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38章 挨批
    “是不能来网吧,不是不来这一个网吧。”

    邵晖缓过劲来,纠正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。”夏铭点头认了,反正他下次去网吧时,他又不知道,“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他接受批评的模样,太过认真,态度极好,不似作假。

    邵晖心中那点怪异之感,倏地消失了,仿佛不曾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他一时有些恍惚,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小晖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略显粗犷地声音从夏铭身后响起,所有人都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铭听到动静转过身,见是被他骗的傻老师,心中咯噔了一下,赶紧转过头,暗道糟糕。

    闫桓看到夏铭并不意外,目光一一扫过,其他几名学生的脸。

    迟宴等人被他严肃的目光打量着,心里拔凉拔凉的,感觉自己要药丸。

    闫桓的视线回到小骗子身上,鼻孔不禁哼出声。

    他早就查出是夏铭骗的他了。

    在小舅子打电话来时,有人发了匿名消息,举报他逃课,有图有真相。

    这小子……想到他骗自己的话,闫桓就窝火。

    “姐夫。”邵晖见他来了,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,今晚来家里吃饭吧?”闫桓怕他不来,又说:“你姐让我叫的。”

    邵晖迟疑了下,点了头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把这些小子领回去了?就不打扰你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跟小舅子告别后,闫桓看向他们,见他们岿然不动,黑着脸,“还用我请你们走吗?”

    包谷看向夏铭征求意见,夏铭点了头。

    几人叹气,沮丧地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闫桓一边走,一边批评教育他们,重点关注,夏铭这个满嘴谎话的团队灵魂人物。

    一路上,几人饱受他爱的教育

    夏铭有经验的拿出耳塞,分发给兄弟们。

    几人感动得掉鲨鱼泪,故意放慢步伐,走在后面,偷偷地戴上。

    回到学校,闫桓把几人带到办公室,开始新的一轮,爱的供养(教育)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很安静,其他老师默默地竖起耳朵,偷听闫桓训话,偶尔看一眼相貌出色的几个少年。

    盛励站在闫桓旁边,看着他训自己的学生,没帮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第一天就逃课,确实不能轻易饶过,不让他们长记性,他们下次还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三声有节奏地敲门声响起,屋内地训话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报告。”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包谷在走神,听到敲门声,好奇地转身看去。

    见来人是摔了铭哥的小萌妹,他惊讶地瞪大了眼,故意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旁的候沈,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见他指了指身后,转身看去,目光落在少女娴静的脸上,眼底闪过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,他也咳嗽了一下,顺便挤了挤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咳嗽声接连响起,夏铭瞥了一眼他们,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吃猪毛卡着了?”闫桓收回视线,听到这咳嗽声音,以为他们故意捣乱,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这粗鄙的话,迟宴等人这会儿,是真被口水,呛得咳嗽了。

    不知所以的夏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喝水的老师,闻言直接笑喷了,见所有人看过来,他淡定地盖上杯子,抽纸擦了擦嘴,动作无比优雅,“老闫,你下次有什么金句出口时,提醒一声,还好这电脑是防水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偷听我话了?”闫桓给了他一个白眼,不惯他。

    其他老师心想:你声音这么大,全办公室都是你的声音,想不听到都难吧?

    潘琳走进去,听到这话,差点没忍住笑,不动声色地打量办公室,朝班主任那走去,“盛老师。”

    夏铭听到少女清越地声音,楞了楞,转过身看去。

    潘琳撞上他审视的目光,微怔,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被抓到了呀?

    不知道为毛,她有点高兴。

    “潘琳?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盛励回到自己的工作位上,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潘琳对上他关怀的眼神,心中颇为愧疚,但并没有隐瞒,抱歉地说:“盛老师,我不适合做文艺委员,您能不能让其他人,来做文艺委员?”

    盛励听到她这番话,微怔,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你拿过这么多奖,当文艺委员对你来说,应该不算太难吧?”

    “难,我以前浪费了太多时间在比赛上,待在教室学习的机会很少,成绩全是补课补上去的,基础不够扎实,我怕以后跟不上。所以我想好好学习,在读中学前,我就有个心愿,想过平淡如水的中学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性格不适合做班干部,以往经常外出比赛,接触的人也不多,跟参赛选手很少交流,所以在与人打交道上有些困难。对不起,盛老师,我辜负你的信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盛励沉默了下,也不好再劝她,询问:“那你这问题严重吗?看过医生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父母知道吗?”盛励想到曾经的潘秋暝,心中挺不是滋味的。

    潘琳再次摇头,苦笑了下,她妈巴不得她把全部的时间放在琴上,怎么可能会愿意让她多交朋友?

    她不会跟人说话,她妈只会高兴,少了一个潜在带坏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跟你爸爸说说看,去看看心理医生吧?”

    盛励叹气,想了想写出一个电话号码:“这是我一个朋友,他是这方面的专家,你可以去找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潘琳接过,看着上面的内容,心中触动颇深。

    虽没打算去看,但是这份情,她还是领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”盛励心中百感交集,华丽履历的背后满是心酸,不是知情人和当事人,谁又能知道呢?

    每个少年成名的孩子,背后都有极为忙碌的童年,在别人快乐玩耍的年纪,他们还在坚持不懈地努力着,过得很不容易,盛励乐意满足,她这个小小的心愿。

    “对于新的文艺委员,你有好的人选推荐吗?”

    潘琳跟其他人不熟,不过好友的能力,她还是知道的,“苏素可以,她在小学时,就是文艺委员,有经验,她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她叫来。”盛励考虑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往哪里看?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闫桓敲了敲桌子,见一群男孩子盯着人家女孩子看,活像几百年没见过女孩的单身汉,恼道:“没见过女孩子啊?看哪里?看我这里,我长得虽没女同学好看,但是我有人格魅力。”

    郭霖、迟宴、候沈、包谷:“……”真没看出来,别人长得不好看,但是她温柔,你既不好看,也不温柔。

    夏铭:“……”还挺有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见他们看天花板,很不服气的样子,闫桓怒不可遏,又敲了下桌子,“我刚才说的什么,复述一遍?复述不出来,全都给我抄十遍校规。”

    潘琳刚准备出去,就听到这话,莫名地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向夏铭,他们真没记住。

    “上学不准迟到,下课不准打闹,既不能逃课,也不准早退,决不能翻墙,更不许上网……”夏铭见他们都没记住,无语片刻,面无表情地复述,宛如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。

    一字不漏。

    在座的各位老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子挺厉害的啊,声音模仿到位,语调也一致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老闫又说了一遍呢。

    “老闫,他说的对吗?”有老师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闫……老闫他不想说话,他气得自闭了。

    潘琳回头望了一眼,她这个角度,刚好可以看到闫主任气得不得了,但是却拿他没办法的抓狂模样。

    少年背影颀长,跟他不算太高的小伙伴站在一起,更能衬托出他的高。

    尽管他的站姿不太好,看起来懒懒散散,像是没有骨头,却也别有一番潇洒惬意的味道,仿佛这不是严肃的办公室,而是什么休闲娱乐的地方。

    潘琳挺佩服他的勇气的,如果是她逃课被抓到,面对老师时,一定会很心虚,做不到像他这么自然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