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124章 我不想死!
    九月初。

    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的港岛,晚上依旧炎热,不过杵在胡慧、龙九两女之间潘浩东,却莫名地感到一丝凉爽。

    后背一直在发凉,今晚怕是要凉了!

    他就不该过来。

    “慧姐,我有一个大胆想法。”

    龙九别有深意的盯着潘浩东。

    胡慧闻言,微笑道:“巧了,我也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,还是我先?”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。

    两个第二次见面的女人,就达成了某种共识,然而朝着男人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很快,潘浩东便被逼到墙角。

    望着如狼似虎的慧姐和九妹,潘浩东慌乱的同时,隐隐有些小激动,难道她们达成的共识,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多……?

    “你们,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叫吧叫吧,我给霸王花放了一天假,今晚叫破喉咙都没人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慧姐,别和他废话,一起上。”

    “亚麻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雨打芭蕉闲听雨。

    转眼过去一整夜,自以为将男人征服的胡慧和龙九,双双入睡。

    潘浩东却兴奋的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昨晚,真的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陷入了温柔乡,有点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不过,男人当以事业为主,回味了小半个小时,潘浩东轻手轻脚的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sir安排给自己的心理医生霍天任教授,昨天约了他,今天上午做名义上的‘心理治疗’,专门做给媒体看的。

    停职期间,每月一次心理治疗。

    陆明华已经跟霍天任打好招呼,治疗报告会写的非常漂亮,另外为了以防万一,陆明华专门请另一位心理医生,在日常工作表里加了个名字。

    人去不去没关系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心理医生的工作表里有名字,以及心理医生的治疗报告,陆明华做事比较老练,而且也看出一哥指定的霍天任教授,思想有点危险。

    所以,他做了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让他忙这事,而不是西九龙的林雷蒙,自然是因为潘浩东的档案还在港岛总区,调走之前归他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,九点半。

    旺角,国华大厦十八楼。

    潘浩东半躺在舒适的真皮沙发上,端起一旁的绿茶润了润喉,看着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的霍天任,感觉有些奇妙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遇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和霍天任很像,不过两人的气质决然不同,路上遇到那位看上去邪,痞里痞气,留着唏嘘的胡渣子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霍教授,却是一位温儒尔雅,腹有书卷气的文人。

    “霍教授,你有没有兄弟姐妹?”

    潘浩东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    在街上遇到那个叫‘坤哥’的家伙,和霍天任太像了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一起,肯定会被人看成是双胞胎。

    霍天任闻言放下工作,莞尔笑道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好奇一下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靓坤嘛?”

    霍天任端起他的茶杯,边说边走向待客区。

    潘浩东点头道:“没错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霍天任坐到潘浩东对面,笑着解释道:“不过很多人,都说他和我很像,我也曾一度怀疑过,并用小手段拿到靓坤的头发,送进DNA鉴定中心,鉴定过我们是否存在血缘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很遗憾,我和他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霍天任笑呵呵的说道:“其实,我还挺想多个哥哥、或者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认我做哥?”潘浩东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潘sir,你很幽默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一番攀谈之后。

    霍天任回到办公桌前,拿来一支笔和记录本,说道:“通常警察和匪徒交火,都会有几种不同程度上的心理压力,首先是害怕伤害无辜市民,接着是害怕被匪徒击中。当然了,次序颠倒过来的情况,也时常发生,私心较重的人还是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种,则是打死匪徒之后,承受不了杀人的刺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过你的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办案杀人后,仅用了不到半小时,便释放了杀人带来的压力,之后办理每一起案子,都是以击杀匪徒为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击杀匪徒的时候,心理是否有种快感,觉得异常刺激?……享受这种主宰他人生命的感觉?”

    霍天任的声音,仿佛是那恶魔的魅惑之音,不断蚕食目标的心理,令目标敞开心怀袒露一切。

    一般人很难抵抗得住这种充满魅惑性的声音。

    好在,潘浩东并不普通。

    他不仅有强悍的身手,还是一位LV5级的催眠大师。

    通过系统探查,霍天任的催眠技能,在LV3和LV4之间,距离LV4尚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霍天任在他面前玩催眠,简直是班门弄斧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觉得刺激,反而很不适,但又不得不这么做,因为我不杀匪徒,匪徒就会杀我,枪战不是斗殴,打起来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只能杀了那些想要我死的匪徒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没有利用更高级的催眠术反制霍天任,而是假装被催眠,用一种发自内心的神情,诉说出这样一番心理话。

    “潘sir,既然如此惜命,为何又要孤身入虎穴,冒着性命之忧,拯救你的女下属?”

    霍天任继续引导道:“你们是否有jian情?”

    潘浩东非常平静的说道:“阿莲能力不错,我挺喜欢她,但我们之间暂时没有jian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暂时,说明你有想过,对吗?”

    霍天任在记录表写写画画,也不知道在记录些什么。

    潘浩东故意沉默了一会。

    大概停顿五秒钟,适才开口:“我有女朋友,我不能对不起慧姐。”

    霍天任没有逼问下去,主动转话道:“潘sir,有没有兴趣和我讨论一个话题?”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霍天任推了推镜框,道:“假设警方抓到一个怀疑是恐怖分子,知道对方在一个热闹场所,放了一个定时爆炸的炸弹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,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是恐怖分子,死都不说炸弹放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警方对他使用酷刑,逼问出炸弹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是对还是错?”

    一个典型的对错论。

    无论站在哪个角度,都可以进行辩解。

    用酷刑逼问,属于践踏人权,不用酷刑,那么等到炸弹爆炸,就会有很多无辜市民伤亡。

    是对是错,很难给出具体解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