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70章 她也很无奈
    夏铭第一次被人误解冤枉时,他也很生气、很委屈,但现在有人造谣、毁他名声,他就没什么感觉了,因为他已经习惯到麻木了。

    这若搁早几年,他铁定沉不住气,找那人算账打一架,潘琳此刻的心情他能理解,的确是委屈了她。

    等苏素回来了,潘琳便下去回座位。

    与夏铭复杂地目光相撞,她眉头微拧,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路过他身边时,潘琳瞥见他手里拿的是,她打印出来的文件,忍不住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丫昨天明明可以立即接收,非得折腾她,让她打印出来亲自送。

    她上辈子一定是个男人,不仅抢了他老婆,还让他戴着绿帽给他养孩子,所以这辈子,他才不停地找她茬。

    夏铭将资料全部放回文件夹,待她路过时,轻声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潘琳脚步一顿,缓缓回到座位,颇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相信了?他都不质疑一下吗?一点都不像他了。

    潘琳心中五味杂陈,早知道他这么容易相信,她就不用‘侵犯别人隐私’这办法来查举报人了。

    人是找到了,她证明了自己的清白,但是内心的负罪感,却不是那么好平复的。

    柳泉在暗中观察全班的人,大家唱歌时的表情浮夸搞笑。

    如果能抓拍到一张,他可以笑一年。

    听到夏铭说的话,柳泉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这是咋啦?

    大佬为什么向他女神道歉?

    他做了什么,对不起女神的事?

    柳泉偏了偏头,猝不及防地对上夏铭冷冽的目光,心下一沉,再不敢望过去。

    唉呀,妈呀,太渗人了。

    见他识趣的收回打探目光,夏铭没再看他,眸光微暗,往后递文件夹。

    走神之际,潘琳视线里,忽然出现了文件夹。

    她楞了一下,目光聚焦在他手中,“你这是?”

    “给你,我看完了,你的东西,你自己处理。”夏铭点亮手机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靠。”饶是从不说脏话的潘琳,听到他这番话,也忍不住爆粗口了,“这是你的东西,给你了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明白他打的主意,潘琳愤怒地瞪着他,这是阳间人干事?

    他还是人吗?

    “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,文件夹是你的,纸是你打印的,东西也是你给我的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夏铭抬了抬眼皮,唇角微翘,漂亮的眼里,闪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我要,我只说你打印出来我看,不信你看聊天记录,哦……我差点忘了,你把我删了,你可以重新加我,看聊天记录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会骂人?

    哇哦,他真的好棒棒,激怒她了呢。

    该,昨晚被她删后,他气得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这会儿让她也感受一下,憋闷到慌的感觉。

    潘琳气红了脸,舌尖抵着牙齿,用力地从他手中,抽出文件夹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听到这动静,周围唱歌的声音,倏地小了些,大家疑惑地望去。

    夏铭冷淡地目光扫过去,很快就没人再关注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双明净清澈的眸子里,隐有波光闪烁,夏铭摸了摸鼻子,有种自己在欺负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嗯……他这会儿确实在欺负人。

    压下那点微妙情绪,夏铭迅速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有毒,看了容易心软,不能再看了。

    潘琳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但依着近日来,对他的了解,他琢磨的肯定不会是好事。

    这混蛋,她就没见过他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狗东西。

    这份资料见不得人,潘琳打开文件夹,拿出来撕毁,尽量把这资料,当做夏铭来撕,心中的怒火才少了些。

    夏铭没听到她骂自己,有些意外,回头一望,对上她阴冷的目光,不由地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撕资料的狠劲儿,夏铭敏锐地察觉到周边气温变低了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就像她手中的纸,毫无反击之力,被她撕得稀巴烂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上课铃声一响,杨艳踩着高跟鞋,准时进教室,“上课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潘琳站起来,收拾好撕烂的资料,装进文件夹里,打算放学带出校扔。

    老师来了,潘琳不好再找夏铭算账,不过这笔账,她是记下了。

    夏铭听到上课铃,不禁松了一口气,头一次发觉,这铃声悦耳动听,非常奈斯!

    潘琳拿出纸笔和语文书,把圆规放在桌沿儿上,心想:他如果靠她桌上,她就戳死这王八蛋。

    谁让他先不做人呢?

    前些日子,是她不跟他计较,才任由他倚在她桌上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想都不要想,惯得他。

    上课后,夏铭便不好再找潘琳说话了,他怕老师误会他早恋,会告诉他妈。

    都怪他太帅,一不小心成了杨老师的最爱(特别关注对象)。

    齐大人若是信了老师鬼话,给他订婚,他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他是绝不怀疑,他妈的执行力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身是正的,也不好解释,他为什么对潘琳的态度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他妈来学校,她来了定能认出潘琳。

    若是知道,他遇到潘琳没和他们说,还敢欺负她,等他放假回家,肯定少不了一顿竹笋炒肉。

    小时候他可没少因为潘琳,被他爸妈混合双打,直到现在他还记着疼呢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儿,夏铭放松了笔直的背,如往日般懒散地往后靠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他就没那么舒服了。

    夏铭毫无防备地靠上去,脸登时就绿了,表情变化莫测,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潘琳捂住嘴,差点没忍住笑出声,眼中满是幸灾乐祸,若无其事地撑起下巴。

    这回爽呆了吧?让他欺负人。

    下次再靠她桌上,她就让他尝试一下圆规笔尖的厉害。

    要不是怕他得破伤风,把事情性质变得恶劣无法收场,她在他那受的气,当场就能发泄完。

    “夏铭。”杨艳转过身就看到,夏铭猛地趴回自己桌上,动作幅度特别大,不知道在做什么,但很明显不是在专心听课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夏铭摸了摸刺痛的背,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戳到自己了,听到老师的问话,心头一紧,尴尬地笑了笑:“没坐稳,差点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坐要有坐相,你看你长得这么帅,这么瘫着腰杆儿不直,一点气质都没有,气质配不上你的颜值,你说你亏不亏?”

    杨艳拿他没办法,说他不认真听课吧?抽问他能答得上来,说他学习态度不端正吧?这也不影响他的成绩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夏铭,她能怎么办呢?她也很无奈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