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33章 以‘德’服人
    “我赞成。”

    善于阿谀逢迎的杨地主率先表态。

    前任县丞郑乾坤紧跟着说道:“我也赞成。郭啸天仗着武力超群,欺行霸市,在郭家的支持下,荼毒郭北县数十载,百姓苦郭久已。”

    “潘县令,您若能一举打掉郭家,郭北县的百姓们,必将感恩戴德。”

    “您就是大圣人,请受小老儿一拜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郑老头竟然真的给潘浩东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在他的带领下。

    立马就有几名乡绅,起身夸赞潘县令,然后有样学样,鞠躬致意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大派系中都有小团体,就像一个班级,总有那么几位玩得好,天天凑在一起做死党。

    这些跟风鞠躬投诚的乡绅,显然是和郑乾坤一伙的。

    郭北县主簿王博文则是另一个小团体的为首之人,只见他忧心忡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潘县令,新官上任三把火,您想打掉郭家立威,鄙人可以理解。不过鄙人尚有一事不明,打掉郭家之后,您是否会清算吾等?”

    原县令离奇暴毙,县丞被撸下台,县尉空置许久,在潘浩东、宁采臣上任之前,整个县衙只有王博文一位主官。

    他很担心自己的前途。

    潘浩东说道:“还未请教?”

    “县衙主簿,王博文。”

    王博文目光忐忑的望着新任县令。

    以前走马上任的县令,不是考取功名的书生,便是有点闲钱买官玩的地主、或者大商人,在县衙就职二十余年。

    他还从未遇到过这样一位,拥有神奇异术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至于言出法随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里没人相信。

    因为,这是圣人才有的本事,潘县令若是圣人,那么去的地方应是朝堂,重整朝纲,而非郭北县这个小池塘。

    “王主簿,看你一脸忐忑的模样,想必屁股非常不干净,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是,原本打算灭了郭家,回头再找你们清算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此言一出口,在座的乡绅名望们,无一不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一些人甚至动了逃跑的念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身子都没站直便被潘浩东一个眼神吓的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王主簿沉默了许久,道:“潘县令,你若把我们都清算了,郭北县会乱的。”

    杨地主紧跟着开口:“潘县令,您初来乍到,有些人和事还不清楚,容我一一和您介绍一番,这位是城南钱家家主钱不易,郭北县的米铺,七成都是钱家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城东李家家主李秀才,郭北县七成的酒楼、餐馆,都是他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城西张家家主张秀才,郭北县六成的布行、鱼市,都是他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地主逐一介绍。

    潘浩东听了直冒火,好家伙,郭北县营生都被他们给垄断了,百姓除了摆摊、种地,就只能给他们打工。

    难怪王主簿会说,把他们清算了,郭北县会乱。

    没有米买,酒楼不营业,鱼市不卖鱼,各行各业,统统关门歇业,百姓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都买不到,那还不得暴动啊!

    看来的适当做些让步才行!

    以后慢慢在收拾这些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……

    潘浩东开口道:“以前的事,我可以既往不咎,不过你们每家,都得交出两成家财,小惩大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两成家财?”

    “潘县令,你如此霸道难道就不怕遭雷劈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地主、王主簿等人一片哀嚎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因为妄图击杀潘浩东,继续当土皇帝的郭啸天,就是一个很好的前车之鉴,压在他们透头上的土皇帝,一个回合就挂了。

    面对比郭啸天还要豪横的潘县令,王主簿等人即便心中在恼怒,也不敢掀桌子翻脸。

    “两成嫌多,那便三成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潘浩东目光凛冽扫视一众无良乡绅:“刚刚谁说我要遭雷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没人敢承认。

    潘浩东看向一人,冷笑道:“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满脸横肉的乡绅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么就是你咯!”

    潘浩东转头看向另一人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那人直接吓跪了,诚惶诚恐道:“潘县令,我、我、我是无心之言,您大人有大量,请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,我只想召一道雷下来,看看劈你还是劈我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起身踢开木凳,走到观星台扶廊前,默念五雷咒。

    念完,迅速探出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雷公,助我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月朗风清的夜空,瞬间变得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大腿粗的惊雷落下。

    贯穿观星台的屋顶,精准无比劈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郑乾坤、王博文等人,纷纷吓得向后暴退,一屁股坐在地上,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“哎呀!劈歪了!”

    没有劈死咒自己的乡绅,潘浩东显得非常遗憾,下意识伸出一只手,准备再来一次,刚刚咒他的乡绅,顿时连滚带爬的冲到他脚下,抱着他的腿哭丧道:“潘县令,我错了,我真的知错了!请您不要劈我,不要劈我!”

    潘浩东嘴角微扬,道:“那交出七成家产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还能保住三成家财,差点见阎王的乡绅,心里隐约有几分庆幸。

    见识到新任县令的恐怖手段,郭北县的一众乡绅豪强们,已经肝胆俱裂,不敢生出任何小心思。

    米粒岂敢和皓月争辉?

    凡人是斗不过修士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上交四成家财有没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有就提出来,我这人很开明的,能够接受不同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得了,又变成四成了!

    从两成到三成,再到现在的四成,众乡绅算是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拖得越久对自己越不利,不然迟早要变成七成,乃至全部家财。

    因此,郑乾坤、王博文等人纷纷开口道:“潘县令,四成就四成,我们愿意上交,只希望您能高抬贵手,放我们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乖乖听话就有生路,别整幺蛾子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最喜欢以德服人了。

    这些鱼肉乡里、欺压百姓的乡绅们,还很讲道理的,只要你耐心跟他们简明厉害关系,他们一定会慷慨解囊。

    这不,一个个都点头答应捐献四成家财了。

    “小人们一定谨记!”

    王博文、杨地主等人的心理出现很大变化,将自身摆在一个很低的位子。

    原先就准备对新任县令投诚的郑乾坤等人,恨不得当场俸其为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