一击机会。

    一击之后,无论是否得手,必需第一时间撤退,否则极有可能饮恨当场。

    小庄想了很久,适才作出决定,道:

    “四哥,既然你执意要我接着单任务,那么我就成全你,不过做完这单,我准备金盆洗手,希望你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