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94章 接骨技术高超
    潘秋暝手机没电了,压根就不知道,他妹妹给他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此时他正被人围着表白,周围八卦的眼神,以及室友起哄的声音,让他感到格外烦躁,想走却出不去,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。

    “潘秋暝,我喜欢你。”面容姣好的少女红着脸,送上代表爱的花和巧克力,脸上是掩不住的羞涩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抿着樱唇,仿佛说出这番话,已经用尽了她毕生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答应她~”

    “答应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欢看热闹的人,哪里都不缺,起哄时也分外卖力。

    潘秋暝心生反感,面上却并未显露出不耐和厌烦,淡淡地说:“抱歉,大学毕业前,我不会考虑感情问题。”

    打着人多,他不好拒绝的主意,这心思,还是省省吧。

    他只给在意的人面子,自找没趣的人,他为什么要替她解围呢?

    表白可不止这一种方式,明明可以低调的表白,他拒绝了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她不会陷于这么狼狈的境地,但她非得在人多的地方表白,他又没法阻止她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她拒绝后,她不尴尬,谁尴尬?

    无情的话一落下,周围嬉笑的声音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大家惊讶他的无动于衷,完全无法理解,他为什么会拒绝,这么漂亮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少女惨白着小脸,神色黯然,深受打击。

    众人同情的目光,让她感到分外难堪,纤瘦的身子,仿佛随时能被风吹走。

    潘秋暝瞪了一眼,看好戏的室友,夺过他手中的充电宝,插上手机,“这是看戏费,我的戏可不是免费的。”

    吴淮:“……”简直是土匪!

    潘秋暝没管身后的哀怨目光,拨开人群离开。

    吴淮想跟上去蹭饭,但刚看过他的热闹,这会儿凑上去,绝对讨不到好。

    他只能遗憾的放弃了蹭饭计划,心中有些后悔,之前不该表现得这么明显的。

    潘秋暝的厨艺比他妈的还好,吃过他做的菜后,吴淮觉得自己前二十多年吃的都是猪食。

    男主角走了,没什么热闹可看,人群很快就散了。

    少女长发飘飘,垂着脑袋,有头发遮掩,几乎快看不到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在原地待了一会儿,正欲走时,看到还未离去的吴淮,不想带着这让她伤心难过的东西回宿舍,走过去塞他怀里,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吴淮愣愣地看着怀里的花和巧克力,过了会儿,仰着脖子,硬气道:“我是不会帮你送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少女失魂落魄的走向学校,听到这话,转过身恼恨地吼道:“不要就扔了。”

    谁稀罕啊!要送她自己送!她才不会做讨好室友,这种蠢事呢。

    说完,她便气冲冲地掉头走了。

    什么人啊,惯的他。

    吴淮吓了一大跳:“……”好几把凶!

    这还是刚刚那个,羞涩得不敢看人的姑娘吗?

    潘秋暝不知道他走后发生的事情,回到公寓时,手机的电量勉强能支持开机了。

    看到妹妹打来的未接来电,他回了个电话,手机响了一声接通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这会儿潘琳都已经吃完饭,去上晚自习了。

    他回得太晚,就算他想回来吃,她也没法陪了。

    潘秋暝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手机没电了?”潘琳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次多带个手机呗,手机没电找不到你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潘秋暝嫌重,不想带太多手机(一个以上都重),又怕妹妹联系不上自己时担心,想了想报了两串号码,“你记住这俩号码,以后找不到我,就给他打电话,他的名字叫吴淮。”

    他和吴淮经常在一块儿,他每天带三个手机、一个充电宝,找吴淮准能联系到他。

    “记住没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吃饭,去做点吃的,没什么事,我就挂了?”潘秋说着,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潘琳想了想,劝他:“哥,要不,你带个家里的阿姨过去?回家就能吃到热饭,你上完课回去做饭,那得多累啊。”

    潘秋暝从冰箱里拿出新鲜蔬菜,放篮子里,朝水槽走去,听着她的关心,心里暖暖的,抿唇一笑,“没事,我享受做饭的过程。我真忙的时候,会点外卖,做点饭菜,不会累到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潘琳知道他不喜欢,别人踏入他的私人领域,无奈极了。

    想到女朋友是不一样的,她眉飞色舞地说:“哥,你年纪不小了,要不找个女朋友?你一个人住那边,多孤独啊,多个伴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这不是害人吗?我没时间陪她们。”潘秋暝毫不犹豫地拒绝,为了吃饭问题,找女朋友同居,这么缺德的事,他可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尽管妹妹没这意思,但是他实在想不出,随便找个女朋友,除了这个好处外,能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他一点都不孤独,精神世界富足,永远不会孤独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有喜欢的人,有精神寄托的对象,找替身什么的,只有小说剧情里才有,他是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潘秋暝单手洗菜,冷水冲在手上,带来阵阵凉意,想到那人,不禁勾起唇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,她出国后,他只能看她朋友圈里的照片睹物思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小,别谈恋爱,以后你找对象,我要看过才行,知道不?”潘秋暝一边洗菜,一边告诫她:“千万别找我这种忙成狗,抽不出时间陪女朋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潘琳漫不经心地应着,在车窗上画画。

    ‘恋爱’这个词语,距离她远着呢,她连暧昧对象都没有,谈这个话题,会不会太早了?

    难道哥哥从哪儿,得知了她和夏铭的事,故意说来敲打她的?

    想到这,潘琳变了脸色,心慌意乱,忙不迭地询问:“哥,我要是恋爱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潘秋暝眸色微暗,关了水,认真地说:“我打断你对象的腿,帮他接上,过几天再打断,断了又接。让他体验一下,‘包月断骨套餐’,只要他继续和你谈恋爱,不要钱我免费送,还能让他长高十厘米。”

    “嘶~”潘琳倒吸一口气,战栗不止。

    “冷吗?”苏素注意到她的异常,喊道:“楚叔,把空调关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西岩答应下来,关了空调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潘琳摇头,对上好友关切的眸子,笑了笑,“我没事,我在和我哥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把你那边的窗户,开一点点吧,车速快,有风。”

    苏素摇下车窗,突然涌入的大风,吹乱了她的刘海。

    苏素猝不及防地遭遇风袭,心痛如刀割,她去理发店弄的空气刘海,它炸了!!!

    这该死的妖风,一点面子也不给,难怪没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苏素偏着头,迅速关了窗,只开了窗的五分之一,顺了顺凌乱的刘海,满腹心酸,继续看漫画,心念着:我不生气,我不生气,夏漾的女人绝不认输!

    “好。”潘琳扎的双马尾,发型没怎么乱,开了一点点窗。

    “你和苏素在一块儿?”电话里传来了潘秋暝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在去学校的路上。”潘琳应了声,靠着车窗,感受上方吹来的风,压低声音说:“哥,你这样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哥我的接骨技术好着呢,接回去不会留下证据。教授都夸我技术高超,说我当接骨医生,完全可以直接出师了。”

    潘秋暝转身走到冰箱前,拿了一个番茄和鸡蛋,用手肘推了下关上门,觉得她语气有点虚,冷笑着说,“怎么?你有对象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,这怎么可能!”恐怖如斯,她哥怎么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上大学,都这么恐怖的吗?

    “行,那你记住我的话,有人纠缠你就告诉我,我来解决。该读书的年纪,不要想东想西,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为你自己读书,不是为了爸妈。别为了气妈,拿自己的学习开玩笑。他们的话,你可以选择性听,妈说话难听,就当耳旁风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说了,有空再聊,我要切菜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潘琳挂了电话,如释重负,像条咸鱼一样瘫着。

    她举起手机,把记下的号码,录入联系人。

    苏素已经全然忘了妖风带来的伤害,正咯咯咯地笑得直拍坐垫,面色绯红,双眼亮得惊人。

    潘琳望了她一眼,被她的笑声感染,也不觉笑了笑,知道她在看漫画,没有打扰她。

    放了手机,潘琳看着窗外,一闪而过的沿路风景,微微出神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晚读时,朗朗的读书声,充斥在教学楼每一个角落里。

    盛励过来清点人数,没看到夏铭,心道:终于来了。他真的一点也不意外,他会逃晚自习。

    前两个星期,夏铭每天按时上、下课,他还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们办公室几个老师,还打了个小赌,看他能坚持多久。

    这不,才两个星期,他就抗不住了。

    盛励打电话,让他过来上课。

    夏铭没接电话。

    盛励又打了郭霖的电话,电话仍然没人接。

    无法,他只好去他们宿舍请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呢,人他还是没请到,盛励郁闷的无功而返,背影极其萧索。

    夏铭以‘他去上课,可能会影响其他人’为理由,成功的说服了盛励。

    盛励能怎么办呢?凉拌呗。

    夏铭不在教室捣乱,纪律的确要好很多,想到校长的谈话,盛励只好当他们班没这俩人,心情总算是平复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天上阴云密布,电闪雷鸣,宿舍前的几棵树,被风吹得东倒西歪。呼呼地风声拍打在窗上,像极了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夏铭看了眼窗外的天色,眉心微蹙,关上窗户,说道:“好像要下大雨了。”

    郭霖收到了天气预报消息,纠正:“不是好像,是真要下大雨了,气象台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。”

    “候沈他们去上晚自习没?”夏铭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铭沉默了下,看向他和包谷,眸色微寒,“你俩没跟他们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忘了。”郭霖和包谷心虚地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夏铭想锤他们,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,睨了他俩一眼,安排:“那你们,去给他俩送伞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带。”两人不敢拒绝,毕竟他们理亏,但他们没带这玩意儿,怎么送啊?

    “铭哥,你带了吗?”包谷抱着他的大恐龙,整个人藏在龙的身后,露出一个眼睛,悄悄地觑他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夏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俩。

    包谷:“……”

    郭霖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铭回到座位,转身看着床上窝着的两人,眉梢微挑:“愣着干什么?还不下来,赶紧去送!再不送,等雨点落下来,你们还没走到食堂买伞,就变成两只鸡了。”

    包谷和郭霖想说他们不是鸡,但怕他说他们还有时间在这抬杠,只好套上衣服,掀开被子,下床换鞋。

    “穿拖鞋吧,雨下大了,穿什么鞋都得打湿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夏铭也换了鞋,和他们一起去买伞。

    出食堂的时候,暴雨已经来临,说是瓢盆大雨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三人打开伞往外走,雨水打在伞上的哒哒哒声,让人感到格外烦躁。

    完全体会不到,在雨中漫步的浪漫。

    夏铭觉得那些说,‘在雨中漫步,很有意境,非常浪漫’的人,全都是脑袋有坑,正常人都说不出这种智障话来。

    哪里浪漫了?大雨天没事出去散步的人,不是神经病,就是脑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讨厌的雨,不仅把他衣服全打湿了,还吹他脸上来恶心他。

    混着花香和泥土气息的风雨,真没有诗人笔下描绘的那般好。

    泥土是脏的,不用说,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 各种花香混在一块儿,认为它清新自然、腻不死人,夏铭算他是个狠人。

    雨水就更不用说,脏得很,某些张开嘴巴,觉得雨是大自然馈赠的人,全都是沙雕,再没有比他们更傻的人了,喝了雨水也不怕闹肚子。

    “铭哥,今天蚂蚁搬家,是因为知道雨要来了?”郭霖忽然想到这一出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在渡劫?动静整得这么浩大。”

    包谷听着从远处传来的轰鸣声,感慨万千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