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20章 不正常
    “您若是看不惯她在你眼皮子下过得太轻松,我可以带她出去住,也不是非得住在家里,碍着您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要是都跟您对着干,你是不是打算再生个孩子,来完成您的梦想?”潘秋暝的话说得丝毫不留情面,这些话他很早就想说了,只是没这个契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雨气得红了眼,被他说得面红耳赤,想说点什么,但又怕说出来后,让她们岌岌可危的母子关系更加恶劣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以此缓解内心的憋屈和愤怒,但她越想越觉得气,根本没有缓解丝毫。

    潘秋暝见她神色变化莫测,几度欲言又止,唇角轻扯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要个答案,让她堵一下心,他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见她没说话,潘秋暝正色道:“妈,奴隶被压迫久了,都会奋起反抗,更何况是个正常人呢?”

    “妹妹喜欢弹琴,她和我不一样,所以您别把她逼狠了。妈你自己好好想想,妹妹才12岁,还是个小孩子,您别给她太多的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兴许就是你无意间的一句话,亦或者一个眼神、一个表情。”

    “琳琳需要认可,该夸奖的时候,您就夸,不要一直对她甩脸色,您对她太苛刻了。”

    潘秋暝顿了一下,继续说:“我当初选择离开,是挺对不起您的付出,但您也不能因为我的缘故,牵连无辜的琳琳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做错什么,我是我,她是她,你要算账跟我算,不要殃及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早晚被你们气死,我怎么生了你们这两个,惯会顶嘴的糟心玩意儿?”余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像极了暴躁的小狮子,死死地盯着潘秋瞑,目光若是能杀人,他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余雨攥紧拳头,神色晦暗,算账?怎么算?

    算账他就走人,一走就不回家,放假也不回家,她能怎么算?

    她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他们好,多少人羡慕他们少年成名,可惜这两人都不领情。

    小时候不刻苦些,长大了想刻苦也力不从心了。

    她不督促他们,不耳提命面,他们哪有这自觉?

    小孩子贪玩,压根没有自觉性这种东西,她不给他们规划好,他们岂不是荒废了时间?

    她真的错了吗?

    儿子指责地话,不断在耳畔回荡,余雨心如刀绞,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潘秋暝撇开眼,没敢看她那发红的眼睛,又是这样……企图逼着他妥协,可他再也不是曾经的他了。

    见她还是一副她对的固执模样,他忽然就什么都不想说了。

    说是说不通的,说再多也是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自以为是的好……只是自以为而已。

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,潘秋暝垂眸,说了一句,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便真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儿子走后,余雨在客厅坐了许久,随后让人切了一盘水果,上楼去找女儿。

    潘琳听到敲门声,心跳漏了一拍,她妈这是来找她算账了?

    她回房间后,没有向以往一样练琴,什么都没做,就躺在床上发呆。

    回想起自己说的话,潘琳觉得她当时特别有勇气,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,头一次顶撞积威已久的母亲。

    还别说挺刺激的,但是热血褪去后,她有一丢丢地害怕。

    母亲这座大山,压在她身上太久了,她所带来的压力,并不是顶撞这一下就能消失的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,尽管潘琳不愿意去开门,但想到母亲有备用钥匙,她不开对方也能打开,还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秉着敌不动,我不动的原则,开门后,潘琳就这么看着她没吭声。

    余雨对上女儿没有感情的眼,心中火气翻涌,但是想到儿子说的那番话,又只能忍下,“吃点水果吧。”

    潘琳接过盘子,不动声色地观察她的表情,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,你心里藏了这么多事,是妈妈没顾忌到你的感受,以后妈妈会尊重你的意见的。”

    余雨最终还是怕了儿子说的话,儿子已经跟她离了心了,女儿不能再被她推远了。

    至于再生一个?

    她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,孩子多了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养孩子不是生下来,给口饭吃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再生一个,有没有音乐天赋,还难说。

    她花了这么多精力培养的女儿,中途放弃她怎么能甘心?

    听到她这出人意料的话,潘琳有些震惊,她妈竟然会道歉?

    这可真是年度第一稀奇事。

    潘琳半信半疑,不过并没有戳破,认真地跟她商量:“妈,我上初中了,我想好好当一名学生,想在教室里学习,不想再参加那些毫无意义的演出和比赛了。”

    经常外出去参加比赛和演出,非常影响成绩。

    不在学校听课,光靠私下补课,初中课业繁重,她是不行的,她成绩没好到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这一届初一新生非常多,竞争压力很大,她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余雨拧起眉头凝视她,没说可以,也没说不可以。

    潘琳见她在思考,知道全部推掉是不可能的,退而求其次道:“没有含金量的比赛,我不想参加,那些是在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余雨答应下来,她原本就有这个打算,之前让她参加,只是因为小学课业不多,不上课补课也能跟得上,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初一不打牢基础,初二就跟不上,落下的只会更多,不是补课就能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潘琳怔楞了一下,原以为她会拒绝斥责她,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的同意,一时她也不知道,该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余雨见她那惊讶的神色,微微出神,不由地反思,自己平时是不是太独断了?

    儿子和女儿,都跟她不亲……他们无法理解她。

    这念头存在,还没超过三秒,就被她否认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呢?

    她所做的这些,哪一样不是为了他们?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会害了他们?

    她对他们要求严苛,只是希望他们变得更好、更优秀,这有什么错?

    “妈,你以后能不能,对我的朋友态度好一点!我朋友不多,玩得最好的就苏素一个。每次她来家里,您脸色都不好看,这让我真的很难堪。”

    这机会难得,潘琳不知道母亲受了什么刺激,忽然这么好说话,但并不影响她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不太愿意,让苏素来家里的原因,她不想让自己的好朋友受这委屈。

    每次来都看她妈的脸色,苏素又不欠她,潘琳尴尬得无颜面对她。

    她妈并不是一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,喜怒几乎都表现在脸上,别人一看就知道。

    余雨一怔,蹙起眉头,唇抿成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避开她清澈的眸子,余雨抿了抿唇,缓解自己的心虚。

    她确实不大喜欢苏素,特别是在她因为怠惰而放弃钢琴后,这种不喜欢,就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她嗜钢琴如生命,见不得像她那样有天资,而暴殄天物的人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的女儿,学了她的不好,变成像她一样玩物丧志的人,所以并不愿意她们玩一块儿。

    余雨心中百感交集,被女儿说出了心底的阴暗心思,她有些不自在,“你慢慢吃,楼下还有,需要就叫许妈给你切。”

    “少玩点手机,小心近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琳神色复杂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这么好说话?

    感觉她妈,有点不正常啊。

    哥到底跟她说了什么?

    潘琳百思不得其解,待她走了,便摸出手机,发消息询问他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