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“华叔,我暂时不想离开中区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婉拒道。

    虽然去总区重案组任职比留在中区有前途,能接手案子比较多,只不过破案再多,也帮不了他舅舅。

    唯有留在中区任职,潘浩东破获的案子,才能给舅舅增加政绩,尽最大努力推舅舅上位,挤进港城警队权利核心圈。

    中区反黑组组长是一个资质平平的中年,在位多年也没有打掉一个恶势力,不过也没有出什么大乱子,属于比较典型的懒政派,也可以视作稳健派。

    不搞大行动就不会出错,不出错就不会降职,不降职就能坐在反黑组老大的位置熬资历,等到时间熬够了,自然而然就升了。

    多稳啊!

    还不用打打杀杀。

    有时间做这些,还不如多研究一下马经……

    “能说说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陆明华比较看好的潘浩东,想把人调到自己身边做事,发展成亲信下属,只要东仔愿意过档,别的不敢说,五年内提拔东仔为警司,担任总区重案组主管还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了。

    前提是东仔不能犯错。

    一般的小错还好说,就怕不小心捅出大篓子。

    警队一贯奖罚分明,有功就奖,有错就罚,没有谁可以例外。

    所以,千万不要触及底线。

    已经仆街的文建明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华叔,不是我不想往高处走,而是留在中区有靠山,行动中出现违规什么的,有人替我擦屁股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这话说的很白,甚至有一点点粗俗,但意思简洁明了,那就是留在中区,有大腿可以抱,犯错也有人兜着。

    陆明华耸了耸肩,道:“一般的规则性小错误,我可以帮你兜着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笑了笑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陆明华无奈道:“行吧,你的事自己拿主意,要是哪天在中区呆腻了,随时都可以过来找你华叔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华叔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谈话就此终止。

    离开时。

    东仔顺走了一盒茶叶,路过助理办公室时,陆明华的女助理,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,暗戳戳想道:“这位小警察和华哥的关系很不一般呢!看来下次见面要多点微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中区警署。

    “东仔,恭喜啊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么快升高级督察了!”

    “东哥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以陈家驹为首的重案组成员,得知东仔今天正式升职,相继开口恭贺道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三连跳,警署内部不少人,都羡慕的眼红了。

    东仔才入职多久?

    满打满算都不足三个月,从警员升至警署警长,只用了一个多月,从警署警长升至高级督察,也只用了一个多月!

    连升三级,别人一次都能吹嘘一辈子,人家短时间内来两次,创造了一个快速晋升的神话!

    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东仔的晋升速度,叫人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潘浩东将自己的办公用品全部装进硬纸箱,说道:“谢谢大家,今晚福记酒楼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带家属?”

    陈家驹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带家属和不带家属的花销是不一样,起码加大一倍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坑东仔,发泄一下心中郁气,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三天前在警察总部认陆明华做干叔叔,收获了一枚价值三万美金的百达翡丽手表,因为没有戴名贵手表的习惯,他便以18万港币的价格转卖给了名表店。

    当前,港币对美元的汇率是7.8比1,价值三万美金的百达翡丽名表,换转过来就是23.4万港币。

    潘浩东转手亏了五万多。

    不过奢侈品就是这样,店里买回来一个价,卖回去又是一个价,甚至可能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白得的一块名表能卖十八万,东仔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毕竟,一般的名表回收价格,通常都在四折、五折,能卖十八万,还是因为表太新,没有一点佩戴过的痕迹,回收能当新表卖。

    不然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离开重案组。

    潘浩东捧着办公用品,走进隔壁的反黑组,也就是俗称的O记。

    O记人员比重案组稍多些,办公面积反而要小些,不过组长办公室挺大的,来之前署长林雷蒙,还叫人新装修了一番。

    新人新气象嘛!

    新人上位,首先装修办公室,已经成为警队的一种风俗。

    “潘sir。”

    “组长。”

    “长官好。”

    一路微笑。

    潘浩东走到办公室门口,回眸道:“阿强,让所有人都进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刘保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在重案组是潘浩东的搭档,见识过搭档的办案能力,以及超级巴闭的身手,在潘浩东发出邀请那刻,便第一时间收拾家当,从重案组转职过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原来的搭档,摇身一变,成了自己的直属上司,心里会不会不舒服?

    阿强表示无所谓,跟着东哥有肉吃,能升职加薪就行了!

    他高兴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不舒服?

    这不,跟潘浩东搭档几个月,便从高级警员升为警署警长,还获得了长官推荐,参加两个月后的见习督察考试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还是刘保强不放心陈家驹,这家伙太能闯祸了,留在重案组迟早受连累,哪有跟着‘东哥’混有前途?

    招呼反黑组全体同仁进入组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刘保强热情洋溢的介绍道:“东哥,这位是曾爷,在警署工作二十多年的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李鹰,曾爷的第三任搭档,两人共事多年,已经成为了知己。”

    “梁鉴波,绰号肥猫,资深警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介绍了十几人。

    刘保强将目光投向站在最后面,穿着灰色警裙的两位女同事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是新来的女同事,乌小凤和司徒慕莲,两人搭档当了一年多的巡警,都是敢打敢拼铁娘子,小凤前段时间为了抓贼,居然从十几层高楼爬了下来,简直不要命,我都不敢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小凤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女生,乍一看,文文弱弱、好像很好欺负的样子,实际上却是一位精通擒拿术,敢打敢拼的悍女。

    她的搭档司徒慕莲也有两个非常明显的优点。

    一是精明。

    二是胸平。

    平到潘浩东的胸肌都比她大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