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76章 完蛋
    谢晨露对他抱有非分之想,她的东西绝不能收,到时候扯不清楚。

    虽然他爱占便宜,但是这种便宜,夏铭是不会占的,他是个有原则的人。

    感情债最难还,不管是现在,还是以后,他都还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晨露对上他冷漠的目光,面上微热臊得慌,迷人的笑容逐渐凝固。

    她就不该对他抱有期待,真的,太他妈失望了。

    夏铭一盆冷水泼下来,浇得她透心凉,这嘴巴真不讨喜。

    谢晨露想起潘琳说的话,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,是不是真的瞎了。

    爱慕她的人多如牛毛,她怎么就喜欢上,这个不解风情的小破孩呢?

    但是他这张脸,真的很可以啊,太可以了,性格不讨喜,也无法抑制,看到他脸后的心动。

    不努力一把,就此放弃,她以后回想起他,会遗憾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谢晨露丢了面子,被打击得不行,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,抿了抿唇,道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乐雨看夏铭这样子,真的很不爽,虽然他长得好看,但是露露长得也不差啊!

    学校帅哥这么多,她怎么就看上他了呢!

    虽然她也会被他美色所惑,但是她很快就能清醒,这种人是她这等凡夫俗子肖想不得的。

    夏铭满不在乎地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走啦!”听到他毫不在意的语气,谢晨露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气人?

    送送她,也行啊!真是令人无语!

    “哦,快走,不送。”夏铭摆摆手,拉着郭霖,给她让出一条宽敞道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晨露心中又是一堵,她感觉自己早晚有一天,要被他气死。

    等被气死那天,就是她死心的那天。

    汪深见不得她受委屈,愤怒地瞪着夏铭,心里又气又无奈。

    来时被谢晨露警告过,他不敢说夏铭坏话,也不敢随便插嘴,只能死死地攥紧拳头,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谢晨露,到底喜欢夏铭哪一点,这小子除了脸,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乐雨看着汪深阴晴不定的脸色,知道他对谢晨露的心思,无奈地叹息,怕他乱来,伸手拽了他衣服一下。

    汪深瞥了她一眼,清醒过来,胸口起伏。

    怕看到夏铭那张欠打的脸,会忍不住,他只好移开视线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走?”看了下手表,夏铭疑惑地看着他们,“你们不走,我先回教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。”谢晨露心里窝火,今天在夏铭这,受得气太多了,再待下去,她可能会疯。

    谢晨露哼了一声,头也不回地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幸好这里没多少人,不然她这脸别要了。

    乐雨等人跟了上去,汪深走到楼梯口时,还回首凶恶地瞪着夏铭,挑衅地对他竖起中指。

    夏铭脸色一黑,夺过郭霖手中的篮球,猛地朝他砸去。

    然而对方立即下了楼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夏铭气极:“……”跑得还挺快!这么嚣张,有本事别跑啊。

    郭霖见此,无语极了,过去捡球。

    跳动地篮球砸在扶手上,反弹进了教师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郭霖目瞪口呆,心脏漏了半拍。

    完蛋。

    “你去捡吧。”

    夏铭尴尬地咳嗽了下,他不能去,去了老师看到他,问题就大了。

    太有名了,也是一种烦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郭霖抿着唇,内牛满面,他也不想去。

    还没等郭霖拒绝,男老师就拿着篮球出来了,看着站在拐角处,脸色不好的郭霖,开口训道:“你们班主任,没说过,不能在教学楼里打篮球吗?”

    见到郭霖这个办公室常客,他下意识地环顾一圈,发现了背对着自己的高大男生。

    那耀眼的头发,瞬间将他与记忆中的名字对上号,他眉头一拧,“夏铭,别躲了,我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夏铭身体一僵,缓缓转过身,绽放出乖巧又无害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躲什么躲,你俩进来,老盛,你家夏铭又捣乱了。”并没有被他笑容迷惑的男老师转过身,意味深长地对着盛励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,正在批改作业的盛励手一顿,勾没打全,很想说夏铭不是他家的。

    夏铭同样很嫌弃他这个说法,微微撇嘴,表达不满。

    他才不是盛老师家的。

    郭霖生无可恋:“……”为什么倒霉的总是他?

    无妄之灾,无妄之灾啊!

    男老师把两人,带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夏铭后悔了,早知道他该先走一步的。

    害,都是良心在作祟,没有良心就没有负罪感。

    他让郭霖去拿,老师问时,只需解释一下,就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有他在这,老师一定会认为,是他故意挑战校规校纪,以此耍威风的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都觉得自己惨极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开学时我说过,都不记得了?”盛励放下笔,严肃地看着眼前两人。

    主责任在自己,夏铭这次没让郭霖说话,开了口,“我们不是故意的,是球掉了,它自己滚进办公室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篮球的错?”盛励眼中划过一丝暗芒,淡定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没这么说,我们也有错,若是我们拿稳了,它就没有滚动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夏铭面色如常,认错态度极好。

    盛励:“……”真是信了你的邪。

    其他老师:“……”我们就静静的听你狡辩,哦不,听你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我听到的四声拍球声,是假的?”盛励好气又好笑,扭开盖子,喝了一口水润嗓子。

    夏铭点头,毫无心理负担地与他对视,丝毫不心虚,“是啊,可能是幻觉,我没在教学楼里打篮球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没打,就丢了个球而已。

    夏铭说话时,郭霖神色如常,眼观鼻鼻观心,玩着手指头,丝毫看不出他就是拍球那个人。

    看着他无辜的脸,干净清澈的眼睛,其他老师一时有些迷糊:“……”难不成,他们都产生幻觉了?

    盛励犹疑了,想到他有一张骗人的嘴,摇了摇头,从恍惚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夏铭有迷惑人心的能力,要不是在他没进来时,他和办公室的老师们讨论过,他也快以为这是幻觉了。

    “谎话连篇,小小年纪不学好,非要我去监控室,调监控你才肯老实?”盛励不喜欢不诚实地孩子,在他看来,人品有问题,比他迟到、早退、旷课更严重。

    夏铭神色泰然,很好心地说:“老师,监控好像坏了。”

    没坏,他就不会光明正大的用篮球砸人,他做坏事从不会留下把柄让人说。

    盛励噎了下:“……”难怪他进来后,一点都不慌,原来有把握他拿他没办法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