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46章 雷霆反击
    赤柱监狱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放风时间。

    一名狱警手持胶棍、虎虎生风的走进操场,来到一名模样有几分酷似小庄的犯人跟前,说道:“钟天正,有人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我儿子!”

    钟天正心头一喜,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走了没一会,心里便犯起嘀咕,甚至有一点点慌乱。

    “阿sir,这不是去会见室的路,您要带我去哪?”

    钟天正因嗜赌成性误杀妻子,被判入狱十五年,如今已经在赤柱呆了三年零三个月,早已不是当初的小萌新,好友傻标告诫过他很多事。

    监狱不是外面,有很多忌讳。

    想要安安稳稳活下去,刑满出狱,就得学会审时度势,见到狱警不管职务高低,都要喊长官、叫sir。

    遇到穷凶极恶的犯人,千万不能招惹,不小心撞见别人‘砌生猪肉’更是要假装看不见等等!

    现在,他被狱警以家属接见的缘由带出操场,目的地确是赤柱监狱办公区,要说心里不慌那肯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只是在监狱学会的规矩,迫使他不得不冷静下来,以静制动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引路的狱警,察觉到钟天正异状,笑了笑解释道:“别担心,是典狱长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钟天正听了发懵:“呃……能说说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应该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狱警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钟天正没敢多问,只能带着满腔疑惑,随狱警走进狱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报告,犯人带到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待狱警走后,坐在办公椅上的典狱长,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,目光和善的冲着钟天正说道:“你想不想减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想。”

    钟天正本能地想要拒绝,无奈减刑的诱惑太大,任何一个犯人听到这个词,都会生出点头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能忍几秒钟在点头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刑期是是十五年,已服刑3年又3个月,现年32岁,等到服满刑期出狱,至少要等到四十二岁以后,今晚帮我做件事,我保你35岁之前出狱。”

    怀着四个月大肚子的中年典狱长,用一种非常温和的语气徐徐诱导,看上去人畜无害,事实上却是个笑面虎。

    能在高度设防的赤柱监狱当典狱长的人,那都是有能力镇场子,管理好手下一干狱警,压住监狱内所有犯人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钟天正以前就看到过一名犯人,因为隔着铁栏吐了典狱长一口唾沫,第二天就看不见人了!事后有小道消息传出,该囚犯在小黑屋关了半个月,受不了小黑屋的折磨,咬舌自尽了。

    所以,钟天正面对面容和蔼的典狱长,真的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沉默了小一会。

    钟天正目光逐渐变得坚毅起来,道:“典狱长,不知道您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毒枭朱滔恶迹斑斑,几十年间,贩卖的毒品堆积成山,不知害得多少家庭妻离子散,又害死多少无辜的市民,我们收到确切消息,他正在暗中差人收买国外名医,准备以身患重症,保外就医的途径离开监狱。”

    “朱滔是警方花费大量人力物力,牺牲多名警员,才找到罪证逮捕归案的罪犯,他若老老实实在监狱呆着也就算了,居然还妄想活着走出监狱,简直可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愤世嫉俗的典狱长话锋一转,道:“你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钟天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典狱长嘴角微扬,满意道:“你是个聪明人,晚上该怎么做,我想不用我多说。吃晚饭的时候小心点,最近食堂不太干净,里面可能会有异物,别噎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长官,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,赤柱监狱A区发生了一场大规模暴动,潮州帮的潮州佬不知道发什么疯,吃饭的时候将餐盘丢在地上,溅了和连胜的大屯一身饭菜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一件小事,道个歉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件发生在两位大佬身上,潮州佬和大屯都不是善茬,一个不愿意道歉一个非要对方道歉,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佬动手,小弟自然不能干看着,A区食堂顿时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坐在食堂吃饭的人,无一人可以幸免。

    潮州帮、和联胜、毒蛇帮,东星、洪兴,乃至没加入任何社团的散人,有一个算一个,全部被迫卷入这场暴动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。

    在中区金街做调查的潘浩东,收到了上司陈家驹的来电。

    “东仔,好消息。赤柱监狱刚刚发生了大规模暴动,朱滔在暴乱中被人给踩死了,哈哈……这个仆街,竟然还敢请杀手暗杀你,果然天道好轮回,他总算遭报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一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咧嘴笑了笑,舅舅办事效率真高,说了让朱滔今晚死于非命,就不会让他看到明天的太阳,难怪四十多岁就能当上总警司。

    这雷霆般的手段,着实令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那是,不然我怎么会专程打电话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大大咧咧的陈家驹,根本没有意识到朱滔的死不是偶然,而是出重金买凶杀人之后的必然结果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能收到这样一个好消息,我真的很开心,只可惜身上有任务,不然非得请哥几个喝几杯,庆祝庆祝。”

    “庆祝的时间多得是,不必要非得今晚,说实话,晚上就算你有空,我都没空出来,阿美明天休息,今晚可以睡得很晚,所以你懂的哈!”

    “嘿嘿~~晚上别太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偶尔放纵一下没事,只要不天天操劳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慢慢操劳,我要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刘保强端着两杯雪糕,回到车内。

    “阿东,我刚刚以劫匪的视角,在金街来来回回逛了几圈,发现适合下手的珠宝店有很多,前后中三个路段,至少有十几家珠宝店适合下手,我实在分析不出哪家珠宝店是大东的目标!”

    “大东心思缜密,布署行动,肯定不会只从地理位置下手,还会综合商铺的安保人员,展柜质量,以及柜台里的珠宝价值等方方面面,进行综合性筛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岂不是要一家一家的调查?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个是笨方法,我们从另一方面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哪方面?”

    “军火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