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54章 是寂寞
    “没什么事的话,我上楼了。”潘琳声音辨不清喜怒,她虽然听话,但是跟母亲的关系,算不上亲密。

    她还得回屋上药,不能留在这太久,万一被她看出什么,就不大妙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余雨手微微收紧,压下翻涌的情绪,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去了。”潘秋暝看了下手表,时候不早了,任务完成,他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吃完饭再走吧?许妈他们已经在做了,很快就能好。”被拒绝的次数太多,余雨已经不奢求他留下,在家住了。

    潘秋暝站起来,闻言面不改色地回绝,“不必了,我跟朋友有约。”

    预料之中的拒绝,余雨有些失望,嘴唇微动,知道劝不动他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潘琳拎着书包,径自上楼。

    “你的脚怎么了?”余雨心情不大好,极力压下不爽,瞥见女儿走路有些奇怪,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话,潘琳脚步微微顿了一下,眸光闪烁,轻描淡写道:“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“手没事吧?”余雨脸色一变,顾不上挽留儿子了,赶紧朝她走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潘琳怕她碰自己,快步上楼,不让她跟上,“我上楼写作业了,只有一点擦伤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见她急着走,余雨微怔,她说得轻松,没看到伤势情况,她还是不大放心。

    想到儿子还在这,她转过头,喊住他,“秋暝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她的声音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房里哪里还有人?他竟然一声不响地走了!

    余雨气闷不已,但想到他自从离家出走后,一直就这德行,又觉得很无奈。

    生他气做什么?他又不会心疼。

    余雨只能安慰自己,分散注意力,关心还在膝下的女儿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铭正在打团战,电话声忽然响起,他分神瞄了一眼,看到那备注,头疼起来。

    他以后去网吧,是不是得先把手机关了,避免夺命连环call?

    一般人他还可以无视敷衍,但他妈不是一般人,她是个狠人,是他惹不起的真大佬。

    待对方挂掉后,夏铭当机立断,关了手机。

    不能挂她电话,打不通总行吧?

    问,就是没电了,怎么会有像他这么聪明的人?

    夏铭暗自得意,取下耳机,敲了敲旁边的桌子,“打完这局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

    韩扬想不明白,这周他们就出去打过一次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放假放松一下,这不算荒废学业吧?

    夏铭看了下手表,“我们打了4个多小时,差不多可以了,要打回去再约。”

    黑网吧的电脑配置太差了,虽然在家打游戏差点氛围,但是游戏体验会更好些。

    上学时出来打游戏,说是游戏瘾太重无法控制,这倒没有,他们只是想找点刺激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韩扬没再追问,铭哥都这样说了,还能怎么办?他可没有改变铭哥主意的本事。

    他点亮手机看了眼,时间过得挺快的,一晃就过去了,他感觉没打多久。

    “等会直接去我家吧,我妈说家里准备好了。”候沈回复了他妈妈发的短信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迟宴没意见。

    郭霖喝了一口水,“O的K。”

    包谷:“要的!”

    20分钟后,游戏结束,六人爽快地下机,离开网吧。

    一帘之隔,外边已是黑夜。

    晚风吹散了夏日的燥热与烦闷,路上行人匆匆,街边六个靓仔,无疑是这条街,最美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六个人当中,至少有三人是蹲着的。

    夏铭懒散地站着,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人,磨了磨牙,忍住了一脚一个,踹出去的可怕念头。

    所有过路的人,经过此地都不由地放慢脚步,打量他们,然后又加快脚步离开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还有几个胆大的女生,上前搭讪。

    看就看吧,参观动物园,还要门票费,看他们这些大帅哥却是免费的,这就让无利不欢的夏铭很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好多蚊子!”包谷脸上一疼,一巴掌扇上去,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蚊子的尸体,他不爽地心情稍微平复了些。

    他的血可不是那么好吃的!

    郭霖听到那清脆地巴掌声,呲了一下,暗叹他是个狠人。

    “铭哥,来一根?”迟宴瞄了包谷一眼,见他疼得眼泪汪汪,唇角扬了扬,嘴边叼了一根烟,点燃一根给夏铭递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夏铭心里烦闷,往旁边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等了很久,司机迟迟未到,方圆百里蚊子都饱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最难受的,夏铭从路过的人眼中,看出了浓浓的嫌弃,还有掩藏在嫌弃下的惋惜。

    他们这伙人年龄都不大,个子也不算高,没人会把他们的潜在危险性,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看他们,只是因为没见过像他们这么帅的混混。

    夏铭不觉得他们是混混,不过他们现在这模样、这状态,似乎与街头准备伺机而动,打劫路人的小混混,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没有那种想法,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他长得这么好看,混得再差,也能靠脸吃饭,怎么可能会去打劫?

    被人这么误会,夏铭的心情糟糕头顶,看什么都不爽,夜景也变得不美丽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还是接过了,迟宴递的烟。

    他这抽的不是烟,是少年人的寂寞。

    迟宴都打算给包谷了,没想到他拒绝了,又忽然拿回去,有点看不懂,他这是什么骚操作。

    郭霖也在抽烟,不过他没蹲在地上,耳边是路人议论的声音。

    时不时有目光扫过来,说他们是焦点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三个毛茸茸的脑袋,他同样意识到,蹲在地上的小伙伴,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平日里他是挺混的,不过,他不愿意把自己跟街头混混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混蛋也是有鄙视链的!

    他最多是个混蛋,还没堕落到变成小混混的地步。

    蹲街边像小混混不说,还有点像讨饭的。

    候沈怕蚊子吸干他们的血,等司机来他们都变成干尸了,不停打电话催司机赶快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一亮黑色加长悍马,在夜色中驶来,缓缓停靠在路边。

    几人掐了烟,把烟蒂扔垃圾桶,一起上车。

    夏铭系上安全带,靠在椅子上,开机给齐大人回电话。

    两人扯皮许久,夏铭艰难地应付过去,颇为羡慕地看了一眼几个兄弟。

    都是出来玩的,他们家长怎么就不急呢?

    他又不会杀人放火,至于看那么紧吗?

    想到自己在老母亲那的糟糕印象,夏铭也很无奈,挂了电话,他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见他们望着自己都没说话,夏铭眉梢微扬,“一直看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大你真不容易。”迟宴感慨万千,忽然发觉,他妈对他太放心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心大,还是不在乎?这么一想就扎心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包谷赞同地点头,他家还好,不过多个关心他、宠爱他的长辈也不错,“铭哥,嬢嬢还缺个儿不?我可以的,我不怕她念叨。”

    齐嬢嬢认他当干儿子,他就是铭哥最亲近的兄弟了!!

    “阿姨也太关心你了吧!真好。”郭霖羡慕坏了,他家完全是放养他的,这种事,真是羡慕不来。

    好个屁哦,她这是在查岗呢,怕他出去干坏事。

    夏铭懒得理他们,怀疑他们是在炫耀,没人管的生活太美妙,他才是那个,需要羡慕他们的人好么!

    夏铭打开手机,刷了会儿知乎。

    见有人邀请他回答问题,夏铭点进去看了下。

    第一个问题,就扎心得不得了:#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?#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怎么办?

    他又没有女朋友,就连女孩子的小手都没牵过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