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59章 宰了
    夏铭啐了一口,拨了个电话出去,瞥了他们一眼,“我一会儿下去。”

    候沈见他消气了,拎着电锯,悄无声息地退场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几人也识趣,他这会儿心情不好,不敢再火上浇油,很快便溜得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人走后,电话也通了,空荡的楼道只剩下他一人。

    夏铭转身回屋,带上门,试探地喊了声,“妈?”

    “你老师都来了,还不回家,你要在别人家待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你让司机送他到猴子家吧。”夏铭将手机拿远了些,齐大人的咆哮犹如河东狮吼,没人能扛得住。

    “是你要学,不是他要学,你态度端正点好不好?哪有当老师的,迁就你的!”齐煊不耐烦跟他扯皮,“你爸和你姐已经答应我不会给你钱了,你识趣点,懂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铭心中一梗,不想懂,他还是个孩子啊!

    他不想为五斗米折腰,可钱就是他的命,有人克扣他的钱,就是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这招百试不爽,直接戳中了他的痛点。

    夏铭态度立即好了起来,用商量的口吻说:“我要给猴子他们补课,您就叫他来猴子家吧?让他们听听我上的课,鞭策他们一下,老师来这边,可以顺便指导他们。”

    这理由还算靠谱,齐煊考虑了会儿,答应了,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几个孩子,都是不爱学习的主,齐煊觉得她儿子的心一定是黑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几个孩子,怎么惹到他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那几个孩子,是她儿子压着学习的,学习一点都不自觉,没人看着就放飞自我,他们家长都拿他们没办法。

    白老师脾气不好,那几个小孩若是跟不上他的节奏,说不定会被骂哭。

    这真最佳损友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打个商量呗,你看,我这么乖,这么听你话,成绩还这么好,多给你长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夏铭被他妈这么一刺激,瞌睡全醒了,嬉皮笑脸道:“爸爸和夏梓妍给钱,你就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呗?不找你拿钱,我靠本事从他们那挣钱,挣到了你不干涉行不?”

    夏家。

    齐煊唇角无语地抽搐,斜睨了一眼自家老公,看看这就是你臭不要脸的儿子,“靠本事?什么本事?坑蒙拐骗?”

    夏维宇接收到自家老婆投来的嫌弃目光,唇角一抽,她那是什么眼神!

    他是心软的人吗?他有那么笨吗?他才不会再上儿子当呢。

    那是他儿子,也是她儿子,又不是他一个人生出来的,谁知道他怎么变异成了现在这德行?

    夏维宇专心处理公务,不再分神去偷听老婆儿子说话。

    这边。

    “哪有。”夏铭摸了摸鼻子,有些心虚,“我挣钱来路,是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那你说说看。”夏维宇不敢呛声,齐煊满意地收回视线,挑眉问。

    夏铭:“……”说了,他就没法拿钱了,当他傻啊?

    久久没有回应,齐煊一副‘我就知道’的表情,转移了话题:“不说了,去别人家规矩点,礼貌点,别当自己家这么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夏铭敷衍了一句,厚着脸皮说:“妈,你不回答我,我就当你默认了哦?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齐煊笑而不语,迅速挂了电话,完全不给他耍心眼的机会。

    夏铭:“……”更怀疑自己是别人家的孩子了,也不知道是谁家丢了孩子,这么多年不来找他!

    他真是个饱经风霜、命运悲苦的孩子,瞧他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?

    害。

    夏铭放了手机,穿好衣服,去浴室洗漱。

    _

    候沈和迟宴他们在楼下心不在焉的吃东西,不时看向楼梯口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气氛尴尬。

    迟宴观察着四人表情,打破了这一室寂静,“我眼皮一直在跳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我也是,我的心坎儿慌得很,不晓得为啥子。”包谷摸着心口,忧心忡忡地附和。

    “加一。”

    “加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候沈本就心绪不宁,听到他们的话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铭哥怎么还没下来?”郭霖疑惑道。

    韩扬眼底有一丝担忧,“不知道,刚才他脸色不好,会不会饿晕在房里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迟宴不确定地说。

    候沈实在是放心不下,就连吃饭都没胃口了。

    在自己家出了事,不好交代,他抽纸,擦了擦嘴,起身说:“我上去看看铭哥。”

    韩扬:“要不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了,人来了。”郭霖看到来人,阻止了他们。

    夏铭对上几双充满关心的眼睛,摸了摸脸,没发现异物,茫然地问,“我脸上有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看你一直没下来,有些担心。”候沈坐回去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铭唇角微抽,没再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长时间未进食,他肚子唱起了空城计,诱人的香味让他食指大动,迫不及待地拆筷子吃外卖。

    想到白老师等会要来,夏铭顺嘴提了下,“一会儿我老师要来给我上课,你们跟我一起上课,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白以远?”郭霖讶然,不确定地问。

    夏铭颔首,专心吃饭。

    见他默认,几人纷纷变了脸色,开始找借口准备溜了。

    候沈噌地从凳子上跳起来,忙不迭地说:“啊……铭哥,我忽然想起来,我爸妈叫我去给他送份文件,我先去送了,你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叫我吃完饭就回家!”迟宴也不甘落后,连忙致歉:“铭哥,我怕是不能留下听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老汉儿说我大舅来了,我也得快些回去了。”包谷也不想留下,抓紧时间开口。

    白以远是一点就炸的炮筒,骂人的时候,可不会管对方什么身份,还是别留下来自取其辱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铭放下筷子,无波无澜的黑眸,静静地注视他们,抿着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一秒……两秒……三秒。

    几人受不住了,陆续回归原位,不敢再说一句,有事要走的话。

    夏铭见此,满意地点头,朽木还是能雕的,多费点功夫罢了。

    几人见他脸色缓和了,蓦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要是真走了,铭哥会不会把他们宰了?

    _

    潘琳接收了ML发来的调查结果文档,看着上面的内容微微出神。

    文新然。

    这人她不认识,可以排除对方故意让她背锅的嫌疑。

    潘琳看向蹙眉咬笔头做数学题的苏素,询问:“素素,你认识文新然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耳熟。”苏素微微皱眉,回想了下,很快名字和记忆对上了号,“我在新生群内,看到过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去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素放下笔,拿起一旁的手机,解锁进Q群,翻看群员列表。

    “是有这么个人,他是3班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也在初一年级大群里,很容易找到,倒是琳琳好像没加这个群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初一年级群里看见的,对了,你要进来吗?我拉你。”苏素问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