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93章 猫还是虎
    夏铭抹了一把辛酸泪,无比想念他的爷爷奶奶。

    要是爷爷、奶奶还在,他就不是没人爱的小白菜了,也不是家里食物链最底层。

    不管他在外有多风光,回到家都会被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夏维宇要是知道他儿子心中所想,他会哭成两百多斤的胖子,明明他才是夏家食物链最底层。

    夏铭说这话,他的良心不会痛吗?

    但是他不知道,因此他这会儿,心中暗爽,为自己耍了他而狂喜。

    由于还在公司,他表现出来的,却是一副对儿子殷切爱护的模样:“虎父无犬子,爸相信你能靠自己本事赚到钱的。爸爸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,我小时候,比你还惨,所以你就别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又来,夏铭的确能从中得到安慰,可是他又没见过,幼时被虐得惨兮兮的亲爹,全靠脑补,还是不够消除他的郁闷啊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很扎心的事,夏铭严重怀疑,他爸每次说出这话的时候,其实是在心中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每个‘穷养’大的夏家男孩,都这样一代整一代,从中得到变态的愉悦感,抒发多年来积压的憋闷,其恶劣行径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但是夏铭想,如果是他,他也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他以后的孩子,会走跟他一样的路。

    看他儿子小时候,跟他一样为钱烦恼,过苦逼生活,光是想想就很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种反常的安慰,还是能让人继续接受,这所谓的‘穷养’教育的。

    而经受住考验的夏家男孩,就没有一个学坏的。

    “爸,你是猫,不是虎。”夏铭心里不痛快,谁让他不痛快,他就反弹让他感受一番。

    扎心了,儿子。

    夏维宇心口中了一刀,被他亲儿子捅的,恼羞成怒道:“我说是虎,就是虎,威风凛凛的大老虎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夏铭声音很淡,淡地几乎听不出一丝讥诮,可他的话却明明白白的是嘲讽,“那我妈是武松?”

    夏维宇:“……”这什么玩意儿,他不要了,扔了算了。

    夏维宇羞恼极了,暗搓搓地想道:等你以后遇到了你的武松,看我怎么嘲笑你。

    “声乐课不能停!书,我明天让刑秘书给你送去。编程老师,我找好了再和你说,你课表排这么满,不想玩了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夏铭有片刻的动摇,但还是对那人技术的渴望,超过了对玩耍兴趣,“就这样,不玩就不玩,挂了。”

    夏铭挂了电话,回头便见下面没人了。

    包谷和郭霖都回床上躺着了。

    还了手机,夏铭回去吃饭,室内温度太低,菜已经凉了。

    他喝了口奶茶,转身问:“你俩怎么都躺着了?”

    “下面不好耍。”包谷没戴耳机,听到他的问话,回复道。

    郭霖掖了掖被角,把自己裹成了蚕蛹:“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夏铭拿起遥控器,看了下空调温度,才20℃,不冷才怪。

    调到26℃,夏铭放一边,开始吃东西。

    大洋彼岸。

    宽大的房间内,密不透风,屋内出奇的整洁,所有物品都朝着一个方向,从小到大依次排列。

    不管是床单,还是床被,都被整理得不见一丝褶皱,完美得仿佛不是让人休息的,而是供人欣赏的艺术展览品。

    金发碧眼的男人,此时盘坐在床上,戴着耳机,饶有趣味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回复。

    屏幕光芒映照在男人深邃的五官上,更显他的英俊不凡。

    屋内宁静而祥和,远离尘世的喧嚣,宛如一方净土,但很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,打破了这一室寂静。

    男人缓缓取下耳机,放在床上,俊朗的脸庞,透着些许被打扰后的不愉,那双美丽的碧色眸子,隐隐涌动着幽光。

    他盖上笔记本,起身过去开门,站在门前时,脸上再不见一丝情绪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他头发硬朗,眉毛浓密,满脸络胡腮,浑身充满男人味。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,明晃晃的白牙,几乎能闪瞎人的眼。

    他高兴地锤了文森特一下,显然与对方熟稔至极,“文森特,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约定?”

    文森特抓住他的拳头,没让这拳落下来,俊逸的脸庞,神情寡淡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还待在屋内?”热里看着他那昏暗的房间,皱眉道:“不开灯,也不开窗,你不难受吗?”

    文森特摇头,他喜欢黑暗,爱极了别人看不见他,抓不到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去外面等我,我换了衣服,就出去。”文森特说了一声,便转身回去,带上门。

    热里想跟他进去,刚上前一步,便吃了一嘴门风,鼻子差点撞上门。

    他楞在原地,满脸愕然。

    想到他那些堪称奇葩的怪癖,热里无奈一笑,只能听话的出去等他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潘琳跟苏素告别后,进了家门。

    没看到她妈坐在沙发上等她,潘琳松了一口气,扔了奶茶杯,看向身旁的人,“我妈呢?”

    “夫人和萧太太出去了,晚上不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一会儿下来吃饭。”潘琳说了一声,便上楼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潘琳扶梯上楼,打电话给她哥,换了个号仍然没打通,便放弃了。

    例行翻看聊天记录,看到夏铭发的一长串食物菜单,潘琳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,像他这么得寸进尺的人。

    还点餐,她又不欠他!

    别人惯他,她可不惯!

    潘琳毫不迟疑地回绝,【天都黑了,做什么白日梦呢?】

    对方没回

    潘琳并不介意,翻完群内聊天记录后,登陆贴吧查看消息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她和夏铭上了贴吧热帖,好在没人拍下那一幕。

    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潘琳想了想,去敲ML,询问删除贴吧里,所有与她相关的消息,需要多少钱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潘琳才等到对方回复。

    ML看在她是潘秋暝妹妹的份上,报了一个,在潘琳经济承受范围内的数字。

    潘琳爽快地把钱转过去,拜托他不要和她哥说。

    ML答应了。

    潘琳关了手机屏幕,放在桌边,吃饭上网课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