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53章 不……不是的
    两人出校,便遇到了熟人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又来了?”潘琳看到潘秋瞑颇为惊讶,最近见到她哥的频率太高了。

    潘秋瞑垂眸,看着比自己矮许多的妹妹,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怎么?不欢迎我啊?哥哥很伤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,我才不信。”潘琳勾唇,推了推他,躲开他的手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以前不见得她哥这么关心她,他最近怎么了?

    “秋暝哥最近不忙了?”苏素挽着好友的手,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潘秋暝接过两人的包,从塑料袋里拿出雪糕递给她们,看了她一眼,“还行,不是很忙。”

    只要有那心,再忙都能抽出时间。

    “琳琳学得怎么样了?”潘秋暝想到她放学后就去道馆,一日不曾落下,关心道。

    潘琳拆开包装,吃了一口雪糕,甜甜地奶香裹紧舌头,这滋味秒极了:“还可以,教练说我进步神速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妹妹。”潘秋暝笑了笑,忍不住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潘琳躲开他的大手,总觉得她哥是在摸狗狗,她不喜欢别人碰头发,防备地远离他,“别碰脑袋,我们还是兄妹。”

    潘秋暝的手落空,神色微僵:“……”假妹妹。

    苏素瞧见他的尴尬,捂住嘴偷笑。

    潘琳要去道馆,看着两人说道:“我等会去上课,要不你们先回去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素顺手将雪糕包装袋扔垃圾桶,她才离开道馆不久,拒绝了教练的挽留,暂时还不敢过去。

    潘琳不放心苏素一个人回去,看向自家哥哥,“哥,你送素素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行,不过我先开车送你过去。”潘秋暝没有拒绝,这道馆是他精心挑选的,刚好就在回家的路上,能一道捎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琳没意见,这天气走过去太热了,有顺风车就坐呗。

    潘秋暝把潘琳送到道馆门口,看她进门后才回车上,送苏素回家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潘秋暝一边开车,一边不着痕迹地打听,“素素,你们这周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妹妹有事都闷在心里不说,她不开口,他就没法了解她心中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可以,同学老师都挺好的。”苏素警醒着,关了手机回答。

    潘秋瞑:“有没有遇到困难?那个叫夏铭的混子,有找你们麻烦吗?”

    苏素怔了下,很快恢复自然,“没呢。”琳琳没说的,她不会开口说,这些事不该由她说出去。

    潘秋暝微微皱眉,并不相信,面上却不显,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素觉得秋暝哥像只老狐狸,瞒是瞒不过他的,透露一点也无妨,“不过……夏铭经常给琳琳讲题,导致有很多人误会了,以为夏铭喜欢琳琳,其实,琳琳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潘秋暝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,这事他知道,不然也不会有这一趟。

    那小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他没见过京都一校的夏铭,不过这臭小子,跟他记忆中的顽劣小子同名,给他的第一印象很糟糕。

    当然这不排除,是受到了同名影响。

    他在川菜馆吃饭时,听到夏铭那糟糕名声,就叫人去查他了。

    他这么高调,不可能一张照片都没泄露,但让他难以置信的是,还真没往外泄。

    上过新闻报纸,网上却没有照片,肯定是用特殊手段截下的,他的家人把人保护得很好。

    就连照毕业照,这小子都没去,狂得他不知道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这么久了,一点他的真实消息都没有,贴吧那些乱七八糟的爆料贴,可信度非常低,没脑子的人才会听风就是雨。

    潘秋暝现在还没摸清他的底,看来得找个机会会会他,确认一下是不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偶尔说上一两句,气氛还算融洽。

    下车时,苏素松了一口气,赶紧发消息给潘琳,告诉她走后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潘琳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,还不敢让人发现,她去了道馆。

    今天跟人对打,她又添了不少伤。

    实战一打,潘琳就知道,她太高估自己了。

    她不该自以为是,以为学得快,自己就行了。

    上次摔了夏铭,不是胜在她厉害,而是胜在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说难听点,就是她小人,搞偷袭成功的。

    夏铭那会儿,压根没对她设防。

    虽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大,没把她看在眼里的缘故,但弱就是弱,潘琳不会给自己找借口。

    她在面对夏铭时底气十足,是因为她觉得自己,有与之较量的能力,现在想想她只是无知无畏。

    潘琳越想越觉得丢人,尽管表面上波澜不惊,心下却波涛汹涌,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“又去哪了?你最近怎么经常晚归?”余雨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,脸色冷了下来,不见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听着她不善地语气,潘秋暝皱了皱眉,帮妹妹遮掩:“她最近都在我那儿,我在给她补课。”

    潘琳神色平静,习惯了,听到她这话,也没有太大反应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她哥,看了母亲一眼,“我去帮我哥拿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证明她所言非虚,潘秋瞑当着母亲的面,把妹妹带来的东西打开。

    盒子包装得非常精致,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支黑色万宝龙钢笔。

    他取出来别在胸口上,点点头,“琳妹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余雨看着这兄妹俩,跟唱双簧似的配合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儿子今天回来,她确实挺高兴的,但是回来就冷着个脸,不管她说多少好话,都无济于事,她心里也舒服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他不是回来看她的,是来帮女儿圆谎的。

    儿子、女儿都在骗她,她心知肚明,但是她不能拆穿。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,为什么会僵成这样?

    儿子是,女儿也是,为什么都无法理解,她的一番苦心?

    余雨百思不得其解,她气过、阻止过、挽留过,什么都没改变,还和儿子离了心。

    这些年她只想缓和母子关系,不再计较他离经叛道的行为,愿意与他坐下来和解,他为什么就不能退一步呢?

    每次都用尖锐的语言和冷漠的态度,竖起高高的围墙,将她隔绝在外不让她靠近。

    她不怕他骗她,她怕他连骗都不愿意骗,做母亲做到她这份上,确实挺可悲、失败的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俏丽冷淡的小脸,余雨心中五味杂陈,这就是她想要的吗?

    不……不是的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