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61章 风声鹤唳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有大人物参加中区反黑组新任组长升职宴的消息,不知道从哪个服务员口中流出,一传二、二传四、四传八,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似的,一下传入各个堂口。

    东星社,中区堂口财务室。

    堂主‘金凤’坐在办公椅上,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许久过后。

    金凤对着前来报告的属下,说道:“准备五十万支票,找个机灵点的小弟,想办法送进中区警署反黑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凤姐,直接送进警署有点张扬,而且容易被人查出来,不如送进潘sir家中?”

    前来报告消息的小头目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按我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凤姐。”

    正兴,中区堂口。

    一名负责管数的靓女,坐在老大黎天一的腿上,说道:“一哥,中区反黑组组长非常强势,上任当天就妄言说,要打击一切和社团沾边的违法行为,他那番慷慨激昂的话,不仅传遍中区警署,甚至传入了湾仔、西区、东区警署,影响非常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,我怕我们会被他盯上。”

    黎天一抓了把靓女某个部位,淡淡道:“不用管他,这种时候越做越错,静观其变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啊……”

    靓女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阿一用力一抓,身子就像触电般软绵无力。

    正兴社的阿一,风流成性,同时六七个女友,最信任的属下是女人,最能干的属下也是女人,堪称古惑仔中的韦小宝,曾做过警察,卧底正兴后转入社团,每次出门,身边都会跟着两位靓女,一个管理堂口财务,另一个则是律师。

    管财务的叫蕙仪,阿一的律师叫翠翠。

    两女不知道黎天一灌什么药,竟然爱他爱的无法自拔……

    长兴社总部。

    二代目魏三丰收到中区反黑组新任组长的消息,皱着眉头沉寂片刻,吩咐道:“阿富,去玉器店选一只翡翠手镯,找个机灵点的小弟送给潘sir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阿富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半势力驻扎在中西区及湾仔的洪英社,也紧急召开了高层会议。

    湾仔堂口负责人皇子,中区堂口负责人火山,西区堂口负责人蒋天颖,以及坐馆权爷和叔父汇聚一堂。

    “天颖,把你收到的消息,和大家阐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坐馆权爷吩咐道。

    西区堂口老大蒋天颖是他女儿,有一股子干劲和帮会大姐的飒气,但和凭真本事上位的十三妹,存在着非常的大差异。

    蒋天颖的能力,只有十三妹的一半,或许还多说了些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是权爷的女儿,根本坐不上洪英社分区堂主的位置,只能依靠长辈的提携,才能在洪英社占据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按照父亲的吩咐,蒋天颖详细讲述了一遍有关潘浩东的消息。

    消息不是很全面,主要就是潘sir升职宴上出现大人物,以及中区警署署长是其舅舅的消息,连最基本的人物肖像照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小问题,想要随时都能得到。

    毕竟,潘浩东在中区警署任职,随便派个机灵小弟蹲点,就能偷偷拍下对方的样貌。

    “中区反黑组上任组长徐sir是个软骨头,随便找人吓吓就不敢做事,让我们在中区安生了一些年头,不过现在新任的潘sir,是一个非常强硬的高级督察,如果我们继续用以往的招式对付他,只能起到反效果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长发飘飘的蒋天颖,环视一周,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权爷身上:“父亲,我觉得我们应该暂避锋芒,让最着急的忠青社打头阵,看看潘sir对社团的态度,有和平相处的可能,尽量和平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天颖,你先坐下。”

    拂手示意女儿坐下,权爷转头望向火山等人,询问道:“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温文儒雅的皇子,率先开口道:“权爷,警察和捞家天生对立,完全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,想要跟他们和平相处,除非大家全部转作正行,但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答应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做生意赚钱,哪有黄赌毒轻松,周期短、收益大,别的不说,随便在地盘上开个赌档,每个月都能几百万。

    一直捞快钱的人社团大佬,就像习惯出钟陪客人的舞小姐,躺在床上一晚就能赚几百上千,让她们回工厂上班,一天做十几个小时,一个月几千块,人家能干吗?

    “皇子,虽然我和你有些不对付,不过在这件事上,我挺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句老话说得好叫‘蛇鼠一窝’,蛇和老鼠才能混到一起去,有谁见过猫和老鼠搞在一起?”脾气比较火爆的火山,直言了当道。

    不管权爷最后怎么做,反正他不赞同服软,向新任反黑组阿头,摇尾乞怜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火山的风格。

    火山是宁愿死都要站着挣钱的人。

    抱歉,膝盖以前骨折过,钉了钢板跪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权爷,火山话糙理不糙,我们和警察,完全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,这几年那是运气好,遇到一个软骨头,大家在中区搵食才能那么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换了个年轻阿头,大不了回归以前,做事小心点,不让他们抓到把柄就是了,抓到了找个小弟顶罪,随便给笔安家费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根本不用怕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看不起那个潘sir,说句不好听的话,老子吃的盐都比他吃的饭多,想让我给他服软,哼,想都别想……”

    洪英社的一众叔父态度也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服软可不是送笔钱就能了事,而是态度问题,今天你服软了,明天别人就能得寸进尺,站在你头上拉屎。

    这个软。

    他们绝对不能服。

    又不是没卵蛋的软骨头!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这么坚决,那么关于中区反黑组新阿头一事,那我们就先静观其变,反正现在最捉急不是我们!”

    权爷的态度让人折磨不透,一直没表露内心的想法,而是听任众人的想法,选择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火山、皇子等人闻言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,权爷看了看众人,说道:“九纹龙前段时间出狱了,当初他是为社团做事,才会被泰警抓获,在那边蹲了几年号子。现在他出来了,我们不能装作看不见,不然会被道上人说闲话,你们认为该怎么安置他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