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86章 真是罪过
    太过斤斤计较,别人会说她小肚鸡肠,她不计较,又有人会说她不检点、不庄重。

    不然,为什么这么多女生在这,夏铭就只和她,开这‘玩笑’呢?一定是她对他有什么暗示。

    错都是她的,因为她是个女的,可去他妈的吧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倒霉事,世人都喜欢在女生身上找问题,受害者有罪论,这就很让人作呕了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

    苏素觉得他们来的正好,她不用去找他们了,将冰冻过的矿泉水递给他们,怕夏铭不收,特意说道:“吃了你巧克力,请你喝瓶水还你。”

    一瓶矿泉水的价值,比不上郭霖给她的零食,是她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有颜色的水,不能带出食堂,这近乎变态的规矩,让她想买贵点的饮料都不行。

    郭霖扭开瓶盖,喝了一口,见夏铭没接,用肩膀轻轻撞了他一下,“接啊,铭哥,你这是沾了我的光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夏铭白了他一眼,东西是他给他的吧?竟然有脸说,是他沾他的光。

    夏铭看着手中的瓶子,挺意外潘琳没有阻止,她给他们买水。

    苏素微微一笑,知道他有‘恐女症’,怕他误会她对他有企图,没再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夏铭的视线不由地投向潘琳,对上她仇视的目光,心虚的一比,打开水喝了起来,掩饰此刻的尴尬。

    四人往回走,郭霖扭紧瓶盖,询问:“等会是大扫除吧?”

    苏素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铭哥,咱不去了吧?班上这么多人,不差我们两个。”郭霖心中一动,看向夏铭,征求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潘琳神色冷淡,抿着唇,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夏铭没说好,也没说不好,尽管有一瞬的心动,但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注意到潘琳鄙视地目光,他轻轻斥道:“不行,你这态度有问题,所有人都在做卫生,就咱俩不去,别人心里会怎么想我们?”

    郭霖噎了下,心说:你什么时候,在意过别人的眼光?真是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你要是真怕别人说坏话,会在众目睽睽之下,亲潘琳的手?

    苏素吃惊地看向夏铭,完全不敢相信,这话是他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中邪了?

    潘琳同样不信,夏铭这义正言辞的话,他难道忘了,他之前逃课的事了?

    夏铭见三人看自己的目光,都极为复杂,移开视线目视前方,面色坦然地说,“走吧,回教室打扫卫生。”

    郭霖和苏素交换了个眼神,都觉得他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揪着不放,沉默地往教学楼走去。

    进教室后,几人去劳动委员那儿,领了做卫生的工具。

    见夏铭和郭霖没逃课,劳动委员屈力别提有多惊讶了,反复问了他俩好几遍,“你们真的要做卫生吗?”

    “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问到夏铭脸黑了,他才闭上嘴巴,安排他和郭霖去擦窗户。

    “喂,潘琳,我铭哥在教室吗?能不能帮我叫他出来一下?”候沈在走廊上见到潘琳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只看到了她的背影,不过这并不影响他认人。

    潘琳这标志性双马尾,太好辨认了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叫自己,潘琳转身看去,见是夏铭的朋友,眉头微皱,“你在门口叫一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候沈愣神,没想到她会拒绝帮忙。

    包谷诧异地看了潘琳一眼,他怎么从她眼底,窥出一丝不耐?

    是错觉吗?

    迟宴往教室里望了一眼,没看到人,就连郭霖也不见踪影,对身旁两人说:“铭哥不在里面,我没看到他。”

    包谷凑过去看了下,确实如此,提议:“打个电话给他嘛。”

    候沈看了下监控位置,转身背对着摄像头,拨了个号码出去。

    郭霖这狗东西,不会仗着他和铭哥一个班,把铭哥勾走了,不和他们玩了吧?

    出去玩儿都不叫上他们,说好的当一辈子好兄弟呢?

    三人都不想承认自己是‘被抛弃’、‘失宠’的那一个,尽管心下波涛汹涌,表面上却淡定无比。

    热血的手机铃声,从身后响起,听到动静,三人回头一望,登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夏铭迎面走来,手里端着盛满水的盆子,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    候沈等人心情复杂,面面相觑,瞥了一眼被夏铭捧在手心的盆子,异口同声道:“铭哥,你这是?”

    夏铭小心翼翼地端着盆子,就怕这水不小心溅在自己衣服上,弄脏了衣服。

    见他们三出现在这,夏铭有些意外,他好像没叫他们过来,奇怪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不做卫生?”

    “做啊,不过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今天不出去了?”

    迟宴对于他这举动,感到匪夷所思,铭哥竟然在做卫生,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

    有这想法的,可不止迟宴一个。

    其他两人受到的惊吓,不比他少。

    在学校做卫生,又不给钱,铭哥竟然会做义务劳动!

    迟宴探头望着远方,看外面有没有下红雨。

    包谷不确定地问,“铭哥,你病真的好了?”

    夏铭脸黑了黑,忍住想将这盆水泼他脸上,让他清醒一下的冲动,深呼吸缓解情绪,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没事,好着呢,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你,你肚子不难受了?”

    包谷面色依旧有些苍白,挂了水,肚子已经不难受了,“还好,出去玩吗?”

    夏铭:“今天不出去了,我要做卫生,你们也回去帮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包谷、迟宴、候沈三人,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铭哥?钱没到位,也行?

    迟宴狗胆包天,上去摸了下他的额头,温度正常,似乎没什么异常,又拉下他衣领,看到了锁骨沟里那颗勾人的痣。

    痣还在那,不偏不移。

    不该啊……没病没换人,那他怎么净说胡话?

    在场的女生,看见这一幕,纷纷惊得瞪大眼,默契地踮起脚尖看。

    最是人间销魂景,无人能及夏小铭。

    潘琳瞥了一眼,迅速移开视线,面上波澜不惊,耳朵却悄然红了。

    沟真深啊……还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潘琳猛地拍了下脑袋,懊恼极了,瞧瞧她脑袋里,装的都是些什么废料?

    真是罪过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