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83章 这剧本不对呀。
    潘琳神色古怪地看着他,缓了缓道:“自制洗发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会忽悠,怎么不改行当神棍?”

    有过一次上当经验,夏铭不会再信的她的鬼话。

    潘琳会做洗发水?

    她家人会同意她用这双手,自己制作东西?

    夏铭瞟了一眼,她雪白纤细的手指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潘琳:“……”如果她是神棍,她忽悠的第一个顾客就是他。

    免费给夏铭批命,并且当场做法,收了他这个勾人的男狐狸精。

    夏铭敏锐地察觉到一股杀气,左顾右盼,没发现恶意来源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重新回到潘琳身上,做作地扶额:“唉,潘琳同学,团结有爱的你,要不再帮我摆两下?太阳大,有点晒,我好像中暑了,头晕晕的,没什么力气。”

    潘琳闻言,顿时跳开半米,远离他,双目中满是防备。

    夏铭碰瓷的本领有多高,她可是领教过的。

    万一他又赖上她怎么办?

    潘琳狐疑地打量他,“我帮你叫老师。”

    夏铭:“????”怎么不按常理出牌?

    她不是应该关心他,爱护他,扶着他去医务室吗?

    这剧本不对呀。

    郭霖听到夏铭的话,真以为他中暑了,关心地话,在看到他露出遗憾的神色后,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铭哥这是装的吧?

    他皮肤白,又出了不少汗,装的挺像那么回事的。

    郭霖不好问出,‘你是不是装的’话来拆他台,只好闭上嘴巴,当没听见,心下吐槽:铭哥之无耻,世间少有人能及。

    然而毫不知情地柳泉,闻言停下动作,担忧道:“铭哥,你去医务室看看吧?我们跟老师请个假,这种大事,他不会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笨死了,他不需要臭男人的关怀。

    夏铭白了他一眼,更加清楚地看出了他们之间的差距,柳泉这眼色和智商,连包谷都比不过。

    倘若真进了他的小团体,也是处于食物链最底层,是受人气的。

    交朋友看缘分,也看能力。

    夏铭暂时没有接纳他的打算,但对方的关心是真挚的,也不好视而不见,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苏素下意识地看向郭霖,见他神色正常,并无担忧之色,心中就有数了。

    夏铭是装的!

    潘琳目不转睛地看着夏铭,自然没错过他的遗憾,心中庆幸自己没有信他的邪。

    但又气他,拿这种事开玩笑。

    骗的次数多了,以后他真出事,就没人信了。

    “老实点做,你咋这么多戏呢?老戏骨都没你戏多。”

    潘琳心下给他打个‘戏多神经病’的标签后,对他的防备就更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组,学的怎么样了?”方远巡视一圈,指导了下其他组,纠正了不少错误动作,走到潘琳他们这,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夏铭动作没出错,会是会了,不过身体软绵绵的,没什么力气。”

    潘琳不待见夏铭,但也不会昧着良心贬低他。

    方远知道夏铭学起来,是个什么样,他连做热身运动,都是没精打采的,学操动作没力气,他真的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看到潘琳无奈的表情,方远的愧疚情绪,又涌了出来,“辛苦你俩了。”

    潘琳:“……”就这?

    难道不该说:算了,不用教了,让我来吗?

    潘琳此刻当真是后悔极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略微错愕地表情,方远心虚地避开眼,瞪着夏铭,“要不我录个视频,让你家长,欣赏一下,你在学校的风姿?”

    夏铭不怕他拍,他从小背法律律条,可不是背来玩的,笑着说,“《宪法》第三十八条,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四十二条,老师有空了解一下?”

    “未经允许,任何人不得偷窥、偷拍、窃听、散布他人隐私的。”

    “偷录视频,也算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远噎住,看着他那悠闲自在的模样,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这小子……真是聪明的,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潘琳x苏素:“……”太上纲上线了吧?惹不起,惹不起。

    郭霖x柳泉:“……”不愧是铭哥,牛逼。

    方远拍了下他的后背,伸手去rua他的头发,想不明白,他这脑袋瓜,是怎么长的。

    多少成年人的权益受损,还稀里糊涂的吃闷亏呢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小,就都懂得用法律武器,维护自身权益,借此攻击他人了。

    夏铭这份机灵,虽用错了地方,但是也值得让人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方远摇摇头,被他威胁了一番,一点儿也不生气,笑得和蔼又可亲,“你说的对,是老师想岔了,老师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节课,我请你家长来学校,看看你上课时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小样,你有你的过墙梯,我有我的张良计。

    夏铭:“……”蒜泥狠!

    潘琳x苏素:“……”姜还是老的辣。

    郭霖:“……”糟糕,铭哥遇到对手了。

    柳泉:“……”方老师深藏不露,是个狼人。

    方远看见他吃瘪的表情,心中舒畅极了,看着苏素问道,“他俩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柳泉记不住动作,左右不分,郭霖抢拍、做操顺序混乱。”

    柳泉脸唰地就红了,他身不由己,改不了,他能怎么办啊?

    郭霖想反驳自己没抢拍,回顾旧动作,脸上发烫,没有任何底气。

    好像是抢了一点点,真的只有一点点。

    郭霖委屈巴巴地瞄了一眼苏素,她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男人不要面子的啊?过分。

    苏素翘起嘴角,没看他,毫无负罪感。

    “柳泉,这是左手,还是右手?”

    方远没想到他竟然有这种毛病,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转瞬即逝,举起右手,温和地问。

    忽然被点名,柳泉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,抬头看了他一眼,伸出双手,心里默念:左右,从左到右,左就是左,右就是右。

    柳泉的身体微微倾斜,回眸瞄了下方老师的手,看着自己的手,磕巴道:“是……右……手……吧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出口,他就想砍了他的舌头,为什么每次紧张,他就会大舌头?

    方远微不可见地蹙起眉,他家人知道,他有这问题不?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远神色凝重,看着潘琳和苏素,“你俩就在这教郭霖和夏铭吧,我来教柳泉。”

    潘琳微微一愣,答应下来,“好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