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62章 义务
    齐煊:“没吃,在病房里守着你弟呢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、舅妈好。”

    秦絮见夏梓妍把摄像头,对向了自己,笑着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看着外甥女瘦削的脸,夏维宇眉头紧锁,心疼极了,“絮絮是不是又瘦了?”

    秦絮没有察觉,闻言下意识地摸了下脸:“可能是最近运动量大。”

    齐煊看着比女儿瘦许多的外甥女,心里不是滋味,“絮絮你多吃点,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千万不要节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絮乖乖答应。

    夏维宇看向女儿,叮嘱道:“妍妍,照顾好絮絮,还有你自己,别减肥,白白胖胖的才好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秦老爷子,是怎么照顾的,絮絮越来越瘦,看得他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就他这个照顾法,还不如他接回来,自己照顾。

    夏维宇再次对秦老爷子,生出了不满,这跟他当初保证的,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妹妹只留下这么个独苗苗子,出了事,他怎么跟她交代?以后下去了,也无颜面对父母。

    父母离世后,他既没保护好妹妹,又没看顾好外甥女,他是个罪人。

    “我能照顾好我自己,不用妍妍照顾。”秦絮笑了笑,脸上出现了两个可爱的小梨窝。

    照顾好了能瘦成这样?

    夏维宇对此表示怀疑,不放心地问:“是不是那边的饭菜不合口味?舅舅给你送几个厨师过去?”

    秦絮心中感动,但觉得没这个必要,连忙阻止,“还行,爷爷在给我找厨师,为此他还举办了厨师选拔赛。单独送出来,太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夏维宇勉强放心了,这还差不多,“妍妍你看着点絮絮,尽量让她多吃点,你看她瘦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爸说的对!”齐煊点头附和,妍妍和絮絮站在一块,把絮絮衬得像是地里小白菜,看起来有点惨。

    秦老爷子照顾不好人,他们就是抢,也得把絮絮的抚养权抢回来。

    夏梓妍见她爸妈的注意力,大多在絮絮身上,哼了一声,愈发觉得她爸妈,是破坏她们姐妹情的坏蛋。

    她若是个小气的人,就凭他们这么偏心,早就记恨上絮絮了。

    还照顾她?想得倒美!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们真啰嗦,夏铭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烧退了,没什么大碍。”齐煊也没多说,过犹不及。

    青春期的孩子比较敏感,一不小心就会激起她的叛逆心。

    齐煊很重视这个问题,兴许是距离产生美,她们没有产生矛盾,只有对对方的思念,目前她和女儿相处得还算愉快,并未出现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夏梓妍没看到夏铭,脑中灵光一闪,坏笑着说道:“爸,我很久没见弟弟了,想看看他现在长帅没。”

    夏维宇:“好。”这个要求不难,满足一下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齐煊隐约猜到了她的心思,不过乐得看热闹,并未阻止。

    儿子经常欺负女儿,他们做大人的不好插手,毕竟是女儿自己憨,被他骗的团团转,她自己不学聪明点,就算他们帮忙,教训了儿子也没用。

    帮她一两次可以,他们帮不了她一辈子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想,但是他们会老,会有离开他们的一天,若是女儿养成了依赖型人格,他们不在了,谁帮她?

    臭小子现在整天惹事生非,不是个靠得住的,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,还不如让女儿自己立起来。

    夏维宇也想看儿子笑话,谁让臭小子拉仇恨,拉太大了呢?

    全家极少能找到,没被他坑过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大人,不好留下欺负小孩子的把柄,臭小子坑他们时,他们只能打碎牙齿,往肚子里咽,不能和他一个孩子计较。

    有人要反击,他们顺水推舟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即将留下黑历史的夏铭,对此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生病的人总是很脆弱,不管是心里还身体。

    即便他没病时,活蹦乱跳能捅破天,这会儿也只能,老老实实的在床上躺着养病。

    夏铭隐约听到了他姐的声音,不知道是不是他病糊涂了,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他姐在国外读书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?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夏铭有了点儿精神,睁开眼便看到了,守候在床边的父母。

    见他们拿着手机对着自己,他恍惚了一下,皱眉问:“你们这是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没干嘛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夏维宇猜测女儿的目的,应该达成了,怕儿子发现,很快就挂了视频电话,把手机扔兜里。

    “头有点晕,身体乏力,使不上劲儿,还有点饿。”夏铭怀疑的目光,在两人之间徘徊,没看出什么,便以为是自己多想了。

    齐煊听到他虚弱地声音,立即按了床头的呼叫铃,转身对夏维宇说:“阿宇,你打电话叫李嫂煮点粥送来。”

    儿子是个猴精,洞察力惊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夏维宇怕他发现异常,不敢与他久处,转身去外面打电话。

    齐煊又摸了摸他的额头,告诉他:“我让郭霖他们帮你请假了,你明天再去学校吧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夏铭眸中闪过一丝疑惑,总觉得父亲有点心虚,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了。

    他这会儿有气无力,思虑过深不好,便没再多想,对此并无异议,“我手机呢?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,没带过来,你昨天发烧41.2℃,那时候谁想得到你的手机。”齐煊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就知道玩,“手机什么时候都能玩,也不差这一天,你就好好休息吧,让你作死不爱惜身体。”

    齐煊拉着板凳坐下,看着他苍白的脸,心疼是心疼,嘴上却半点不饶人,“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洗冷水澡!把自己折腾进医院,这下开心了吧?”

    夏铭不想听她念经,使出吃奶的力气,高声喊道:“爸~叫李嫂把我手机送来。”

    夏维宇:“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置若罔闻,齐煊磨了磨牙,黑着脸,不悦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老爸也洗,你怎么不说他?”夏铭得到回应,迎上她的目光,有老爸抗伤害,他一点也不慌。

    “你爸什么年纪,你什么年纪?你爸的身体素质比你好多了,你跟他比什么?”

    齐煊脸颊微红,这能一样?神色古怪地看了儿子一眼,难道夏维宇私下里跟他说了那种事?

    齐煊靓丽的脸,红了又白,白了又黑。

    以至于夏维宇打完电话回来,只能看到她的黑脸,以及阴森的冷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维宇心下一沉,整个人都不好了,下意识看向自家糟心儿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儿子这坑货,又说了什么话,惹她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儿子惹她生气,倒霉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这儿子生的,一点也不省心,就知道破坏他们夫妻感情。

    “阿煊,这是怎么了?”夏维宇说话的语气格外温柔,赶紧给儿子使了个眼色,让他提示一下,防止踩雷。

    然而没有良心的夏铭翻了个身,背对着他,毫无愧疚地无视了,他的求救眼神。

    他才不帮他爸抗伤害呢,难得老妈转移了火力,他是吃多了再揽上身。

    这招叫做祸水东引,帮儿子抗伤害是每个爸爸应尽的义务。

    夏铭没去上学,也不影响学校照常运行,只不过他成了17班,所有同学的谈资。

    有郭霖在,没人说他什么。晚读结束,等他出了教室,同学们便争先恐后发言,热烈的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身处闹哄哄的教室,潘琳想置身事外也没法,她可以不参与讨论,却没法让别人不说。

    尽管夏铭人不在这,却也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存在感。

    仿佛不讨论他,他们就没有话,可说了似的。

    潘琳托腮大脑一片空白,茫然地看着教室内,这一张张因为谈及八卦,而变得无比灿烂的笑脸,完全不知道他们的笑点在哪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