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> 如果我死了
    虽然她物理成绩是所有科目中最差的一门,但是成绩也都是在八九十分之间徘徊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跟经常物理拿满分的万辰比不了,但也不至于去问个题,脑袋就超载运转了。

    现实的问题是,她脑袋不能想事情,真的很疼。

    麦穗现在想睡一会,在要趴在桌上之前,她感觉到鼻子里有什么东西流出来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,还没来得及看。

    就听到周围一阵嘈杂的声音,之后被宋秋风背起来往哪里跑来着。

    她想和宋秋风说话,但是太困了,没有一点说话的力气。

    在自己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,她好像听到了李可喊她的名字:“麦麦,麦麦……”

    麦穗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大半夜了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骆一守在麦穗的床边。

    麦穗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麦穗看着靠着椅子睡着的骆一。

    骆一的眼睛还是红肿的。

    又让他担心了。

    麦穗翻了一个身,骆一便醒了。

    “穗儿。”

    麦穗笑着看着骆一。

    骆一连忙去查看麦穗的情况。

    看上去是精神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又晕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只是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哭了?”

    骆一将摸了摸麦穗的头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要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哭,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你昏睡了这么久,能不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只是太累了,想睡觉而已。”麦穗坐起来。“我没事了,带我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就在这里,哪里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骆一给麦穗倒了杯热水,将医生叮嘱麦穗醒后要吃的药,给麦穗备好。

    “吃药。”骆一说道。“今天晚上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,明天上午等医生再检查一下,确定可以出院了,我们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医生,而且我也没有病,不想睡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把药先吃了。”

    麦穗依旧不是很想,但看着骆一略带疲惫的神情,看着有些心疼,最后还是乖乖将要吃了。

    骆一见麦穗乖乖将要吃完了,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一颗奶糖给麦穗吃下。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麦穗靠着床头,看着骆一那略带疲惫的神情,问道:“我是不是得了绝症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骆一对麦穗的这个问题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哭?”

    “我没哭,我只是最近忙公务,没有睡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麦穗拉过骆一的手,让骆一靠近自己。

    麦穗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骆一的脸,说道:“你最近老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看上去老了吗?”

    骆一有些吃惊地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麦穗点了点,回应道:“嗯。不是咱们厦丘市的毒贩都一网打尽了吗,暂时应该不会有特别忙的事了吧。是什么让你如此疲倦?”

    骆一看着麦穗,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你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,我的事就别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最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骆一看着麦穗的腿部,麦穗腿扭伤的事情,听骆苓和苏昊宇说了。

    他为不能一直陪在麦穗身边,内心很是自责。

    “老骆。”

    骆一回过神来,看着麦穗。

    麦穗拿着放在床头柜的蛋糕。

    这蛋糕是骆苓拿过来,怕麦穗半夜醒过来,饿了的话,有点东西吃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猝死了。”麦穗一边将蛋糕盖子打开,一边说着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也死了,我也活不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麦穗用勺子舀了一勺蛋糕吃下。

    吃了一口,看着骆一说道:“如果我比你先死的话,你别哭,一定要在我耳边对我说‘这辈子麦穗是我最爱的女儿’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在书上看到过,说人死的时候,最后丧失的是听觉。所以你一定要在我听觉丧失的时候,最后和我说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没事的。”骆一有些生气地说道。“我也不可能让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麦穗又舀了一勺蛋糕,递到骆一嘴前。

    骆一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不吃,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麦穗再次认真地吃着。

    骆一看着麦穗,再次又露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麦穗抬头看他的时候,他立马笑脸相对。

    “你假笑的样子,真丑。”

    骆一知道自己情绪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说,我自己的身体是怎么样的状态,我自己很清楚的。”麦穗再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“今天好像又流鼻血来着,不过还没有看到,就晕睡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骆一看到麦穗风轻云淡地说出这样的话,内心更加不好受了。

    麦穗第一次发病是在读小学六年级的。

    在和小朋友打闹的时候,麦穗跑着跑着便流出鼻血。

    老师带去医务室,也没有止住血。

    最后带到医院,才知道麦穗这是罕见的遗传病。

    但麦穗的家族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病史。

    虽然发病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,但是只要流鼻血,就很容易晕倒。

    但是麦穗出事,自己不再身边。

    骆一听苏昊宇的建议,自己申请停职半年,并替麦穗休学半年,去了法国找苏昊宇介绍的国际知名遗传病专家问诊。

    治疗了半年多的时间,这病情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想要根治的话,需要长时间的疗养,是可以根治的。

    麦穗从那次发病后,就没有再次发作,但每年暑假还是会定期去法国做检查。

    今年去的时候,医生还说,只要在十八岁之前不发病的话,就算彻底根治了。

    可这学期麦穗多灾多难的,不是被球砸脸,就是撞到鼻子,鼻血直流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并没有让麦穗的病情发作。

    主要是被人用铁棒直接砸的那一记。

    虽然人看上去一切安好,实际上,不知道麦穗下次流血晕倒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第一次病发的时候,麦穗晕倒,然后鼻血流着止不住。

    但这次不仅晕倒,鼻血止不住,甚至还伴随着头疼。

    麦穗当时已经是昏睡的状态,但一直在昏睡的状态下,喊着:“头疼......”

    麦穗每喊一下,他的心就揪一下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