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56章 真是失策。
    候沈妈妈毫不客气地拍了他的头,一点寿星面子也没给,“全家就你最小,你要是能找出一个比你小的,我以后就不叫了。”

    他上哪去找?

    家里的确找不出比他小的,候沈想了想,由衷地劝她,“妈,你生二胎吧。”

    候沈妈妈哼了一声,没理他,带着人进去,吩咐管家照顾好他们,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。

    小孩子聚会,让他们自己玩,才能放得开。

    至于儿子的话,她直接当耳旁风,一个孩子都让她少活十多年了,再来一个猴子,她不活算了。

    见他妈不理自己,候沈又把主意打到他爸身上,生个孩子分散爹妈火力,他承受的伤害就没那么大了,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他更加卖力地游说:“爸~趁着年轻,有精力,你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跟你妈今晚不回来,玩开心点,好好招待你的朋友。”儿子屁股一撅,候兆君就知道他想放什么屁,不等他说完,赶紧打断他的话,“房间我已经叫人收拾好了,玩得晚,就留他们在家里住,记得给他们家长打个招呼,知道不?”

    生什么生?

    打死都不生,一个淘气鬼就够了,再来一个他会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用说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候沈昂首挺胸,皱了皱眉,这哪需要他提醒?

    他又不是迟宴那个,情商低、智商低的zz!

    见他应的这么爽快,候兆君没再说什么,怕他继续催生,赶紧带着老婆溜了。

    他爸妈催生就算了,现在小的都来催生了!

    他们的二人世界,还过不过了!

    候沈追到门口,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,确定他们走了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没人管,这里就是属于他的主场了。

    候沈抬手关了灯,屋内立即陷入黑暗,光怪陆离的灯光瞬息遍布满地,数不清的银色线条灯光在黑暗中划过,宛如流星雨,交织成一幅壮丽的画卷。

    候沈让在屋内的佣人都下去,不用留在这,走到夏铭他们身边,提议:“先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布置得挺好看的。”迟宴跟在他身后,打量着屋内,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候沈听到他的话,摆摆手,“其实也没布置什么特别的,就是灯光效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嘴角别翘那么高,可信度还高些。”夏铭唇角一抽,没眼看。

    候沈嘿嘿一笑,装不下去了,“低调,低调。”

    _

    吃完饭,潘琳就回屋做作息时间表,做好之后,她贴在书桌上,用大胶布黏住,抚平上面的气泡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乍然一响,潘琳抬眸瞥了一眼,这是一串陌生的本地号码。

    潘琳不认识便没搭理,挂了电话,视线回到书本上,继续抄写词语。

    _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给错号码了?”夏铭没打通,怀疑地看向郭霖。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。”

    郭霖疯狂摇头丧着脸,郁闷得要死。

    他以后再也不跟铭哥这个心机狗,玩打赌游戏了,真的玩不过。

    陷阱一个又一个,套路深不可测,不知道潘琳是哪里得罪了夏铭,被他这个眼黑、心黑的人盯上,真是太惨了。

    “那她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夏铭虽在质疑,却还是保存了这个号码。

    郭霖欲哭无泪,他怎么知道?或许是铭哥长得没他帅,抬手保证,“我用我下半辈子的桃花发誓,这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除此外还有个原因,兴许她以为这是骚扰电话?

    夏铭给了他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,放下手机,不咸不淡道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不来了,猴子咱们去唱歌吧?”郭霖见他没有揪着不放,如释重负地瘫倒在椅子上,推了推身旁的人。

    这尼玛谁玩得过铭哥,想整谁就整谁,言语和智商上的碾压,太让人窒息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让他穿女装走猫步,这非人哉惩罚,给铭哥潘琳的联系方式,好像也不算多难了。

    死道友不死贫道,他只能对潘琳说声抱歉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候沈站起来,之前没人对此发表意见,他也没敢提。

    和铭哥玩智商游戏,这样会显得他们很蠢。

    郭霖这么聪明,都玩不过铭哥,他们就更别想玩过他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举手赞同,偷偷瞄着夏铭。

    夏铭见此嗤了一声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会和他们玩这游戏,目的是为了要号码,要到了,玩不玩就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没人反对,就这么定了,候沈松了一口气,领着人前往K歌房。

    夏铭伸了个大懒腰,起身拉开板凳,跟着他们走。

    _

    潘琳做完作业,去接了一杯水喝,思考这些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要找人查谁在告状,早点解开误会,这样才能尽快和夏铭那王八蛋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找谁呢?怎么查?问问她哥?

    算了,她哥知道了,这就不是小事了。

    全校这么多人,她没看过夏铭所说的照片,无法判断举报人是在哪个位置拍的。

    而她拍照准备举报他时,有不少人看见了,她跟夏铭相处得并不愉快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夏铭不信很正常,就算她解释了,其它人也不会相信,她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她是有犯罪动机的。

    帮别人背了黑锅,潘琳很不爽,她觉得自己太冤枉了。

    当初她就不该犹豫,要做就做,犹豫一下,没讨到好不说,反而惹了一身骚。

    真是失策。

    范围太大,不太好查,首先摒弃问人这个办法,问了别人也不会说,很容易得罪人。

    查看监控?还是不行,范围依旧大,带手机的人这么多,想靠监控查人,太不现实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学校的监控,不是她想看就能看的。

    潘琳脑中灵光一闪,唇角微勾,有了主意,拿起手机给她哥打电话。

    某公寓内。

    潘秋暝擦着头发,出了浴室,听到屋内的电话铃声,不慌不忙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备注,他颇为意外,点了接通:“怎么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刚做完作业。”潘琳看了下手表,十点半了,是有点晚。

    潘秋暝不太赞同她晚上做作业,“周末有两天时间,你不用急着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琳有些纠结,到了嘴边的话,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让哥介绍几个人,会不会不太好?

    有种撬哥人手的感觉,可是她圈太小,真不认识什么能人。

    潘秋暝把毛巾搭在椅子上,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,插上电,“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是麻烦事,哥你认不认识计算机方面的大佬?”潘琳握紧手机,颇有些紧张,很怕他问她,找技术人才干嘛。

    “有,等会我把联系方式给你。”潘秋暝听出了她的紧张,知道她有事瞒他,逼问不太好,便没追问她要人来做什么,温柔地嘱咐:“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,记得找我,不要觉得麻烦了我,我是你哥,为你解决麻烦是我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见她哥没问她要来做什么,潘琳压力骤减,“谢谢哥,你早点睡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潘秋暝开了吹风机,盯着手机屏幕,微微眯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潘琳挂了电话,给苏素发消息,问她有没有闫主任的私人邮箱。

    她打算从闫主任这里入手,举报人拍的照片是发给闫主任的,从他那查更容易些。

    她找出这个人,不是想对他做什么,只是想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等她洗清自己的嫌疑后,那个真正举报了夏铭的人,该怎么办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