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98章 拔刀吧
    夏铭怕这种天气,会出现奇怪的东西,下楼速度非常快。

    他下去时,潘琳她们还没走。

    看到她俩共用一把伞,夏铭微微皱眉,满腹疑惑。

    她俩不是都有伞吗?怎么打一把伞?

    这么小的太阳伞,两个人用,遮不住吧?

    包谷看着明亮的大厅,恐惧渐退,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郭霖唇角微勾,慢悠悠地下楼,打算以后有机会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回宿舍,冲个热水澡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“郭霖,快去展示一下,你的绅士风度。”待郭霖走到身边,夏铭指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啊?”郭霖回过神,听到夏铭的话,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。

    一把花伞,挡住了视线,他什么也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干啥?”

    “苏素她们共用一把伞,回去肯定会被淋湿。你和她不是好朋友吗?送一下温暖呗,说不定还能升华一下,你们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郭霖唇角一抽,兔子都不吃窝边草,他怎么可能吃苏素?

    和苏素在一起,他如果再与其它异性好友来往,他毫不怀疑她会举起,她那30米大刀,追着他砍的!

    还是算了吧,光是想想,他都觉得蛋疼。

    他两聊天时聊到对象话题,她就说过,假如她对象背着她撩妹,她就让他练习葵花宝典。

    男人的下半辈子,她可以负责。

    她有钱找个保姆,照顾他一辈子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这他妈哪个男人顶得住?金刚也承受不起啊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,我们是单纯的男、女朋友关系,比特仑苏还纯。”郭霖从回忆中回过神来,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他对苏素的好感,真的只是因为他俩志趣相投,有共同话题而已。

    包谷和夏铭呵呵一笑,信他才有鬼。

    再拖下去,她俩都走了,还送个屁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夏铭没揪着不放,还没想明白,他适才为什么,会产生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想法。

    其实他会跟着出来送伞,也有怕潘琳没带伞,会淋雨生病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照顾潘琳只是单纯的,看在他们父辈认识的份上而已。

    对,就是这样!

    没毛病,夏铭很快说服了自己。

    郭霖最终还是别别扭扭地过去,喊住了欲走的她们,“苏素,来换一把伞!我这伞大一些,你俩打一把伞,不够用。”

    苏素听到他的声音,回头一看,心下惊异于他走得快。

    她走的时候,他们还没走呢!

    苏素往后望,发现了夏铭他们的身影,为她们的墨迹脸红,“那我们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苏素爽快地和他交换了雨伞,她的伞不大,平时用的都是潘琳的太阳伞。

    刚刚她还在担心雨伞太小,遮不住雨呢!

    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,太及时了。

    “啧,你今天送伞的姿势,有点帅啊。”苏素眨眨眼打趣他。

    如果他在她们没伞的时候,来送的话,就更帅了。

    琳琳把她的大伞,给了黎北晔他们,她不好说什么也不怪她。

    毕竟黎北晔,当时帮她挡过一次篮球伤害,是琳琳欠他的。

    人家没伞回不去,她们有两把,帮他一把,不是应该的吗?

    不帮,岂不是跟白眼狼一样了?

    郭霖的脸唰地一红,看着她亮晶晶地笑眼,不由想起了铭哥刚才说的玩笑话,心头猛地漏了一拍,不敢再继续看她,暗道:不是的,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潘琳看着他脸上那抹可疑红色,清冷的眸光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郭霖这春光满面的样子……有点荡漾啊。

    “你脸这么红,是不是发烧了?”

    苏素也注意到了,关心地问他。

    她正想伸手去试温,郭霖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郭霖:“不用,我没事,你们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看着他慌忙逃窜的背影,苏素茫然无措,讪讪地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他的春天来了吧。”潘琳回顾日常,发现有迹可循,如果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那样的。

    瞧着好友毫无所知的懵逼傻样,潘琳当然不会指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不赞同她在读书时期,触动这根情弦,不知道正好省心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秋天,姐妹。”苏素打开伞,递给她,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都对。”潘琳轻轻一笑,揉了一把她的头发:“傻瓜,走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白看那么多小说、漫画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敷衍,琳琳。”苏素皱眉抱怨,听到她骂自己,哼了一声,“你才傻,再没有比你更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天空放晴,空气清新,雨水冲刷过的校园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昨晚学生们回去,就和家人提了这事。

    家长又和认识的人说了,就这样,有学生在校内被雷劈的事情,以极快地速度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收到消息,首都电视台很快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首都电视台生活频道记者,接到上级采访指令后,迅速赶赴京都一校分部,进行采访。

    为保障学生正常出行,消除安全隐患,早上6点天刚亮时,学校后勤处就安排人清理一片狼藉的现场了。

    这棵倒下的梧桐枝繁叶茂,树龄又高,就算有设备切割、拆分,分运也没那么快。

    记者在学校领导的带领下,进入学校时,操场上毁坏的树,才清理了一半。

    采访了受灾现场,记者又提出想采访一下,差点被雷劈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校长委婉地拒绝了,“那孩子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已经请假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有三个人,都请假了吗?”记者不愿放弃。

    “对,京都一校,绝不会忽视孩子的心理健康。我们关爱每个孩子,给他们提供最有利于,身心健康的校园环境,挖掘他们成长的潜能。在这里,他们不仅可以得到最好的教育资源,还可以感受到校园生活的美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记者唇角一抽,校长,你这样真的好吗?打广告也不用打得这么明显吧?小心我让人剪你哦。

    他很想问问那几个孩子的家在哪,但是知道他们不会说,便没有提。

    好几次想开口问,都被他不经意间打断,并转移话题到学校上,记者怀疑他是故意的,但是他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行吧,一校也是京市一大名校,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,说得这么好,来都来了,就参观一下学校吧。

    “可以参观一下校园环境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校长笑眯眯的开始为他介绍。

    这样他就不会再问,那几个孩子了吧?

    下一届优质生源,都是他们的了,校长兴高采烈,介绍得更加卖力了。

    校长太优秀,直接把其他校领导,K成了渣渣,他们只能当个陪笑的吉祥物。

    _

    校长没骗人,夏铭他们三,的确请假回家了。

    郭霖和包谷看了心理医生,夏铭没去,他回家玩去了。

    夏维宇原本打算等过几天,工作没那么忙了,再仔细为他挑选一下,好的编程老师。

    但他见不得夏铭整天宅在家打游戏,立即让刑秘书,给他找了个回来,先把他管住再说。

    齐煊去N市参加签售会,家里没人管的着夏铭。

    他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似的,在家撒了欢的跑。

    真正诠释了一句话: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霸王。

    夏维宇头疼不已,揍这小子吧?他跑得比谁都快,夏铭不是呆着,挨打的乖孩子。

    说他吧?人家装备齐全,耳塞多得丢都丢不完。

    夏维宇已经数不清,他丢了他多少了。

    这糟心儿子,磨得人没脾气。

    好在,编程老师请回来,他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他这热乎劲儿,什么时候褪去。

    夏维宇想好了,等夏铭对计算机没兴趣了,他就把他塞回学校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黎北晔早上去还了伞,当天中午放学便和潘琳、苏素吃了饭。

    饭桌上其乐融融,起码表面上,看起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平伊心想:如果这是单独约饭,没有苏素在,黎北晔一定不会带上他。

    他和苏素就是电灯泡,瓦亮瓦亮的,照亮他们的美。

    苏素深有感触,发觉自己很多余,只好专心吃东西。尽量不说话,心中对他的观感更差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NPC吗?这么无视!

    平伊叹气,看着苏素眼中一闪而过的怒意叹气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黎北晔抢了他的签名没还,才是最过分的。

    狗的不能再狗了。

    好在今天,他又拿到了女神的亲笔签,平伊心中的愤愤不平,就这么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这次一定会,好好保护好签名,不让黎北晔夺取的!

    潘琳话不多,两人话没中断,是因为黎北晔在不停地咨询,与钢琴相关的事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回答他的问话,也没注意到他没理其他人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,她还是发现了。

    平时素素话多,放学后就没见她开口了,潘琳微微蹙眉,“其实苏素也懂很多,我和她一起学的。”

    黎北晔笑了下,也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,“那挺好,我可以问的人,又多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苏素露出一个尴尬,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心里呵呵:可别了吧。

    果然,她辨别男人的眼睛,是雪亮的。

    回去她一定要好好同琳琳说说,千万不要,被男人的表面形象迷惑了。

    潘琳是为了答谢,黎北晔帮她抵挡球砸过来的伤害,才请吃饭的,怕他中途去付账,以后没完没了的还。

    她非常机智的地提前,放了一千块钱在老板那,让他结账时扣就行了。

    她放心把钱交给老板的原因,是因为老板是她哥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不至于昧下她的钱,因为太过信任,留下了隐患,她也没能及时察觉。

    潘琳的想法没有错,中途黎北晔确实以要上厕所为借口,去收银台结账。

    只不过呢,没付成。

    “同学,99包间已经付过账了哦。”老板笑着说,眸光隐含一丝审视。

    “哦,打扰了。”黎北晔听到这话,恍惚了下,并未注意到他那具有审视意味地眼神。

    黎北晔神色复杂地转身,去厕所圆了下说的谎。

    回去时,他搅乱的心,已经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潘琳和苏素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平伊,你呢?”黎北晔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平伊已经吃撑了,这桌上的东西,大多数都进了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味道确实不错,过段时间,可以再来搓一顿。

    “一起回校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_

    下午,放学。

    潘琳和苏素刚出校门,就看到了潘秋暝和苏素的二哥苏恪。

    “我先带素素走了。”苏恪跟潘秋暝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苏素不想走,奇怪道,“一起走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人家兄妹俩有事要谈,你瞎凑合做什么?”苏恪点了下她的头,朝他俩笑了笑,拖着她走。

    “你温柔一点,好不好,你这么粗鲁,找得到女朋友吗?”苏素嫌弃地甩掉他的手,眼底满是质疑,垂眸看着手上的红印,扑上去恼怒地锤了他两下。

    她细皮嫩肉的,哪里是他这个糙人比得了的!

    她怎么锤他,他皮肤都不会红,气死了。

    都是哥哥,自己家的和别人家的哥哥,差距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好哥哥都是别人家的,难过。

    “不劳你费心,你哥我有女朋友了。”苏恪大步离去,没听见声儿,回头一望,见她在后面磨磨蹭蹭,皱眉苦脸,满脸不愉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抿了抿唇说道:“你再不走,我就过去抱着你走了!”

    “公主抱?”苏素从手上移开视线,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良心发现?

    “嗤。”苏恪笑了,俊逸的脸庞晃得人眼花,“你想得美,今早起床照镜子没?”

    苏素深呼吸,快气死了,指了指不远处,为潘琳打伞的潘秋暝,“苏恪,你看看,别人的哥哥,是什么样的!不会,就学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瞧瞧别人的妹妹,有多乖。”

    苏恪指了指潘琳,摇摇头,感慨:“人家又乖又文静,不但学习好,还弹的一手好琴。听话、懂事,有礼貌,从不叫哥的名字。你再看看你自己,心里没点数?你和她从小玩到大,就没学着点?”

    “苏恪,拔刀受死吧!”苏素恼了,拔出伞,追上去挥打他:“说说,谁给了你钱,离间我和琳琳的姐妹情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死了这条心吧,我们如胶似漆,永不分离,任何人都没法拆散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去退钱,想要琳琳当你妹妹,做你的春秋大梦吧,本人一日未死,你就只有我一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