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85章 流氓
    看着周围八卦和‘我懂’的眼神,潘琳想杀了夏铭的心都有了,经此一遭,说不定她又得上贴吧热帖了。

    苏素也被夏铭这骚操作,雷得不轻,下意识地看向郭霖,用眼神询问,“你们这伙人都是流氓?”

    郭霖往后跳了一步,疯狂摇头,“我跟他不一样,我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苏素给了他一个‘你看我信你吗’的眼神,怕他有样学样,对自己耍流氓,不敢教了,“你自己练。”说完,她就去其他组玩了。

    郭霖怄得吐血,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连累的一天,他从不耍流氓啊,唉。

    铭哥要气潘琳,也用不着用这种极端的办法啊,这不是害人害己吗?

    只怕下课后,全校都知道他俩有一腿,不管他们怎么澄清,都无法撇清关系了。

    夏铭气过之后也后悔了,刚才光顾着生气,没想那么多,就想着气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冷静下来,他就觉得不妥了,这招两败俱伤,无受益者,他不该争那一时之气。

    后悔晚矣。

    清者自清,爱信不信,夏铭不打算去解释。

    潘琳踹了夏铭几脚,解了气后,便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体育课结束前五分钟,方远吹口哨集合,待人过来后,点了下名。

    确定全都在,没人早退、旷课,方远放下点名册,看着学生:“大家回去多练习,一个星期只有2节体育课,全靠课上练习,没那么多时间给你们学,咱们接下来,还要学习新的内容,时间不能全用在学操上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走读怎么练习啊?”有人出声质疑,“连个问的人,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大家齐齐望着他。

    方远看了她一眼,“网上那么多视频,随便扒一个来看,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兄弟姐妹学过的,也可以问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我们住校的怎么办?”夏铭剪着指甲,漫不经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没手机吗?别说没带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方远瞟了他一眼,觉得他是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其他人有可能,会因为害怕老师不敢带手机,但夏铭绝对不是那个,老实听话的孩子。

    夏铭剪指甲的动作,微微一顿,抬眸瞄了他一眼,对上他看透一切的眼睛,有一瞬息的紧张,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老师你看,我真没带。”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叹着气掏裤袋,翻出来的裤袋,像是两只耷拉着的兔耳朵,看起来怪凄惨的。

    方远说不过他,看见这小子就来气。

    适才就是因为他,全班闹哄哄地,一点纪律都没有,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,问其他人,全都三缄其口。

    方远摆摆手,“解散。”

    苏素挽着潘琳的手,去食堂买水,边走边说道:“夏铭是各科任老师的克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潘琳没有说话,并不想提他,想到,他就来气。

    他还是她的克星,是她厌恶榜第一名。

    既生琳,何生铭?

    他哪天若是想开,不跟她对着干,她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苏素想不明白,疑惑地看着她,“他刚才为什么亲你,你知道吗?我刚才看见那一幕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潘琳:“……”她哪里知道?

    好在苏素也没求个准话,继续说,“估计要不了多久,所有人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有没有人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的清冷文静的仙女人设崩了,刚刚追着夏铭打,全班男生表情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潘琳:“……”她也不想啊。

    可是夏铭太过分了,叔叔婶婶爷爷奶奶知道了,都不能忍啊。

    苏素说了许多话,一直没听见潘琳回应,偏头望着她,眸中带有一丝探究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潘琳才注意到,苏素不知道什么时候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那双圆圆的黑眼珠,此刻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潘琳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,想的这么入神?”苏素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想夏铭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素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大,赶紧捂住嘴,压低声不确定地问:“想夏铭?你想他干嘛?”

    不会是那一吻定终身,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,喜欢上他了吧?这也太狗血了。

    潘琳意识到自己这话,说得有点暧昧,她这巨大反应,显然是误会了,赶紧澄清,“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,我是在想,他要是不跟我对着干,不针对我该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若说他对自己有意思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会突然做出这种出格举动,一定是抱着,想气死她的决心做的。

    他这馊主意,造成的影响很不好,但也有效果,确实把她气到想宰他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?”苏素神色一黯,八卦之心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“就这。”潘琳神色复杂,她似乎从好友眼中看到了遗憾?

    这有什么可遗憾的?

    苏素:“……”行吧,她就不该想太多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铭冷静后,就把这事抛之脑后了,不然还想怎样呢?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解释就是掩饰,只会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不解释也就那样,反正闹到老师那,不承认就是了。

    该警告就警告,嘴巴长在他们嘴上,只要别当着他的面,胡说八道就行了,他看得很开。

    夏铭喊上郭霖回宿舍,目光在操场搜寻一圈,没看到想看到的人,困惑道:“包谷他们改课表了?”

    郭霖在班群里发了消息,让他们别说出去,淡淡地说,“没听说,应该是其他老师占课了。”

    夏铭:“……”怎一个惨字了得?

    “晚自习去吗?”郭霖关了手机,问道。

    夏铭犹豫片刻,点头说:“去。”

    “铭哥,你最近变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郭霖闻言,不觉多看他几眼,想到他刚才做的举动,就觉得头疼牙疼。

    铭哥又得成为全校的八卦对象了。

    夏铭回想了下,没觉得自己变了,“别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郭霖笑而不语,没再跟他争辩。

    熟悉他的人,哪个看不出他变了?

    两人走到食堂门口,便遇见了买完东西,出来的潘琳和苏素。

    潘琳看到夏铭,就恨得牙痒痒,拳头蠢蠢欲动,心里猫挠似的。

    但刚刚她打也打了,踹也踹了,人家没还手、没还嘴,态度还很好,她能说啥呢?

    就两个手背吻而已,总不能因此,把他杀了吧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