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04章 锅从天上来
    “我对田迪文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他住在九龙塘,常去一个叫MK的清吧,不喜欢人多眼杂的环境……”

    凌祖儿因颜值出众,在模特界比较出名,合作过的摄影师,几乎都是大牌,田迪文只是其中之一,不可能了解的那么细致。

    毕竟,她在被对方糟蹋之前,两人关系就很一般,聊的不多。

    “有这些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微笑道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仿佛有种魔力,能让人情绪松弛,坐在对面的凌祖儿,看到他的微笑,整个人都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做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凌祖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用做,安心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潘浩东的话,凌祖儿点了点头,便没有在说话。

    祖儿身心交瘁,二姐精神不佳,气氛瞬间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几人喝了杯咖啡,便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看店的看店,睡觉的睡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潘浩东拿着田迪文的照片,独自来到MK清吧。

    清吧以轻音乐为主,比较安静,没有的士高、热舞女郎,适合朋友沟通感情,喝喝酒吹吹牛,谈天说地。

    喜欢清吧的顾客,多半是文艺青年,其中又以漂亮女性为主。

    所以,清吧就成了某些人的猎艳场所。

    田迪文喜欢逛清吧,多半也是为了猎艳,潘浩东可不信一个斯文败类,会是一个有艺术感、有情操的文雅男。

    “帅哥,有没兴趣请我喝一杯?”

    潘浩东坐下没一会,就有一位ol装扮的职场女郎,迈着两条光洁的小腿,俏生生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长得还不赖。

    女性独有的资本非常丰厚,上围撑得鼓鼓的。

    “想喝什么?”

    潘浩东笑吟吟的说道:“别点太贵,小弟囊中羞涩,贵了请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~~”职场女郎咯咯笑道:“小帅哥,真风趣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风趣,真没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潘浩东取出钱包,翻给职场女郎:“你看,只有六百来块。”

    钱虽少,但职场女郎并没有败退,反而笑嘻嘻坐在潘浩东身边,使劲靠了靠道:“没事,姐有钱。今晚的消费我包了,想喝什么随便点。”

    “醉生梦死。”潘浩东道。

    职场女郎哑然失笑,道:“那是紫轩阁的招牌鸡尾酒,MK清吧可没有配方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微微翘起嘴角,冲着酒保说道:“能自己调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酒保很自觉的让出位置。

    潘浩东起身走进吧台,开始眼花缭乱的调酒动作。

    醉生梦死是文丽的招牌酒,紫轩阁只有一位调酒师继承了配方,此人受到十三妹严格控制,不敢有丝毫异心。

    因此,醉生梦死一直都是紫轩阁的招牌,一杯就倒的‘明天见’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潘浩东认下周文丽这个妹妹,系统便将她的调酒技能复制了过来。

    文丽会的他都会。

    不到半分钟,他便调制出两杯醉生梦死。

    职场女郎端起一杯,小尝一口,而后瞪大双眼,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:“真、真的是醉生梦死?”

    “小姐,酒我请了,不过钱得你付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端起另一杯醉生梦死,十分潇洒的走向一张僻静卡座,安安静静坐下,等待猎物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职场女郎看了他一眼,回眸望向酒保,小声道:“配方记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,媚姐,刚刚那位客人动作太快,我连用了哪几种酒都没记住,怎么可能记得住配方啊!”酒保这话倒是不假,潘浩东行云流水般的动作,看得人眼花缭乱,他根本没时间记住配方。

    凑巧,吧台的监控又坏了,想看监控复原配方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忙吧!”

    职场女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后,端着醉生梦死,走到潘浩东面前,郑重道:“帅哥,自我介绍一下,其实我是MK清吧的老板,大家都叫我媚姐,我能坐下来嘛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挪了挪屁股,让出一个位置,媚姐也不做作,直接就在他身边坐下,娇笑道:“帅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刘保强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媚姐用她那傲人丰盈的资本,使劲蹭了蹭他的手臂:“原来是强哥啊!不知在哪高就?”

    “警务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?”

    媚姐眼前一亮,兴奋道:“看你晚上挺闲的,有没有兴趣来酒吧兼职,月薪一万加绩效,做得好的话,月入三四万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其他福利?”

    潘浩东一边和媚姐聊天,一边关注酒吧入口。

    媚姐笑盈盈的说道:“你想要什么福利?”

    “晚上一个人很无聊,如果老板娘能抽空慰问一下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强哥,你好坏哦!”

    媚姐用手锤了锤潘浩东胸口,一脸娇羞的说道:“不过人家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,比我老公有意思多了,只要你能为我创造收益,想怎么玩……都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预支一点点福利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媚姐说道:“那工作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一会再说,我先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不等媚姐回话。

    潘浩东起身便往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媚姐没有在意,喝了酒的人进出厕所很平凡,很平静坐在卡座等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等就是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这么长的时间,别说小号、大号都解决了,媚姐忽然意识到什么,匆匆走到吧台,询问道:“刘保强呢?”

    “他呀!上完厕所,跟一个男人聊了会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七八分钟吧!”

    “艹,敢玩老娘!”

    媚姐气冲冲掏出一部手机,打给在大公司当经理的老公,气急败坏道:“老公,有个死条子吃我豆腐,我要你投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这么大胆?”媚姐老公一听就怒了。

    媚姐回道:“他的名字叫刘保强,长得很帅很有魅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媚姐老公感觉头上绿油油的,都这个时候还惦记别人帅不帅?

    “老公,你有没有在听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老婆的不满声,媚姐老公迅速谄媚道:“在听在听,那个刘保强在哪个警区工作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问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找人问问,问清楚就去投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嘛!老公你真好,爱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在亲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嗯嘛嗯嘛……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