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48章 能有什么故事?
    快走到办公室门口时,盛励忽然听到楼梯那,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,是夏铭的。

    得了,来的正好,不用人传话了。

    盛励压着怒火,黑着脸走到楼梯口,手扶着栏杆,俯视下方。

    与包谷他们分别,郭霖和夏铭沉默地转身上楼。

    郭霖被沙子迷了眼,眉头微微蹙起,没吹风哪来的沙?

    他揉了揉眼睛,那沙好像是从上面掉下来的,疑惑地抬头望去,用手遮住眼睛,只露出一条可供一看的缝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地撞入一双蕴含怒意的黑眸里,看着那张黑脸,郭霖心惊肉跳,脚下一软,一不留神就踩空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盛老师这是要去演惊悚片吗?

    完蛋了!

    他是不是要死在这了?

    从楼梯上滚下去,不死也半残,说不定还要脑瘫。

    他这么英俊,这么年轻,怎么能沦落到那般地步?他决不允许!

    条件反射地去抓扶手,郭霖心里慌的一比,失重感让他浑身都软,使不上劲来。

    郭霖彻底绝望了,他这张英俊帅气无人能及的脸,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!

    夏铭盯着楼梯在走神,见他要踩空,刚想提醒他,他人已经往后倒了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他为什么不看路,夏铭眼疾手快地抓住他,揽着他的腰,抓住一旁的扶手,稳住两人摇摇欲坠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直暗中关注他们的盛励,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要是出了事,谁都担不起这责任。

    他扶着扶手,快步下楼,去接他们。

    听到楼上传来的脚步声,夏铭瞥了一眼,见是班主任,算是明白,他为什么会吓得踩空了。

    要是郭霖知道他的想法,定会说:不,你不明白!

    没亲自看到,盛老师用他那阴沉沉的眼睛凝视你,谁都无法明白,他当时有多害怕。

    但现实中他不知道夏铭的想法,因此天旋地转之后,他心潮澎湃,眼中满满都是在危难之际,拯救他于水火中的夏铭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在他心中,夏铭的身姿真如他在贴吧里所说的那样,有珠穆朗玛峰那般巍峨宏大。

    郭霖的目光太过炽热,粘腻的让他心里不大舒服。

    夏铭皱了皱眉,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嫌弃,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。”像个变态!

    “铭哥,你救了我,有什么想要的?”

    郭霖当做没听到,依旧目不转睛地注视他,看着他出色的脸,面颊微红。

    今天的铭哥,身高88443米,从没见他这么帅过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夏铭冷漠地说。

    郭霖红着脸,“那你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想了,你没什么可以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想要的,自己会去争取,不需要别人给,就算他有想要的,他也给不起。

    他的cc太珍贵了,还真不是他一个学生,能负担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那铭哥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郭霖不介意他的冷淡,习惯就好了,反正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郭霖心中一梗,笑容逐渐凝固,还是不死心地问,“那你觉得,我长得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丑。”夏铭这话说的毫不犹豫,仔细听,还有一丝嫌弃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郭霖心肌梗塞了,看看他的脸,想反驳都没这底气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想要,那我以身相许好不好?我可以的,如果是你,我就认了。”

    铭哥刚刚太A了,比珠穆朗玛峰还俊(峻),如果铭哥是珠穆朗玛峰,他愿意为了他,变成蜿蜒盘旋的小路。

    夏铭惊愕地看着他,怀疑他是因为吓傻了,所以才疯言疯语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疯样,让他不舒服,夏铭不会惯他。

    他磨了磨牙,睨着他,声音冷了下来,“不想活了?那我松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便放松了不少,一副他如果敢点头,就立马松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妈的,我把你当兄弟,你竟然想上我!

    就算是吓傻了,说的疯话也不可以!他比钢筋还直!

    “……我错了,你当我是在放屁。”郭霖那颗萌动的春心,瞬间碎成了玻璃渣渣。

    毫不怀疑,他话里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铭哥不是人,毫无人性,他们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定是魔怔了,才会觉得铭哥帅得批爆,可以为他弯成天上的月牙,地上的小路,海里的小船。

    铭哥就是个不解风情的死直男,他用他的烂桃花打赌,他若是一直这副德行,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!

    “站稳没?”

    夏铭防备地扫了郭霖一眼,怕他占自己便宜,最大程度的与他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他以前只觉得他是个渣男,没想到还是个变态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还说迟宴变态,他看他俩半斤八两!

    郭霖什么时候盯上他的?隐藏的真深,没看出来啊。

    听出他语气中不加掩饰的嫌弃意味,郭霖碎成玻璃渣的心,登时变成了玻璃粉末,随风而散。

    夏铭就是有一种特殊本领,让上一秒爱上他的人,下一秒想让他去死。

    日,他刚才肯定被脏东西上身了,郭霖暗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吧?”盛励下楼,上下打量着他俩,眼底是藏不住地关心。

    郭霖被吓成这样,多少跟他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站在上面看他们,郭霖就不会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倘若郭霖有个万一,他是要负责任的。

    夏铭见他来了,便放心地把郭霖交给他,“有事,他脚软走不动。”

    没有身体接触,他就没法占自己便宜了。

    夏铭为自己的机智,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盛励听他这么说,赶紧上前去扶郭霖。

    尽管察觉他们之间的气氛,有些奇怪,但他并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两个男孩子,能有什么故事?

    郭霖还没来得及,为自己没开始的恋情惋惜,心就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从夏铭迫不及待松手的举动上,郭霖就能看出,他对自己的嫌弃有多深。

    夏铭的心像臭石头,又黑又硬。

    他愈发确信,刚才能说出那番话的自己,不是自己,而是鬼迷了心窍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办公室。”盛励像晴儿搀扶老佛爷那样,小心翼翼地搀着郭霖缓缓往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这话,他是对夏铭说的。

    夏铭“哦”了一声,不甚在意,早就知道,会被请去办公室喝茶。

    “盛老师,你这是?”

    办公室内的老师,见他扶着学生进来,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盛励扶着郭霖到自己工作位上,听着同事的询问,回复:“他脚软,没力气,我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老盛,你家夏铭又怎么了?”看到夏铭,16班班主任伸长脖子,不怀好意地问。

    “郭霖,你这脚没事吧?”

    郭霖以前是她班上的,见了关心一下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盛励冷淡地回了句。

    郭霖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,松开手,对盛励道:“盛老师,我有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盛励松了一口气,他刚才还在考虑,要不要让他坐自己的板凳了。

    没事就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