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73章 做人不该这样
    “马sir,你来律师事务所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和我老婆办离婚手续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事务所门口走进一身材丰盈的女子,马军笑了笑:“喏~~说曹操曹操就到,我老婆来了!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马太太板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在这一刻,你还是我老婆。马太太!”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有外人在,又或者潘浩东的缘故,不想再同僚面前丢脸,马军表现的非常豁达,一点没有即将失去老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~~”

    马太太娇哼一声,别过头。

    这时,余文慧笑着开口道:“马太太,看得出来,你和马先生还有感情,离婚这事,希望你们能慎重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,今天就跟他离婚。”

    马太太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马军面露苦笑,非常无奈的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俗话说:清官难断家务事!何况文慧只是一名新人律师,适当说了句好话,便领着马军夫妇进办公室,办理离婚手续。

    “马先生,因为你从警期间滥用暴力的缘故,无端伤害过多名帮派分子,上个月更是一拳把疑犯打成白痴,你好勇斗狠、易冲动,导致你妻子时常遭受帮派分子的骚扰。法庭判定马太太精神受到创伤,有权获得马先生全部财产的一半,包括房屋及存款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余文慧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,直言了当道:“没有,就请两位在这份离婚协议书上签名。”

    尽管马军表现的非常豁达,可当他看到摆在面前的离婚协议书,表情还是相当难舍,下意识转头看向妻子。

    “安安,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安安喜欢马军,但不喜欢他的职业,警察这份职业,天生和社团对立,太容易得罪人了。她喜欢安稳,跟老公做点小生意,又或者一起找家公司做事,白天一起上班、晚上一起做饭,出入成双多幸福?

    只可惜,马军是个倔脾气,说什么都不肯放弃警察这份公职,还说自己文化不高,不当警察就干不了别的。

    文化不高就不能当保安吗?

    一些大集团的保安部,工资也是很高的,你身手那么了得,在警队能当督察领导一支小队,进公司同样能当保安队长。

    马军恳请道:“再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不给。”

    安安冷漠的别过头。

    然后,拿起余文慧准备的笔,飞快签上大名。

    不过,签好名之后。

    她起身时,还是忍不住对马军说:“我还是爱你的,如果你能下定决心,辞掉警察这份公职,一年内,随时可以过来找我复合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后,就别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今年27,等一年28,女人的青春没几年,我即便很爱很爱你,也不可能浪费几年的青春,无怨无悔的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安安!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安安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怕多看几眼会心软。

    毕竟,心里还有马军,离婚也不是累觉不爱,只是被帮派分子骚扰怕了!

    看着安安离去的背影,马军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一边是喜欢的职业,一边是心爱的女人,左右都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两全其美,何其艰难?

    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马军揉了揉脸,挤出一个微笑:“潘sir,让你见笑了?”

    潘浩东郑重其事道:“马sir,千万别这么说,你为了保护港岛这座城市,不惜放弃个人幸福,非常伟大,我很敬佩你。”

    马军闻言,心里涌现出一个暖流,要是安安也能这么理解自己就好了!

    可惜,潘浩东不是安安!

    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    能在律师事务所,遇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同事,马军还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只见他笑了笑,谦虚道:“哪里,我只是喜欢这份职业,没你想的那么伟大。潘sir,有时间一起出来喝酒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四十分。

    忙完手头上工作无所事事的余文慧,靠在椅子上想到刚刚宁愿离婚,也不愿意放弃当警察的马军,忍不住对着潘浩东问道:

    “东哥,能不能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当警察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听?”

    “嗯~~”

    见文慧点头。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的潘浩东,坐直身子,缓缓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当警察?得从十年前说起,当时我还是小学生,有一天下大雨,天黑的很早,我放学坐巴士到站后走回家,看见二十几个人拿刀子,相互对砍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,已经有好七八人倒下,身上流淌着鲜血,身旁的雨水全都染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,两名巡警匆匆赶到现场,拔枪阻止这场争斗,却被杀红眼的古惑仔当街捅死。我亲眼看到一根这么长、削尖的铁管,从一位巡警后背扎出来,血不停地流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之后,这群人全部被赶来支援的警察抓获,不过几年后,我读中学时又看到当初砍死巡警的古惑仔,那时他已经当上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近几年在东星混的风生水起的下山虎乌鸦!”

    “从那时起,我就不停地在想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补路无尸骸!”

    “做人不应该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决心当一名警察,立志荡平一切罪恶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,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他们,那么我就在抓捕行动,以反抗为由,送他们下十八层地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潘浩东话锋猛然一转:“文慧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?”

    “不会,坏人都该死!”

    听到潘浩东声情并茂编撰出来的故事,余文慧仿佛感同身受,迷人的大眼睛满含泪水,看向‘东哥’的眼神,比往日多了几分柔情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东哥,应该是我感谢你们才对。”

    余文慧两眼迷离的说道:“港岛正是因有你和马军这样的人,才能一直这么繁荣安定,而且这些天,你为了我的安危,一直都没好好睡过,昨晚你在霸王花训练基地,好不容易放松一下,我还怪你打扰自己睡觉,我真的很惭愧!”

    “不用觉得惭愧,保护市民是警察应尽的责任,你能理解我们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潘浩东说这番话的时候,脑壳好像有一圈光环,耀眼无比。

    余文慧一时间,竟看痴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