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03章 法中情
    “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叶颖文郑重其事道。

    转身离开训练室,漫无目的走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两人来到后山小树林,并肩坐在一棵树下,心神疲倦的叶颖文,说道:“阿东,我最近接了个非常糟心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糟心法?”

    潘浩东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在夏洛特烦恼位面放纵三年,回来正好有些手痒,想杀个罪犯玩玩。

    “上个月,一位叫凌祖儿的兼职模特,因为美貌出众,勾起摄影师田迪文的色心,某天晚上为凌祖儿拍摄写真时,田迪文设计支走工作人员,然后……他就把凌祖儿给强行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“田迪文这个斯文败类非常狡诈,事后处理的干干净净,没有留下一丝证据,凌祖儿又是个傻丫头,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,而是回家休息了一晚,次日才将田迪文告上法庭,等法医进行液体采集时,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叶颖文的语气明显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味道,凌祖儿太不懂得保护自己了,回家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,次日再去法院状告施暴者,哪还能找到证据?

    所以,该案没有任何悬念。

    田迪文的辩护律师,轻轻松松便帮雇主洗脱罪名,对于法庭的无罪宣判,身心交瘁的凌祖儿极为不满。

    但没有证据,有能奈他何?

    凌祖儿在不满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糟蹋自己的摄影师,得意洋洋的走出法院。

    而这,并不是让叶颖文最糟心的事,糟心事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凌祖儿有个妹妹叫‘珊珊’,是个不良少女,以前祖儿跟陈小刀交往的时候,就在两人屁股后面混日子。

    珊珊易冲动,脾气火爆。

    为替姐姐报仇,竟在田迪文的饮料中放药,不料不但没有得逞,反被田迪文糟蹋。田迪文再度被押上法庭,可是珊珊有不良记录,又是自主跑到田迪文家里,指控对她们姐妹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状告再次失败。

    每当想起田迪文离开法院时,看向她们的挑衅眼神,凌祖儿、凌珊珊姐妹,就恨不得生食其肉、饮其血。

    叶颖文一连打了两个败仗,名誉受损不打紧,只恨没能将罪犯绳之于法。

    在单独的电影《法中情》剧情中,叶颖文其实是田迪文的辩护律师,不过在港综世界,融合多个角色的大律师,可不是单独剧情里是非不分,坚信事件未查明之前,所有人都是无辜的一根筋。

    她在《洗黑钱》剧情线中,可是正义的化身,发现男友替人洗黑钱,交往几年的感情,说丢就丢,自然不会傻到没有证据,就认为田迪文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凌祖儿、凌珊珊姐妹对田迪文的恨做不了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们相继被斯文败类田迪文糟蹋,又怎么可能露出吃人的恨意?

    何况,凌珊珊还是在田迪文家里,由少女蜕变成女人。

    听完二姐的陈述,潘浩东感叹道:“这么说,那个叫田迪文的摄影师,把人家姐妹俩都给糟蹋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叶颖文提起这事就来气,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渣不遭到严惩,她未来几年都睡不踏实,也怕凌家姐妹想不开,做出什么傻事。

    所以,她想到了自己干弟弟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想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潘浩东很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渣不该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叶颖文不是受害者,但她和凌祖儿一样,是女人。凌家姐妹被同一人糟蹋,屡次状告无果,内心中的那种愤怒,她能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任何一位女人遇到这种事,都会生出无边恨意。

    所以,她特别能理解凌家姐妹,并为此找上干弟弟。

    “行,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潘浩东答应的很爽快,无论在任何国家,对女性用强的罪犯,都会遭到其他罪犯的鄙视,在监狱里,此类犯人处于鄙视链最低端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男人普遍瞧不起对女人用强的人渣,或许称之为废物更贴切一点。

    这种人不除掉,还会有更多人受害。

    警察办案需要讲程序,讲司法,不过潘浩东处于停职状态,严格来说,在被调回警队之前,他都不是警察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警察,自然不用讲程序、讲司法。

    定好毁尸灭迹的地点。

    两人开车离开了霸王花训练基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西区,一家规模不错的服装店内,情绪低落的凌祖儿,漫不经心的打理衣架上的服装,见叶颖文搂着一个男人进店,扭头吩咐道:“小花,看店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一家咖啡厅,要了间雅静的包厢,叶颖文坐下来,介绍道:“祖儿,这位就是我干弟弟,中区反黑组高级督察。当然,他现在已经停职了,原因你应该听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潘sir为救女下属孤身勇闯龙潭虎穴,以一己之力单挑忠青社上百人的英雄事迹,我当然有听说!只是没想到传说中身高八尺、腰围也是八尺的杀神,竟然会是一位儒雅随和的年轻人,比我前男友小刀还要帅……”

    凌祖儿早已经成为人妇,兼职模特,被摄影师田迪文糟蹋,老公周定发愤怒之极,曾找上门暴揍过对方。

    但这些小打小闹,根本不能解气。

    反而把老公给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定发因蓄意伤人被判入狱7天,其实轻伤一般不用入狱,花点钱就能庭外和解,不过谁让田迪文家里有钱呢!

    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,却也能拿出几百上千万,住的是小洋房,开的是豪车。

    田迪文不缺钱,宁愿花钱请大壮搞周定发,都不愿意收钱庭外和解,那么周定发就只能去监狱里呆着了。

    目前,周定发已经服刑两天,还有五天才能出狱。

    “凌小姐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微笑道:“你前男友陈小刀还是蛮帅的,比我也就差了那么一丢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凌祖儿淡淡一笑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男友加了个‘前’字就是过去式,偶尔提起没问题,绝不能过多提及,否认容易让人误会放不下,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聊了会无关话题之后。

    潘浩东收起笑容,正色道:“祖儿,你和令妹的遭遇,二姐都和我说了,我愿意帮助你们,不过想要做到万无一失,还需要你提供线索,如田迪文的日常行程,家庭住址……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