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97章 扫兴
    郭霖心情那个复杂哟,比毛线团还乱。

    方才听到包谷说他被雷劈,郭霖心里很不爽,觉得他是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这会儿别人说是夏铭被雷劈,他心里仍然很不爽,完全没有感觉到,霉事转移的喜悦。

    铭哥招谁惹谁了?什么事都往他身上扯。

    这群愚蠢的土拨鼠,听到消息不加查证,急于传播,谣言就是这些人胡诌出来的。

    夏铭目不斜视地回到自己座位,把装了湿衣服的袋子,挂在桌旁的钩子上。

    听到周围的议论声,他微微皱眉,看过去冷冷地逼退了,时不时投来的好奇目光。

    潘琳抬眸望了他一眼,迅速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不跑了?

    “都给我安静!”英语老师,忍无可忍重重地拍了下多媒体讲桌,不愉地呵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低下头,闭嘴了。

    夏铭趴在桌上,镇定地从抽屉里,拿出一本名着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气氛没那么可怕了,一直担心他们的柳泉转过身,看着夏铭小声问:“铭哥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又翻了一页,夏铭的浏览速度快,闻言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柳泉露出个笑来,好奇道:“你们既然逃课了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潘琳听着他们的对话,手顿了顿,其实她也挺好奇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偷听,是他们自己要说的。

    夏铭感受到了自上方投来的视线,那目光灼热得几乎将他燃烧。

    他的手上动作不停,却不肯回声了。

    “铭哥?”柳泉见他不说话,再次出声喊道。

    夏铭叹了一声,好心地指了指前面。

    柳泉抬头望去,对上一双怒火熊熊的眸子,顿时打了个激灵,坐直了腰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“柳泉,你给我站后面去!”英语老师注意他好久了,他始终没有收敛,怒不可遏地命令道。

    柳泉脸一垮,他怎么这么倒霉啊?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柳泉刚想撒个小谎,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但英语老师要杀鸡儆猴,震慑他人,自然不会放过他:“废话少说,下去。”

    柳泉叹气,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,往后走。

    “把书带上。”见他没拿书,英语老师皱了皱眉,喊住他。

    柳泉倒回去,拿上书和笔,下去站着。

    这下教室内彻底安静了,再也没人敢无视老师的话了。

    夏铭觉得柳泉挺惨的,还是因为关心他,才这样的。

    陪站是不可能的,那就解答他的疑惑,满足他的好奇心吧。

    夏铭写了个纸条,揉成团丢后面去。

    柳泉站在后面左顾右盼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纸团扔过来,掉在了他的脚边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反应过来,先瞟了下,坐在上面的英语老师。

    见她没注意到这,柳泉便把笔丢在地上,装作捡笔的样子,眼疾手快地把纸团捡了。

    教室里一片安静,签字笔掉地上,所发出的声音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英语老师注意到了,见是柳泉,觉得他事多有点烦,除此外也没做什么。

    柳泉等英语老师移开视线后,才打开纸团看起来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:我没被劈,你问郭霖吧。回来干嘛?看天下雨了,回来送伞。不说了,你安静点,争取早点让老师放你回来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铭哥那样,看起来就不像是被雷劈过的。

    他虽没被雷劈过,但也知道,被劈过的人,不会这么淡定。

    扔了纸团,柳泉听话地专心看书了。

    还别说,站在后面看书,还真能静下心来,看进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放学后,外面依旧在下雨,只是没有一开始,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闪电时不时闪一下,彰显它的存在感,证明它从未离去。

    刚发生了雷电劈梧桐的事,那树现在,还在操场上躺着。

    大家心里七上八下,怕下一个‘电选之子’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教学楼大厅里,密密麻麻全是人,苏素看了恶心,赶紧回了教室,不敢下去。

    潘琳陪着她,没下去,时不时和她说会儿话,解解闷儿,偶尔去窗台那,查看外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都没带伞,热了这么久,没人以为会下雨。

    久旱逢甘雨产生的高兴劲儿,在这始终不见减少的大雨下,全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是要变成落汤鸡,一锅炖的节奏,学生们一个个地愁成苦瓜脸,要多苦有多苦。

    这时候平日里怕晒黑,常带太阳伞的女孩子们就笑了,她们手里有伞,心里不慌。

    怕只怕这雷电,‘一不小心’劈了她们,因此出去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夏铭还在看书,郭霖等他看完,才能走,无聊地围着教室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见苏素她们没走,他走过去,疑惑地问:“你们不走吗?”

    “等会下去,人太多了,看了难受。”苏素摇了摇头,她也想赶紧回家,可这不是没办法吗?

    几个出口都是人,全是人头,让有密集恐惧症的她,真的恨不得撞墙晕过去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“被劈的不是夏铭吧?”苏素压低声音问他,见到夏铭本人后,她认为传言有误,主人公不是他。

    郭霖心下一沉,很不开心,过不去这个事了吧?

    他感到特别烦躁,但是不想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展现出来,轻描淡写道:“不是,是我被劈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素惊讶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,别提了,我现在不想提这个,正好给了我个理由,请假回家玩儿。”郭霖故意用轻松地语气说出来,不想让她瞎担心,拜托道:“下次你听到他们胡说八道,记得帮我澄清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铭哥不会管这种事,但是乱传也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苏素应下,感受到一股冷风吹来,伸手一挡,看过去,“琳琳你在窗口那干嘛?不冷吗?”

    潘琳回过头,莞尔一笑,“还好,不冷。”

    她稍微关小了些,望着外面大大小小的雨伞叹气。

    出去走一遭,她脚上这双小白鞋就废了。

    包谷在楼梯口等了半天,没见到人,只好到17班找人,“你们还不走啊?干啥呢?”

    看到苏素和潘琳,他微微一怔,顿时明白了,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郭霖见到他猥琐的笑容,就知道他想歪了,翻了个白眼,“别瞎想,铭哥在看书呢。”

    包谷哦了声,将信将疑,进教室去找他。

    苏素震惊地回头看过去,夏铭看书能看到放学都不走?她是不是在做梦呢?

    他书堆得高,她一直以为他在后面打游戏。

    包谷站在夏铭身旁,看了一会儿,他翻的速度很快,包谷一个字都看不懂,只知道是俄文。

    瞄了一眼,他就移开视线了,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这字长得太丑、太伤眼睛了,包谷感觉所有字,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知道有人来了,夏铭没抬头,“一边去,别挡了我的光。我近视了,你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嘤。

    包谷三步一回头,不知道那书有什么好看的,能让他看的津津有味,这么入迷。

    郭霖见他也被斥退,不怀好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嗯,好兄弟,应该共进退。

    潘琳看了下手表,时候不早了,见雨势小些,估计等不到它停了,对苏素说道:“素素,我下去看看,还有人没,等会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潘琳先回座位,拿了雨伞和手机,从后门出去。

    “铭哥咱们什么时候走?”包谷揉了揉自己半湿的头发,想回去洗澡。

    “我看完这几页就回去,你们先回去吧,不用等我。”夏铭微微皱眉,他看书的时候,不喜欢被人打扰,也不喜欢中断阅读。

    吊着胃口,很扫兴。

    苏素很奇怪他们想回去,为什么不自己走:“你们要回去,自己回去呗?干嘛要一起走,又不是不识路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女生上厕所,为什么要一起呢?”包谷没有直接回答,反问她。

    苏素挑眉:“……这能一样吗?就是想一起上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是想一起回去,不行吗?”包谷捏着肩膀,给自己按摩,反问她。

    苏素愣住:“……”好有道理,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电话铃声一响,苏素接通了电话,“琳琳?”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,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马上来。”苏素挂了电话,拿好要带走的东西,对坐在隔壁桌上的郭霖说道:“我走了,拜拜。”

    “拜~”郭霖招招手,目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夏铭一目十行,看书看得很快,只用了一个小时,便看完了这本精装书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夏铭合上书,看向他们,举起书摇了摇,“郭霖,你要看吗?”

    “不看。”包谷摇头。

    夏铭唇角微抽,给了他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:“没问你,你个文盲,给你你能看懂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包谷撇了撇嘴,选择自闭。

    “放你那吧,我要看的时候找你拿。”郭霖现在只想回宿舍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夏铭放抽屉里,提着口袋,往上走,问着包谷,“候沈他们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三人关了灯,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楼道上空空的,昏暗地光线,再加上大雨滂沱、电闪雷鸣的环境,颇有些阴森意境。

    由于安静,脚步声显得愈发清晰,夏铭心里像是揣了兔子似的,不觉地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包谷也觉得这环境,有点恐怖,像极了他前不久看过的鬼片。

    是鬼要来的前奏。

    学校也是鬼片最爱的取景地之一,包谷心慌意乱,见铭哥走得飞快,他也加快脚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郭霖难得见夏铭步伐凌乱,即便他面色如常,那闪烁的黑眸,也能窥见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郭霖心跳陡然加快了不少,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惊天大密,铭哥他好像——怕鬼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底楼依然有人,只不过没有之前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没伞的都等着老师送,极少学生自认是钢铁人,不会生病冒雨离去。

    潘琳打完电话,发现了站在角落处看书的黎北晔,走到他面前,喊了他:“黎北晔!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走啊?”黎北晔心跳加速,视线落在她脸上,神色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见她手里有伞,却没走,他不由地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“我等我朋友。”潘琳解释道,朝他身旁的平伊点了下头,“你们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“没伞。”平伊尴尬地说。

    潘琳没想到,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,把手里的伞递给他们,“你们拿去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太好吧?”平伊下意识地看向黎北晔。

    他想要,但是不敢收。

    其实刚刚也不是没有女生过来送伞,只不过都被黎北晔冷着脸拒绝了。

    人家是送给黎北晔的,不是送给他的,他能怎么办?谁让他长得不好看。

    只能在这,等着老师送他们出去了。

    黎北晔真是绝情的很,一点女生的便宜也不占,不给她们任何接近机会。

    原以为又会听到,他拒绝的话,谁知道,黎北晔竟然笑着接过,并且虚情假意地说:“你给我了,那你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苏素等会就来,她那有一把伞。”潘琳如果只有一把伞,就不会这么慷慨了。

    最多她麻烦点,一次送一个人出去,只要到了校外,他们就能买到伞了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黎北晔若有所思,回头望了下,没看到她朋友下来,“我们在这,陪你等她下来吧?”

    平伊: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?我不是人吗?瞧你那殷勤劲儿,真是没眼看。

    平伊笑着点点头,一脸赞同样,一点也看不出,他其实在心中使劲儿吐槽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们走吧。”潘琳觉得没这个必要,回绝了。

    “行,谢谢了,我明天还给你。”黎北晔没有强求,对于她见到自己,主动打招呼,感到非常开心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平伊看到后,腹诽道:没眼看呀,没眼看,真想让以前的同学们看看,黎北晔的两面派。

    黎北晔他们刚走,苏素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撑开伞,见潘琳两手空空,疑惑道:“你的伞呢?”

    “遇到黎北晔了,他俩没带伞,我给他们用了。”潘琳如实说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苏素不太喜欢黎北晔,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,她总觉得黎北晔这个人表里不一,跟他待在一起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经常看到他笑,但是她感受不到他的开心,皮笑肉不笑,看着心瘆得慌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潘琳其实也发现,黎北晔有点怪,但是只要不影响她,跟她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她不会因为这个就讨厌他,她讨厌一个人的原因,是那人触及了自己的底线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