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潘浩东最终还是带着小狐狸上路了。

    促使他同意护送的原因有两点。

    一是千鹤道长动用师叔的身份发出恳求,不便拒绝。二是他也想看看,小王爷和过气皇帝究竟想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拥有铜皮铁骨的皇族僵尸,一旦被过气皇帝找人炼制成铜甲尸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即便京师是潜龙之地,不缺正道高人,但为了本就该死的僵尸,而牺牲一位、乃至多位正道高人,消减华国底蕴,非常不划算。

    这一趟,潘浩东不是为了小王爷支付的千金酬劳,而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。

    风餐露宿四十余日。

    一行人从广粤之地,穿过江浙、皖省、进入齐鲁之地,距离京师还有七八百公里。

    这天,运送僵尸上京的一行人依照惯例,在乡镇附近安营扎寨,由千鹤道长和官兵联合看守金棺,潘浩东、小王爷则各自带人,进镇寻客栈入住。

    “哥哥,前面有家客栈,好热闹啊!”

    小狐狸发现一家客栈,立马牵着哥哥的手,兴致冲冲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王爷、乌侍郎等人在后头跟着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小王爷运尸别有用心的缘故,小王爷一路都没怎么和潘浩东交流,潘浩东也不太愿意和他们交流。

    因此,双方的关系直到现在都还很陌生。

    走进客栈。

    潘浩东看着川流不息的客人及不断呈上桌的饭菜,走到一位啃鸡腿的老伯面前,问道:“老哥,这边在办什么喜事,这么热闹?”

    大快朵颐的老伯,回应道:“镇北张老爷家的傻儿子结婚,张老爷一高兴,就召开了流水席,今天是第三天,你们要吃就坐下吃,明天就吃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开流水席,难怪这么热闹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笑了笑,拉着小白就地入座:“小白,想吃什么就夹什么,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上桌既是客,流水席随便吃,只要不带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所谓流水席,就是固定的桌子、位置,从早开到晚,想吃自个找位置坐下,吃什么夹什么,完全不需要客气。流水似的人们进进出出,象征着新婚小两口的日子会红红火火,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场面流水席,一般人家还真开不起,毕竟呈上桌的每一道菜,都是钱啊!

    见潘浩东、小白兄妹入座,乌侍郎有些嫌弃的说道:“小王爷,我们去楼上吃吧!这是泥腿子吃的饭菜,鬼知道干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样很热闹,今晚就在这吃……”

    小王爷第一次见人吃流水席,感觉挺有意思,于是找了几个空位,带头坐上桌,主子都上桌吃,下人自然也要上桌。

    乌侍郎即便心里在嫌弃,也不敢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另外四名王室近卫就更别提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觉得潘浩东比较顺眼,一旁海吃鸡鸭鱼肉的老伯,忽然凑到他耳边小声提醒道:“年轻人,你们在这吃流水席没事,一会千万别跟人去张府要喜糖、喜饼,那边办的喜事有些特殊,不适合围观。”

    “老哥,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潘浩东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老伯郑重其事道:“别去就是了,别问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哦~~”

    潘浩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原本他并没有打算去要喜糖、喜饼,不过听了老伯的话,反而升起前去张府围观、瞧热闹的念头。

    和他穿同一条裤子的小白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兄妹俩都是天不怕、地不怕的主,越是不让他们去,他们就越想去。

    吃过流水席后。

    潘浩东就地订了间房间,便带着欢欣雀跃的小白,直奔城北办喜事的张府。

    十一二岁的小王爷好奇心也很重,竟带着乌侍郎和侍卫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抵达张府,婚礼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,就能听到傧相高喊一拜的声音,小王爷直接带着乌侍郎和侍卫,走进不是很热闹的婚礼现场。

    潘浩东、小白兄妹俩却在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白回眸道:“哥哥,气氛不对。”

    潘浩东用庞大的精神感应了一下,脸瞬间就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里面……在办明婚!”

    难怪刚才吃流水席的老伯,千叮咛万嘱咐,让他们不要过来凑热闹,原来张老爷为儿子办的婚礼,不是正常的婚礼。

    明婚是为死了的人找配偶。有的少男少女在定婚后,未等迎娶过门就因故双亡。那时,老人们认为,如果不替他(她)们完婚,他(她)们的鬼魂就会作怪,使家宅不安。因此,一定要为他(她)们举行一个明婚仪式,最后将他(她)们埋在一起,成为夫妻,并骨合葬。也免得男、女两家的茔地里出现孤坟。

    这是比较正常的明婚。

    如果张府办的明婚,夫妻双方都是死人,潘浩东脸上不会变冷,让他脸色至冷的原因,是因为新娘是活人。

    她正在一些人的强迫下,和死了大概有四天的张少爷结婚!

    “好臭!”

    走进婚礼现场的小王爷,下意识捂住口鼻。

    乌侍郎定眼一看,吓得‘娇’驱一颤,连忙说道:“小王爷,他们在办明婚,我们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王爷?”

    正准备呵斥他们打搅婚礼的宾客,下意识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民不与富斗,富不与官斗,深深刻印在人们的脑海,小王爷身份高贵,衣着不凡,打搅张少爷的婚礼,张老爷还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“乌侍郎,明婚不都是死人吗?怎么新娘会是活人?”

    小王爷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,明婚以前就有听说过,只是看的和听的有些不一样,适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这是别人的家事,咱们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乌侍郎不想沾染晦气,抱起小王爷便欲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潘浩东却带着小狐狸,从堂外走了进来,小王爷也就不走了,气的乌侍郎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瞩目下。

    潘浩东径直走到新娘面前,问道:“姑娘,你愿意嫁嘛?”

    新娘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潘浩东伸出一只手,说道:“不愿意,那就跟我走。有我在,没人能逼你嫁给死人。”

    新娘闻言,眼中露出一抹希望之光,

    然而,就在她伸手抓向潘浩东的手时,之前压着她和新郎拜堂的壮汉,迅速抓住她的双手,生生把她的手扳了回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