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96章 怎么又是你们?
    “老闫,这几个好像是你们年级的学生吧?”其中一个男老师,看到那几个孩子的脸,不觉松了一口气,笑着点出来。

    闫桓脸色不太好看,没理会他的幸灾乐祸,气沉丹田大声喊道:“夏铭、郭霖!怎么又是你们!”

    “铭哥?”包谷焦灼难耐,身后的怒吼,跟那阎王爷的催命符似的。

    哦,不对,身后那人,就是一校的阎王爷。

    “安心!见招拆招。”

    夏铭安抚了他,率先转过身,笑眯眯地说:“几位老师,晚上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闫桓冷哼了一声,看他还笑得出来,胸腔剧烈起伏,显然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走寻常路,每次被他抓到都不心虚,心理承受能力真好。

    他那有恃无恐的模样,简直能气死个人。

    夏铭叹气,笑嘻嘻的不好吗?丧着个脸多难看啊,他很乖的和他们打招呼了啊!

    他都没像以往一样见面就狡辩,闫主任怎么看起来更生气了?

    难道是男人的更年期来了?夏铭感到费解,满头的黑人问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,先去换衣服,等会来办公室找我。”闫桓气得要死,怕他们生病,还不能让他们穿着湿衣服挨训,只好先打发他们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好的呢,亲。”夏铭喜笑颜开,璨若星河的黑眸,美得让人心醉。

    几个大男人,硬是看晃了眼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等从恍惚中清醒过来,各个面色古怪,心中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这小子长得真惹眼,难怪有小女生,为他建夏铭吧,为他痴狂撞大墙。

    等他五官彻底长开后,只怕会引来更多小姑娘的瞩目。

    好在,到时候,他已经升上去,跟他们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他在一校内,不会闹出什么丑事来,该担心头疼的,是他未来的高中老师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几个老师的心情,非常微妙的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铭在校期间,他们一定要盯紧他,几个老师不谋而合,不禁露出蜜汁微笑来。

    包谷、郭霖和夏铭待久了,对于惊艳目光的捕捉,已是熟稔至极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心下稍安。

    铭哥的美色,不管是谁看了都会身心愉快,有他在,老师看在脸的份上,几乎说不出太重的话。

    至于惩罚,无非是写检讨、叫家长之类的。

    他们早有应对措施,已经找会模仿字迹的能人,抄写了几十份检讨,够用了,真罚了也不方。

    _

    因为雷电带来的混乱局面,在校长说话后,很快就被各班老师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所有学生都乖乖回了座位,不听话的则被叫到后面,打开后门吹风冷静了一下。

    再调皮捣蛋的学生,被妖风吹个几分钟,也老实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了浑身湿的夏铭等人,回去就跟同桌说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全班都知道,差点被雷劈的人,是夏铭他们。

    不想知道的潘琳,也不免听了一耳朵八卦,摸了摸鼻子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不是乐祸幸灾,而是真的、单纯的想笑。

    这种倒霉事情,发生在身边人身上,确实很难让人忍住不笑。

    他们是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,就连天都看不过去?

    潘琳放下笔缓了缓,捏着嘴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苏素也忍不住乐,既担心他们有没有伤着,又同情他们倒霉。

    想不明白他们已经逃了课,为什么还回来,这不是自投罗网吗?

    下课时,许多学生,有意无意地路过办公室,探头探脑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赶了一拨人,又来一拨人,无穷无尽似的。

    闫桓烦不胜烦,生气地叱责他们,不让人围在办公室门前。

    随后‘砰’地关上门,彻底隔绝好奇视线。

    然而这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,闫桓的声音太大了,关上门也阻挡不了他洪亮的声音外泄。

    一些回办公室休息的老师,看着挤在门口的学生们,不明所以地问:“你们在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学生哪好意思说,是过来听八卦的,一时咳嗽声不断。

    脸皮薄的当即走了,脸皮厚的没有走,只是往后退了几步,不着痕迹地拉开距离,不让老师注意到自己。

    有个皮出天际的男生,站在护栏那,望着室外的雷电,瞎几把乱扯,语气激昂无比:“老师,你看这风雨交加、雷声轰鸣的震撼大场面,是不是很美很震撼?仿佛见证了史诗级科幻大片的诞生!这纯天然特效,我是服气的,不是三流网剧,那些5毛钱特效能媲美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~”

    留下看热闹的几个人,捧场地为他鼓掌。

    还有个机灵人,摸出笔对着他,给他递‘话筒’。

    他说起来滔滔不绝,让看的人、听的人,不觉地相信他的话,视线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见有人配合,他接过‘话筒’后,说得更加起劲儿了,满面红光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对此感触良多,那就以这场大暴雨为题目,写一篇1000字的作文吧?上不封顶,愿意多写些,我也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女老师看着他侃侃而谈地样子,欣慰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抱歉,老师,打扰了。”听到这话,几个男生全都目瞪口呆,哪里还敢待下去?

    她没意见算什么?他们有意见才重要。

    怕待下去,真写1k字作文,几人作鸟兽散,很快就消失在视线内。

    那瞎扯的男生,跑得最快,就怕跑得慢,被她逮回去写作文!

    天知道,他最烦写作文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走了?”女老师疑惑地问着身旁,笑得不能自已的同事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尿急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单纯的女老师,没有多想,遗憾地看着那空荡的走廊,没问到他们什么时候交,有一点点失望。

    其它几个老师差点笑出猪叫,但为了不崩形象,还是勉强忍住了欲望。

    张老师推门而入,看到出来的人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他耳朵里塞的是耳塞?

    夏铭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瞧,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帅气,迷倒了,朝他点了下头,泰然从他身旁走过。

    郭霖和包谷瞥了他一眼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夏铭走远后,张老师又回头看向剩下俩人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个惊天大秘密,他们几个人耳朵里都塞了东西。

    嗯……比他们读书时聪明多了。

    像他们读书那会儿多乖啊,挨训时老老实实的,不敢顶嘴,不敢不认真听。

    老师说起来没完没了,骂得还挺难听,他们怎么就没想到用耳塞呢?

    难怪夏铭他们不管进多少次办公室,都跟进自家后花园似的,悠闲自在,不惧老闫的咆哮,死不悔改,下次还敢。

    现在不能体罚学生,念叨都对他们没用了,他们还能怎么做?

    当老师真是太难了,现在的学生,真是一届比一届难带啊。

    老师为什么会,年纪轻轻就早秃,都是为学生操心操多了。

    闫桓喝了一口水,盖上杯子,然后剥了一颗润喉糖吃。

    说了半天,他嗓子疼。

    开学一个月时间,他几乎有半月,嗓子是哑的,不吼压不住这群臭小子啊。

    张老师进去后,回到自己的工位,看着他的动作,劝道:“老闫,你的嗓子悠着点,回家吓哭你宝贝闺女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宇都不忍心告诉他,他刚才说那么多全白费了。

    他们压根就没听到,人家带了耳塞呢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老婆受不了他打呼,去买了副耳塞,他也是认不出来,这高级玩意儿的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闫桓叹了声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_

    走后发生的事情,夏铭无从得知,这会儿他们已经把伞,送到了候沈他们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差点被雷劈了?”候沈担忧地围着他们转了圈,仔细地观察了下,没发现他们身上有伤口,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郭霖脸黑了黑,不想提起这个,但很显然,不会如他所愿。

    这事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热度都不会低。

    等天放晴了,估计首都电视台的记者就来采访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画面,郭霖就恨不得现在请假,回家休息去。

    嗯……明天就请假,理由就是他产生心理阴影了,需要看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相信盛老师,不会不批准。

    这种事,不管是发生在谁身上,都有可能产生心理阴影,一切都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是铭哥。”包谷摇头,不知道消息怎么传成这样了,澄清道:“是郭霖差点被劈了。”

    郭霖恼恨地瞪了他一眼,捂住他的嘴,制止:“好了,你可以闭嘴了!不用你强调!”

    要你多嘴,话这么多,被劈的咋不是你呢!

    迟宴原本还有点生气,他们不去上课,却不通知一声。

    他们送伞出了这事,倒是不好再怪罪了。

    “铭哥,要不然,我们和你们一起住校吧?”迟宴觉得他们这样分开,很不方便,建议道。

    候沈心中微动,觉得这主意不错,看向他们三,“行不?行的话,我今晚回去,和我妈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包谷太狗了,跟他一个班都不说。

    说“忘了”这烂理由,真是能气死个人。

    但他那么蠢,这事发生在他身上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夏铭无所谓。

    郭霖没意见,“我都行。”

    包谷看了一眼迟宴,犹豫了,他会不会和迟宴三天一小吵,五天打一架啊?

    铭哥到时候,是帮他呢?还是帮迟宴呢?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了他,候沈见他眼珠转个不停,不知道在心里琢磨什么,皱眉问:“包谷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在想,我和迟宴打起来,你们帮谁?”包谷小心翼翼地观察他们的神色,对着手指,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候沈掏了掏耳朵:“你在说什么?大点声,风太大,我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其它人也没听见,这雨水声也不小,全都皱眉看着包谷。

    迟宴不善地盯着他,这丫自从读住校后,就胖了,很膨胀啊。

    夏铭耳力极好,他听见了,淡淡地说:“我谁也不帮,你们各凭本事笑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弱鸡打架,没什么看头。

    帮啥帮啊,丢人!

    郭霖和候沈很神奇地懂了,心下暗乐,看两人的神色都变了味。

    包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迟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他浓浓地嫌弃,以及其它俩人的幸灾乐祸,两人觉得扎心极了,身体不由地靠近彼此,抱团抵御伤害。

    弱鸡的友谊建立,很简单,只需要有人刺激他们就行。

    “没意见。”包谷看着身旁,长得人模狗样的迟宴,无奈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虽然他人不咋地,还经常做些讨厌的事,常说些烦人的话来气他,但是他长的不丑。

    进了他们高颜值宿舍,等毕业时,说不定还能一起上个热搜。

    标题他都想好了:#史上最高颜值宿舍#、#F5#、#花美男舍#、#315#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?”候沈看向他其它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候沈、迟宴住校的事,就这么敲定了。

    一场即将产生的矛盾,因为夏铭他们冒着风雨,前来送伞,就这么无形的化解了。

    外面雷声依旧很大,不见休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五人聊了会儿,上课铃一响,便回各自的教室了。

    他们自投罗网,这回夏铭他们就是想逃课,也没法逃了。

    闫桓说了,等会去17班看他。

    他这么受‘宠’,还能怎么着?受着呗,谁让他长得这么英俊呢。

    这是长得帅的人,才有的甜蜜烦恼,一般人想体验都不行。

    夏铭和郭霖回到教室,受到不少关注。

    “夏铭真被劈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他好倒霉,怎么遇到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坏事干多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你小声点,被夏铭听到,你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听见吧?我声音很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没吓哭吗?树都被劈成两半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他们一点伤都没有,太牛逼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我早就吓晕了,就在教室内,听到那震耳欲聋的声音,都害怕得不了,他们真勇敢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他们身形一下就高大了,好酷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自以为自己说的小声,其实一点都不小声,叽叽喳喳像一群烦人的麻雀。

    郭霖打了个喷嚏,听到他们说是夏铭被雷劈了,心里觉得好笑,但还没开心到一秒,就难受了。

    咋?被劈的明明是他,为什么大家都在说是夏铭被雷劈了?传谣言也看脸的吗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