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29章 狗东西,竟敢以下犯上
    唰!

    几名捕快从不远处赶来,拔出刀,指向潘浩东一行人。

    宁采臣有些胆怯的说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你们刚刚也看见了,是他们先动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看到七爷的手下死了,七爷也被这个女人废了命根子。你们最好老实一些,跟我们走一趟衙门。”

    七爷是什么人,捕快心里一门清,能让七爷当街动手,必然是因为潘浩东一行人,从赌坊赢走大量钱财,估摸着不会少十两黄金。

    十两以下,赌坊还输得起。

    要是连点钱都不让赢,赌坊也就没人光顾了。

    在霸道的赌坊也不会忽视这点。

    毕竟,赌坊打开门做生意,客源才是生存之本,没有客源迟早完蛋。

    捕快之前没有动手,是因为赌坊和衙门有勾结,如今七爷的人仆街,七爷被废命根子,他们就像闻到腥味的鲨鱼。

    有油水可以捞了!

    “我们当街杀了几个杂碎,跟你们走一趟衙门,倒也说得过去,不过这位什么爷的,是不是也要带过去?”

    潘浩东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两位娇妻,同样没有丝毫胆怯,反倒宁采臣一个大男人,脸上尽是懊恼之色。

    就知道沾上赌字没好下场,当时就不该贪心,他应该极力劝说表弟,放弃进赌坊捞钱的想法,能在乱世开赌坊的人,岂是他们能够招惹的?

    不过转念想到表弟是一位修道之人,宁采臣的心又慢慢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几名捕快面面相觑,小捕头随后发话:“正好需要一个人证,把七爷也请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捕头用词很讲究,说的是‘请’而非‘带’,可见赌坊与衙门勾结颇深,一些知晓其中内情的围观者,看向芽子、龙九两女的眼神中充满惋惜。

    多好的姑娘啊!

    可惜,马上就要被人给糟蹋了,运气好些,或许会被卖给权贵乡绅做妾,运气不好,十有八九会死在牢房里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华府衙。

    潘浩东一行人随同捕快,很快来到了府衙公堂。

    “哈欠~~”

    不多时,府衙知府大人便打着哈欠,从公堂后面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一位留八字胡的师爷,脸圆圆的,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喜庆。

    “堂下何人?”

    知府昏昏欲睡坐在高堂上。

    小捕头迅速上前说道:

    “禀大人,堂下的是住在城东头的穷书生宁采臣,一旁的锦衣年轻人是他表弟,来自郭北县,另外两位则是宁采臣的弟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堂下两人是小媳妇,知府大人努力睁开眼睛,定眼一看,然后便再也挪不开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芽子。

    龙九虽然也很美,但留的是短发。

    古人欣赏不来这款美人,反而会把她当成是尼姑,打心底就有一种不容冒犯的情绪在里面,而芽子则不同。

    锦衣之下,是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段,前凸后翘,性感撩人。

    加上芽子那精致的五官,知府大人瞬间就被迷住了。

    “美人!好俊的美人!”

    知府眼中精光大放,满满的色欲,仿佛能将人吞下。

    一旁的师爷连忙小声说道:“大人,形象,注意一下。”

    芽子秀眉紧皱,往男人身边靠了靠,道:“老公,这头猪的目光让我感到恶心,别玩了,直接办正事吧!”

    “嗯~~”

    潘浩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假装正经的知府开口道:“他们犯了什么事?为何见了本官,还不下跪?”

    “禀大人,此人当街杀了五人,七爷是人证。”

    小捕头话音未落,捂裆派的七爷,迅速接话道:“对对对,我亲眼目睹他耍飞刀,杀了大麻子、癞痢头等人。”

    “受害者何在?”

    知府乐了。

    当街杀人可是重罪,杀了潘浩东、再杀宁采臣,堂下两位美人,还不任他戳圆捏扁,娃哈哈……

    “堂外。”

    小捕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捕头立即招呼几名属下,将摆在公堂的大麻子、瘌痢头五人抬进公堂。

    五人死的时候,脸上带着狰狞,但却没有痛苦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死的很快,飞刀洞穿额骨,搅烂脑浆,完全不给活路。而且潘浩东用的是御刀术,御刀术则是正气诀的配套功法,每一把射出的飞刀都会夹带着浩然正气。

    在浩然正气的压制下,这些恶徒死后连鬼都变不成。

    三魂七魄一朝散尽。

    “五人皆是眉心中刀,此人是高手!”

    模样有些喜庆的圆脸师爷,一双绿豆大的小眼睛里,露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江湖中的高手,尤其是暗器方面的行家,在没有高手压制的情况下,万万不可得罪。否则对方一气之下,大闹公堂,杀了他们公然离去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师爷刚想劝说知府大人,就见知府趾高气昂的说道:“大胆狂徒,竟敢当街藐视王法,愤然击杀五人,本官留你不得。”

    说着,知府抽出一支令牌:“来人,将此人押入大牢,秋后问斩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两名捕快应声而出。

    发号施令的令牌已然丢出,师爷失去劝说的机会,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冒,战战兢兢地盯着潘浩东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真是好大的官威,问都不问清楚,就要押我秋后问斩。既然如此,那我便摊牌了,其实……我是你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潘浩东目光骤变,冷厉道:“你个狗东西,竟敢以下犯上?”

    两名捕快脚步一顿,下意识望向知府大人。

    师爷、小捕头亦是如此,唯有蛋痛无比的七爷,听到这话笑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哇哈哈哈~~~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疯,竟敢在公堂上公然羞辱知府大人,嫌死的不够快是不是?哈哈……笑死爷了。”

    被吓傻的宁采臣,听到七爷的话,连忙开口道:“表弟,还不快跪下给大人磕头认错,说不定大人有大量,不跟你一般见识,等你进了地牢,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。别担心,弟妹有我照顾。”

    你自身都难保!

    我照顾你个鬼,把媳妇交给你,当晚就得玩完。

    潘浩东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。

    随后,对着气急败坏知府抛了个幻术加催眠,单独一项技能就把人催眠成脑残粉,二者叠加,知府想不当狗都不行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呼吸,知府大人看向潘浩东眼神,就由愤怒转变为惶恐。

    而后在师爷、众捕快、七爷等人惊愕的目光中,起身走下高堂,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地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