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31章 鸿门宴
    雇佣一队镖师运送银两,耗时五日,众人适才回到郭北县,古代赶路就是这么坑,随随便便便要几天几夜。

    一路风尘仆仆。

    潘浩东一行人抵达县衙,还没来得及喝口水,便见一名青衣小厮闯入衙内,趾高气昂的说道:“潘县令,我家老爷有请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家老爷?”

    潘浩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老爷是郭啸天,本地最大望族郭氏族长,今晚云鹤楼,恭候县令大驾。”

    青衣小厮说完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宁采臣放下手行李,走到潘浩东身边,说道:“表弟,郭啸天既然是本地最大的乡绅,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请你赴席,今晚可能是鸿门宴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鸿门宴还是蓝门宴,反正迟早要和他们对上,来得早总比来得晚好,省点整日堤防这些鱼肉百姓的无良乡绅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一脸轻松的说道。

    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那是因为龙还不够强,真要强到某种地步,再厉害的地头蛇都得跪。

    他还不信搞不定一个郭啸天。

    这位和郭大侠父亲同名的望族族长,真要那么厉害,郭北县城外的兰若寺,就不会成为百姓心中的禁地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说得对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乡绅在本地有声望、有人有势力,但他们终究只是凡人。”

    芽子非常支持男人的做法,喜欢老公对事的态度,病重了就得下猛药,不能因为初来乍到,就弱了威风。

    本地乡绅在豪横,也只是地头蛇。

    最多仗着势力欺负老实人。

    想欺负她老公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表哥,别忘了我老公是修士。”

    龙九提醒道。

    忧心忡忡的宁采臣,闻言哑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脑子还是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民不与官斗,不与富斗的思想根深蒂固,就算做了官,也得适应很长一段时间,才能改掉惧这惧那的毛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前往云鹤楼赴宴之前。

    潘浩东提着一条红彤彤的裤衩,找到入住偏房的宁采臣,说道:“表哥,这是一条具有法力的裤衩,穿在外面能增加你的防御力和力量,我担心离开后,会有人过来绑架你,和我的两位娘子,你千万不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宁采臣一脸纠结。

    这么红的裤衩,穿在里面没事,穿在外面,实在是太让人羞耻了。

    这便是潘浩东恶趣味,故意不告诉表哥,超人的红裤衩其实可以内穿,他试过,还挺好用的。

    把超人的红裤衩送给了宁采臣,让表哥遇到危险就穿上,被动防御+50、力量+25、敏捷+25,手无缚鸡之力的表哥,瞬间就能成为武林高手。

    一套瞎几把乱拳,便能打死老武师,安全方面将会有很高的保障。

    “表哥,事急从权,别犹豫,收下吧!”

    潘浩东将红裤衩硬塞给表哥,转身便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宁采臣拿着红彤彤的裤衩,表情相当丰富,望着逐渐消失在眼帘的背影,忍不住小声嘀咕道:“要不先穿上试试,不好用在还给表弟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……

    云鹤楼,郭北县最大望族郭家族长郭啸天,手持一杆银枪,步履苍劲有力的走上顶楼观星台。

    观星台是一个类似阁楼的厢房,三面透风,冬天很凉,食物摆上餐桌过不了一会便会凉透,此时已入秋。

    已经入坐的一众乡绅老爷们,需要时不时喝上几口热茶,才能令身子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郭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郭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郭啸天走到主位,微笑道:“都坐都坐。”

    “您先您先。”

    “潘县令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郭啸天入座说话的时候,脸上明显带着不悦,郭北县是郭家的地盘,县令一直都是他们郭家操控的傀儡。

    新县令还未正式上任,就对自己如此不敬,看来给点颜色瞧瞧才行,好叫对方知道,郭北县这个家,究竟由谁做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是怕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今晚郭啸天设宴,摆明了就是鸿门宴,听话明儿个就让你上任,不听话那就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,云鹤楼下面的厢房里面,可是藏了几十位死士。

    不用给钱,他们都会卖命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人都是郭家从外面捡回来的孤儿,给他们饭吃就是最大的恩德……

    “或许已经在路上。”有人提出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位新县令,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连郭老爷设的宴都敢迟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好像没提具体时间吧?”

    “这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说没说时间确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郭啸天到了。

    前面几任县令和郭啸天吃饭,那都是提前一炷香、或者半个时辰,老老实实呆在酒楼等候郭老爷大驾。

    从来没人刚让郭老爷候驾。

    潘浩东是第一个,也可能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,潘浩东也没让郭啸天等多久,交代完芽子和龙九一些事,便从县衙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走上观星台。

    潘浩东说道:“哪位是郭啸天郭老爷?”

    “郭老爷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杨姓地主起身,准备郑重介绍郭啸天。

    结果话还没说完,便被潘浩东打断道:“你是郭啸天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杨……”杨地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那你站出来干嘛?”

    潘浩东扫了杨地主一眼,冷漠道:“我问的是郭啸天,不是你姓杨的,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地主脖子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郭啸天冷哼道:“我就是郭啸天,未请教?”

    “潘浩东,郭北县新县令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走到郭啸天对面坐下,直言坦率道:“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说,我没时间和你们墨迹。”

    “敞亮!”

    “潘县令,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,做事不拖泥带水。”

    郭啸天拍了拍手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直说,历任县令来我们郭北县捞钱,都需要上交八成赋税给我们,看你这么爽快的份上,第一年上交七成就够了,余下三成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施舍的口气,傲慢的口吻。

    这是,真把郭北县当成自己家了,想怎么来就怎么来。

    潘浩东被逗乐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笑吟吟的说道:“郭老爷,能问问你件事吗?”

    郭啸天道:“请问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指了指杨地主等人:“我想知道,之前几任县令上交的八成赋税,有多少是分给他们的?”

    “三成。”

    郭啸天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全县赋税郭家独占一半,不愧是当地最豪横的家族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一个大毒瘤。

    必须拔除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