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30章 钱多也烦恼!
    啪!

    知府大人扇了自己一个耳光,诚惶诚恐道:“主人,我真是该死!当上知府就不知天高地厚,把您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我该死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我对不住您!”

    啪啪……

    满肚肥肠的知府,像是得了失心疯,不停地扇打自己,磕头向潘浩东认错。

    师爷,七爷,众捕快,乃至宁采臣,有一个算一个,全都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刚刚那个趾高气昂的知府大人?

    不会是假冒的吧!

    芽子、龙九两女面面相觑,原以为老公在胡说八道,万万没想到,知府大人居然真把老公当成主人。

    看着前方跪在地上,忏悔扇打耳光的知府,她们感到非常不真实,太魔幻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错了,真的知错了!您、您就原谅我一次吧!”

    被催眠的知府,此时已然深陷幻术之中,他眼前看到的潘浩东,并不知道模样俊朗,让人如沐春风的大帅哥,而是目光凌厉、身高九尺,裸上身,后背纹着血色金龙的嗜血修罗,身后是无边炼狱的洞口,无数冤魂、厉鬼在狱中哀嚎。

    仿佛下一秒,知府便会被丢进炼狱之中,享受那地狱火灼烧灵魂的极端痛楚。

    他被吓坏了!

    说话都带着颤音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潘浩东瞥向蛋痛无比的七爷。

    七爷浑身一颤,像极了受惊炸毛的公鸡,眼中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他给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随着知府一声令下,之前抓捕潘浩东的众捕快,迅速将刀口对准七爷,再也没有往日的情分,有的只是冷漠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、金、金捕头,我上月还请你吃过饭呢!给我个机会,让我求求知府大人,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七爷求生欲很强,面临死亡威胁,再也顾不上蛋痛,连连后退的同时,搬出往日请客的情分。

    只可惜,金捕头并没有念及请吃饭的情分,反而趁其不备,一刀斩下七爷的头颅。

    宁采臣离的很近,瞬间被滋一身血。

    好在他当过收账先生,跑去郭北县壮过胆,否则这一下,足以吓得他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“禀大人,聚众袭击贵人的朱奇已被枭首。”

    金捕头脑子很灵活,一刀砍下七爷头颅,回头便找好借口,将七爷及其手下,说成是袭击贵人,而被他们说杀。

    虽说这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可若潘浩东一行人是普通人,那么即便是事实,朱奇也不会有事,反倒是他们会被府衙、赌坊两边的人,吃的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很现实的社会环境。

    在这里,适者才能生存,强者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府衙,内堂。

    狗腿子似的知府大人,亲自给主人倒了杯茶,说道:“主人,朱奇是福兴赌坊养的狗,他阻拦你们,是为了给幕后主子减少损失,需不需要我派兵拿下他们嘛?”

    “拿下福兴赌坊的老板,你不是也断了财路?”

    潘浩东回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,实不相瞒,福兴赌坊是我扶持壮大的,打掉一个福兴赌坊,回头我便能扶持另一个福兴赌坊出来,而且过程中,还能大捞一笔。等吏部将主人的任职文书、官服官印送过来,您便能带走这笔钱,投入郭北县的民生建设当中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知府一席话,令众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把知府催眠成狗腿子,潘浩东已经不需要花钱买官,提一嘴,知府就主动掏钱,派遣师爷去办了。

    不仅掏钱帮主人买官,还掏钱帮宁采臣买官。

    郭北县的县令、县丞,直接就被他们兄弟俩承包了。

    宁采臣这个穷书生,直到现在都是蒙了。

    苦读四书五经十数载,目的便是考个功名,出仕报效朝廷,结果考到现在,也只是一个穷秀才,几年后,才赚足银两进京赶考。

    运气好,或许能考上进士,然后由吏部分配,下放到县衙,担任八品主簿熬资历,或者留在府衙、成为一名小吏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表弟一句话,就让他成了县丞,比主簿还要权重。

    主簿和县丞都是八品官,区别在于职位、职责的不同,主簿是各级主官属下掌管文书的佐吏。县丞主管全县文书档案、仓库、粮马、征税等等,重要性远远高过主簿,相当于现代社会的副县长。

    县丞若是手腕重些,架空县令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同为八品官,也是有上下之分的。

    “好,就按你说的办,别事情搞得太大,还有……别波及平民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几乎没怎么考虑,便接受了知府的提议,反正福兴赌坊这些年没少做坏事,只要不波及无辜平民,赌坊易主又何妨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上任当县令了,不带些建设资金回去,真的很难打开局面。

    总不能有一个跳出来反对就把人家给杀了吧?

    这太专制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,知府扛住同知、通判等官员联合施加的压力,召集府衙四十位捕快,以雷霆之势清除了福兴赌坊的几位幕后老板,并暗中将他们的家产充公。

    一个小老板家中,便收刮出三千两黄金。

    几位老板全部打掉之后。

    府衙堆积的金元宝、银元宝,足足堆满一个大仓库,足足有十几万两之多。

    同府衙任职的同知、通判等官员,一个个就像问道腥味的鲨鱼,一天往府衙跑好几趟,就为了瓜分一些钱财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。

    知府肯定不敢吃独食。

    如今,他认了一位实力高强的主人,出生自当地豪门望族的官员们,无一不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一些人妄图动手段,侵占这笔不义之财,结果知府请主人出手之后,统统都成了他的难兄难弟。

    当史部下发的任职文书、官服官印,送到潘浩东手中时,金华知府、同知、通判等主事官员,全部成了他马仔。

    有这些人在府衙支撑着,潘浩东也就可以放心、大胆的返回郭北县搞建设。

    “表弟,这么多银两,我们怎么带回去?”

    宁采臣望着府衙内内堂,装满十几个木箱的金银,开始发愁了。

    没钱的时候想要花不完的钱,可真当拿到这么多钱,又觉得钱太多,运输不方便,而且容易遭贼。

    返回郭北县的路途上,不知道会遇到多少拦路虎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