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我的亲戚有点多 > 第276章 恕我直言
    “师父还说,你们见面恍如兄弟重逢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重逢是个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重逢有如隔世,悲喜交加,相对哑口无言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看着他是没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哑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这两个老顽童,每次见面都会斗嘴,闻声而来的家乐,早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路小跑到箐箐跟前,大献殷勤:“箐箐,我做了你和大师的早餐,过来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“不饿。”

    箐箐懒得搭理这个讨厌的家伙,这混蛋昨天见面的时候,竟然从背后抱着她海吃豆腐,抓到胸也不放手,还使劲揉了好几下,气得她杀人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她对家乐的第一印象,可谓是差到谷底。

    甩开缠人的家乐。

    箐箐再次来到潘浩东面前,问道:“大哥,你也是道士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家师一眉,是四目道长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九叔只是大家对师父的敬称,他师父林凤娇的道号叫‘一眉’,因为眉毛像个一字,四目道长的道号,也是因为戴着眼镜。

    师兄弟的道号都很随意。

    不像一休、千鹤、屠龙这些人的道号,比较正经。

    家乐闻言,凑上前道:“你就是二师伯两年前收的师弟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四目道长一巴掌甩向家乐后脑勺,把家乐拍的向前一个踉跄,若非潘浩东眼疾手快,立即伸手拉了箐箐一把,这家伙肯定能把箐箐撞翻。

    “站都站不稳,还想当人师兄?”

    四目道长没好气道:“快叫师兄!”

    秋生和文才能叫潘浩东师弟,那是因为两人很早就拜入九叔门下,没得改,但是家乐不一样。

    家乐不是九叔门下,而是四目门下弟子。

    家乐想叫潘浩东师弟,就等拿出相应的实力,不然就只能以师弟自居。

    如果相差一点点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如今潘浩东的道行比师父师叔都要高,一休大师都得和潘浩东平辈论交,当人师兄?家乐哪来这么大脸?

    “师兄~~”

    家乐耷拉着头,闷闷不乐的喊道。

    箐箐美眸流转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冒昧的问一句。”一休大师走到潘浩东面前,问道:“你真是一眉道兄的弟子?怎么我看不透你的修为?”

    潘浩东还没来及的回话,就见师叔四目道长,得意洋洋道:“你当然看不透!师侄天赋异禀,修行不过两年有余,修为便超过了我和师兄。你要能一眼看透我师侄的境界,那岂不是说你的道行,比我和师兄都要高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一休大师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修行两年,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如此天赋,放在任何一个门派,那都是极力培养的传承种子。

    要说不羡慕,那肯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然而,一休大师作为有德高僧,即便羡慕一眉道兄,也做不出挖人墙脚之事。

    不过墙脚不能挖,并不表示,不能和潘浩东套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箐箐能和潘浩东发生点什么,那他就有理由将自身的佛法,倾囊传授给对方,让潘浩东佛道双修……

    吃完家乐准备的早点。

    潘浩东抱着小狐狸,受邀来到一休家中,四目道长跳了一夜,洗洗就进房睡了,只有家乐厚着脸皮跟过来。

    “潘大哥,请喝茶。”箐箐递来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道了声谢,转头看向一休大师:“大师,不知你请我过来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一休大师微笑道:“邀你过来借宿,顺便聊聊。你师叔的道场只有一间房能住人,家乐的生活起居,一直都是客厅,根本没有客房供你借住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你这边也只有一间房,师兄过来住哪?”

    家乐好奇道。

    师父家和大师家布局都差不多,一间房附带一个大客厅,大师昨晚就是在客厅打地铺,哪有客房供人入住?

    “那边杂物间收拾一下,就能住人。”

    一休大师吩咐道:“箐箐,你去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师父。”

    箐箐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潘浩东说道:“大师,你想和我聊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怀里的狐狸很不错,一定要好生看管,千万别让她误入歧途。”

    一休大师善意的提点道。

    讨封化形的妖,在这个灵气愈发稀薄的世界,想要更进一步很难,常有妖误入歧途,掏人心、吸人精魄。

    小白出身不凡,妖气纯正,丝毫没有食人妖魔的血煞气息。

    难得遇到这样一心修行的妖,一休很怕潘浩东放任之后,小白就会变得和其他妖一样,为祸人间。

    “大师,小白是我妹妹,我自然会好生看管,您敬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对小白还是很放心的,自从小白认了他这个人做哥哥,对人就有种天然的好感,只要人不犯她,她绝不会犯人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一休大师笑着转话道:“喝茶喝茶!”

    家乐听了有点懵,不就一只狐狸嘛!怎么听着跟杀人狂魔似的,居然还要人好生看管,真搞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家乐道行太浅了。

    根本就看不出小白的恐怖之处,和箐箐一样,只看到了小白的可爱之处,很想从潘浩东手上接过来,使劲撸小白的毛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。

    一休大师便情不禁和潘浩东论起道,家乐听的哈欠连连,没一会就跑回隔壁呼呼大睡去了。

    箐箐收拾好杂物间,帮潘大哥铺好床,便坐在一旁,拖着腮帮,静静地看着潘大哥和师父论道,心思飘飘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飞快,转眼过去一上午。

    有些口干舌燥的一休大师,喝了口茶润喉:“潘贤侄,给你讲个小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佛门弟子阿难出家前,在道上遇见一少女,从此爱慕难舍。佛祖问阿难:你有多喜欢这女子。阿难说:我愿化身石桥,受那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淋,只求她从桥上经过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佛门弟子阿难出家前的故事,一休大师问道:“潘贤侄,不知道你对阿难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潘浩东很不客气的说道:“一见钟情后的妄想症,心里想却又不敢追,只能选择出家逃避。恕我直言:阿难在我看来,就是一个懦夫。”

    一休大师:“(??へ??╬)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