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34章 忽悠夏侯剑客
    郭北县东郊。

    通往兰若寺的山路上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锦衣,右手持刀的年轻人,忽然停下脚步,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山涧。

    “好重的阴气!”

    年轻人皱了皱眉,转身走向山涧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刚刚‘说’服郭北县一众乡绅豪强的新任县令潘浩东。

    因为闲着无聊特意前往兰若寺,看看他有没有表哥宁采臣的气运,获取美艳女鬼聂小倩的青睐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运气好还是不好,还没走进兰若寺,潘浩东就遇鬼了。

    但不是女鬼,而是一只浮在水潭上舞剑的男性水鬼,浑浑噩噩,但剑术极为高明,见到潭边的潘浩东,也没有露出凶相,只顾着练习剑术。

    水鬼嘴里还不时呢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夏侯才是天下第一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燕赤霞!”

    “我要打败你,打败你,败你,败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聆听水鬼的呢喃声,潘浩东适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位剑术高明的水鬼,是被聂小倩间接害死的夏侯剑客。

    由于夏侯死前,正是在这个水潭中与聂小倩鸳鸯戏水,衣服都还没脱光,便被树妖姥姥吸食血肉,干尸弃入潭中。

    故而,夏侯剑客化为厉鬼,也只是一只困在水潭的厉鬼。

    水鬼害人都有一定的局限制,在没有找到替身之前,穷极一生都无法离开被害水域,夏侯剑客变成水中厉鬼,时日尚短,可能都不知道‘他’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否则也不会如此痴迷天下第一剑的虚名。

    “剑不是这么舞滴!”

    潘浩东看完一遍夏侯剑客的剑术,发现夏侯的剑术高明中带着几分死板,就像那些死读书的人,不懂得灵活书里面的知识,只知道死记硬背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

    难怪夏侯剑客追了燕赤霞七年,也足足输了七年,一次都没赢过。

    夏侯居心不正,用招神形不定,燥火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夏侯剑客停止舞剑,转身看向潘浩东。

    潘浩东道:“一名无关紧要的路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剑客?”

    夏侯剑客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是一位刀客。”顿了顿,潘浩东继续说道:“不过我曾耳闻一位剑术大宗师的生平事迹,你想不想过来听?”

    “我、过不去!”

    夏侯剑客一脸懊恼的说道:“不知为何,一觉醒来,我便被困在了这里,有水的地方可以随便走,没水的地方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已经死了。死在这个水潭中,变成一只水鬼。水鬼是上不了岸的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死了就是死了,不知情没关系,自己告诉他就行了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夏侯剑客以为自己还是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拖得越久,知情后,冤鬼化厉鬼,厉鬼变鬼王的比比皆是,茅山奇闻录上面有很多类似的记载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夏侯剑客踉跄的跌坐在水面上,呢喃道:“一定是前几晚那个臭娘们害的!难怪我清醒后,就能在水面上长时间行走,原以为是功力大进,万万没想到……我竟然成了一只鬼,而且是被困在水潭中的水鬼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让你到岸上生活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适时插话道。

    夏侯剑客眼前一亮,兴奋道:“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终生听命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听到潘浩东的条件,夏侯剑客眼中升起两朵幽蓝色的鬼火,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我夏侯一生痴迷于剑,顶天立地。手中三尺青峰,刺过贪官、宰过山贼,还杀过妖。你安敢如此羞辱我?”

    “不同意就算了,这么火大干嘛?”

    潘浩东瞄了块干净石头坐下:“我们来聊点别的,就说说刚刚那位剑术大家,他呀!可是一位了不起的武林前辈,名叫独孤求败,自号‘剑魔’,弱冠之年便败尽天下名手,临死之前,曾在石碑上刻下三行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夏侯剑客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纵横江湖三十馀载,杀尽仇寇,败尽英雄,天下更无抗手,无可奈何,惟隐居深谷,以雕为友。呜呼,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,诚寂寥难堪也。下面落款是:剑魔独孤求败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此言一出口,因得知自己‘鬼’的身份,而坐在水潭上面失落迷惘的夏侯剑客,一股热血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纵横江湖三十余载,杀尽仇寇,败尽英雄!”

    “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!”

    “剑魔前辈,真乃我辈楷模,我一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夏侯剑客的声音便小了下来。

    都成水鬼了!

    纵然心中拥有满腔热情,想要学习剑魔前辈,成为那江湖第一人,他夏侯也只能想想,一辈子都别想走出这个水潭。

    不对,有希望……

    夏侯剑客,满脸渴望的望着潘浩东。

    “你真能让我离开这座水潭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夏侯眼中闪过一丝挣扎,犹豫着说道:“好,只要你将剑魔前辈的剑法心得传授给我,我便答应做你的鬼仆,一生听命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言而有信,不然你可能会再死一次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提前打了支预防针,缓缓说道:“剑魔前辈,曾将一生的剑道心得归纳为五个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境‘利剑无意’,凌厉刚猛,无坚不摧,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。”

    “借助利剑的锋利把招式发挥到极致,同时速度也同步提高,武学核心理论是以无招胜有招,不拘套路。意思是不拘泥于固定招式,随机应变、以最简单、最直接、最精准巧妙的招式来击败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观你练剑,你应该还在这个境界摸索,说句不爱听的话,你与剑魔前辈的差距甚远。不过你也有一个优点,那便是痴情于剑,将来若是能抛掉虚名,不为争夺天下第一剑而练剑,你的剑道修为和境界,想必会进入另一个高峰……”

    潘浩东一番话说得夏侯剑客面红耳赤,原以为自己只是不如燕赤霞,成不了天下第一剑也是天下第二剑。

    哪曾想他这位天下第二剑,连弱冠之年的剑魔前辈都不如。

    真是羞煞我也!

    沉默了很长一会,消化剑魔前辈,对剑道第一境的理解,夏侯剑客迫不及待道:“那第二境呢?”

    “第二境‘软剑无常’,软剑因其剑身柔软如绢,力道不易掌握运用之故,非精于此道者绝难自如运用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潘浩东为夏侯剑客讲解剑道五境时,一位看起来十分豪迈的大胡子,背着一个剑匣悄摸摸走了过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