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66章 她没有做错
    见他没说出实情,黎北晔松了一口气,他只是青了一块皮,确实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对上好友意味深长的目光,他视若无睹,抬手看了下腕表,笑着对潘琳说:“快上晚自习了,咱们走吧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潘琳观察了王泽一会儿,见他坦然自若,目光平和,没有半分心虚,勉强相信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王医生应该没有,骗她的必要吧?

    “素素。”潘琳回头叫苏素走,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校医瞧,眼皮突突地跳,无奈极了,把她拉起来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生活不易,苏素叹气。

    学校那条校规,要是不存在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样大家就可以,光明正大的欣赏,王医生的盛世美颜了。

    难怪她们过来时,看见不少人在医务室外面游荡。

    全是为了一睹王校医的芳颜而来,不然谁会没事,跑这边来喂蚊子?

    与王校医告别后,四人一同回教室,路上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潘琳和苏素的教室在三楼,而黎北晔和平伊的班级在二楼,四人在转角处分别,他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,约好改天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_

    上课铃声响起,郭霖踩着铃声,走进教室。

    今晚是数学晚自习,也就是班主任盛励的晚自习。

    郭霖先看了眼,苏素和潘琳所在的位置,见她俩已经在教室了,朝她们笑了下。

    苏素一个劲儿的给他使眼色,让他赶紧进来,别在门口那杵着傻笑。

    然而郭霖并没有get到,她传递的消息,以为她眼睛不舒服,大声询问道:“你眼睛抽筋了?”

    我抽你大爷!

    苏素欲哭无泪,郁闷的立放着书,隔绝他关怀的目光,趴在桌上,恨不得找根地缝钻。

    猪队友,没救了,带不动。

    全班哄堂大笑,郭霖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见他慢悠悠地晃进来,跟个二流子似的,盛励额头青筋直跳,凝视他,“干什么去了?为什么迟到?”

    臭小子,夏铭不在,没人捣乱,他还有一丢丢地庆幸,没想到是他高兴得太早了,这还有一个呢。

    听到班主任的声音,郭霖楞了下,巡视一圈,没看到人,疑惑极了。

    这声音是从哪来的?

    盛励见他伸长脖子东张西望,仍没看到他,心情极度复杂。

    他真的有这么矮么?视线落在讲桌上,暗忖:这一定是多媒体讲桌的错,跟他的身高没有关系!

    对上他蕴含怒意的眼睛,郭霖心下一咯噔。

    完了,大意了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老师,你听我狡辩,哦不,我说错了,听我解释。我不是故意的,我刚才救了一只流浪猫,是因为这个缘故,路上耽搁了时间才迟到的。”郭霖挠头,无辜眨眼。

    盛励脸黑了黑,冷哼,“你怎么不说,你在路上扶老奶奶过马路,耽搁了些时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郭霖微怔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办法确实不错,但是他又没出学校,怎么扶老奶奶过马路?

    不过这倒是给了他一个新思路,以后可以考虑一下,采用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他、包谷和铭哥读住校,暂时用不上,但是读走校的猴子他们可以用。

    盛老师真好,没有藏私,居然告诉了他,这么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看来老班读书的时候,没少干这种事,郭霖心照不宣地给了他一个“明白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盛励见他还真思考了一番,差点气吐血。

    这混小子,难不成他这番话,还给他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?

    对上他‘我懂你’的眼神,盛励憋闷不已,这臭小子懂个屁,不知道想哪去了,看着就心烦。

    盛励摆摆手,懒得跟他计较,他在那立着,影响其它学生做题,不耐烦道:“赶紧回座位做卷子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郭霖笑眯眯地回了自己的座位,答应得很爽快,至于之后怎么做,那就看情况了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晚自习前一节是做试卷,后一节课是评讲纠错,时间很快就溜过去了。

    下晚自习后,潘琳和苏素在外面吃了夜宵,才坐车回家。

    进门看到母亲在客厅等她,潘琳一点都不意外,从她开学第一天起,她妈就严格规定了,她放学回家的时间。

    母亲不嫌麻烦,潘琳也懒得说她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余雨从电脑屏幕上,移开视线,分神看了她一眼,“要吃点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潘琳刚吃过东西有点撑,不过怕她知道,自己吃外面的东西生气,便说,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余雨盖上笔记本,看着她,说道:“晚上,上晚自习不太安全,你申请不上晚自习吧?在家也能学习,你要是怕自己跟不上,可以请家教。”

    潘琳皱起眉头,不假思索地拒绝,“不必了,有司机在,我和苏素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她只有在学校里,身心才是真正自由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怕一下反抗太激烈了,会失去相对自由,她宁愿去读住校,也不愿意每天回家面对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拒绝,余雨的眼睛黯然失神,心中不大舒坦。

    “我回屋了。”潘琳垂眸,避开她的目光,说了声。

    她现在愿意征询她的意见,而不是像以前一样,先做好决定再通知她,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,不能要求太多。

    余雨压下心中的不愉,见她不想跟自己说话,手微微收紧,“好。”

    直到女儿的身影,消失在视线内,她才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余雨垂眸掩去眼底地情绪,拿起沙发上的尖叫鸡,用力地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潘琳吃的夜宵有股味儿,回屋后,便立即进浴室洗漱。

    她洗完澡,出来抹了护肤品,就和往日一样,坐在钢琴前练习曲子。

    结束后,时候已经不早了,皎洁的月光,透过窗帘,静静地泻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上床睡觉,关灯闭眼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脑中杂乱的思绪,让潘琳始终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屋内一片漆黑寂静,唯有窗边洒落的月光,带来些许光亮。此时只剩下,她紊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潘琳翻来覆去睡不着,过了一会儿,她坐直身子,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起身带着手机,朝飘窗走去。

    她靠在由飘窗改造的卧榻上,拨开窗帘,眺望着窗外的夜景。

    没有谁能阻止夜晚的到来,同样也没有人能以爱之名束缚她。

    想起母亲失望的眼神,潘琳垂下眼睑,抓紧玩偶,无奈地轻叹。

    一旦她放弃抵抗,就会失去自我,成为没有思想、没有灵魂的傀儡,对她而言,这样活着比死亡更可怕。

    她没有做错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