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99章 多照照镜子
    苏恪停下脚步,回头怼她:“语文不好,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,如胶似漆是形容夫妻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,你闭嘴,你站住,你有种别跑!”苏素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苏恪傻了才不跑,他妹打人是真打人。

    他跑到自己车那,立即开门进去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窗外愤怒锤窗的亲妹子,他默默地在心里说了声:抱歉。

    她总算愿意挪步了,看他牺牲多大啊?不狠狠宰一顿潘秋暝,都对不起他卖力表演时浪费的感情。

    至于妹妹……牺牲一下,以后补偿吧。

    苏素和苏恪走了,潘琳单独面对她哥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毛毛的,很不安。

    一路沉默,直到进了车内,潘秋暝才开口,“听说,你请了男生吃饭?”

    潘琳吓了一跳,一脸懵逼,不知道他是从哪得知,她今天请了男生吃饭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了?我和苏素还有个男生,不是单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是单独的,潘秋暝就不会这么从容不迫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在那吃饭吗?”潘琳眸光微闪,试探他。

    潘秋暝摇头,看着她那惊慌的样子,觉得好笑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潘琳心更凉了,都不是,那他怎么知道?

    在她身上装了监控?不会吧!

    老板?

    他应该不会这么做?!

    潘琳弄不明白,她请客不是因为见不得人的原因,便不再胡乱猜忌,主动坦白了请吃饭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总的来说,就是这样。真的,哥,我只是为了答谢他才请的!”

    潘秋暝听后,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,“以后叫上我吧?别随便和男生吃饭,你不知道,有些男生坏起来有多可怕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潘琳没有反驳,她哥关心她,她不会不领情。

    虽然他说这么多,还是怕她早恋,她不会早恋,听听就算就算了。

    潘琳有点想不明白,她哥自己就是男的,为什么总是说男的不好。

    她爸也是,休假回家就会说:现在的男生好差劲。叫她现在不要找对象,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幼稚、不成熟,配不上她。年龄比她大,心眼多,套路深。

    她涉世未深,暂时玩不过,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听她爸、她哥这么一说,潘琳或多或少的受到些影响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长大后,有可能找不到男朋友。

    因为她对全世界男人不抱期待,没有幻想。

    谁和她哥和她爸比,都差劲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?”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潘秋暝就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先送我去道馆吧。”潘琳不是很饿,中午吃的还没消化完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候沈和迟宴回去,就和家人说了想读住校,他们父母都没同意。

    不过一听他说,夏铭是读的住校,他们读住校是和夏铭住,两家父母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还让他们老实点,乖一点,不要带坏了夏铭。

    迟宴和候沈当时听得,心都凉了,这到底是谁的爸妈啊?

    一定是小时候,抱错了吧?

    他们去夏家能得到,在家得不到的优待,夏铭跟他们反着来,他们绝对是在医院抱错了。

    尽管在家谈时,不怎么愉快,上学提交申请后,两人会面还是不由地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终于能摆脱家里的大人们了!

    真是可喜可贺啊!

    只可惜,铭哥他们请假了,没人和他们庆祝。

    住校申请通过后,一连好几天,他们都没见到夏铭他们人影。

    两人的家长帮着搬了行李,临走前,不放心地叮嘱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知道啦。”迟宴应下,心烦意乱,咋还不走呢?

    “不要那么敷衍,袜子自己洗,谁让你住校,这里可没佣人给你使唤。”迟宴妈毫不掩饰对儿子的嫌弃,不信他能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他住不了几天,就会回家,他们没收拾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学校做什么都不方便,他要是受得了才怪。

    “自己洗就自己洗,这能难倒聪明、机智、果敢、无人能敌的我?”迟宴切了下,不想洗,就囤着带回去洗呗。

    迟宴妈没眼看,懒得理会他,出门看到迟宴,她都装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候沈妈妈被他逗笑了,拍了拍自家儿子的肩膀,“多的我就不说了,来之前说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嘞。”候沈弯腰向她鞠躬,致以谢意。

    迟宴看着这一幕,不由地叹气,瞧瞧,这就是别人的妈妈!

    这就是差距!

    看别人的妈妈,多给面子啊。

    他的妈妈?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迟宴坐在夏铭的凳子上,感慨万千,内心一片悲凉。

    候沈妈妈看着候沈这个促狭鬼,没好气地锤了他两下,“钱我放你包里了,自己去办张卡,冲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几~”候沈想说O**K,对上他妈威胁地眼神,立马改了口,“哦也。”

    候沈妈妈看向猴儿他爸:“……”这是谁家傻儿子哟。

    候沈爸爸移开视线,望着天花板:“……”反正不是我家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新项目,关于新能源汽车,感兴趣吗?一起去喝杯茶,了解一下?”迟宴爸爸乐呵呵地邀请他们夫妻俩,去‘一茗茶香’喝茶。

    反正都出来了,两个都是大忙人,难得出来一趟,有空谈个生意呗,大家有钱一起赚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候沈爸爸没意见,看向猴儿他妈:“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和阿姝去逛街。”候沈妈妈摇了摇头,拉上门。

    相比起两个不怎么熟悉的爸爸,两个妈妈的关系,很显然要亲近许多,她们逛街都约过好几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候沈和迟宴,就这么开始了住校生活。

    入住315后,宿舍只有他们俩,晚上非常安静。

    住校除了约束多外,似乎并没有什么乐趣。

    无拘无束惯了,两人都挺不自在的。

    虽然每天听着广播起床,这滋味有点新奇。

    不过这点新奇,很快就在习惯中,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两人有种在坐牢的感觉,他们的出入校牌已经被回收了,以后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入校门了。

    夏铭他们不在宿舍,两人特别的无聊,没有住宿经验的他们,住校第一天,就把手机的电量给嚯嚯完了。

    更难受的是,他们俩都没想起带充电宝!!

    好在,他们从夏铭和包谷的抽屉里,找出了充电宝,救了下急。

    鬼知道,学校晚上竟然会准时熄灯。

    住校简直是牢笼般的感受,要不是伟大的兄弟情,战胜了玩乐心。

    两人早就打道回府,享受24小时不断电的快乐生活了。

    候沈和迟宴从没想过,有一天自己对生活品质的要求,竟然可以这么低,只要有电就行。

    两人每天望眼欲穿,期盼着他们三回来,一起快活造作。

    然而被他们俩惦记着的三人,在家乐不思蜀,哪里还想得起他们俩。

    他们问,就是在平复受伤的心中。

    这话说给别人听,会有人信,说给迟宴和候沈听,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谁信啊?

    他们心理如果真出问题了,会每天上网通宵打游戏?

    这么逍遥快活,还能有问题的话,那他们也希望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_

    等郭霖他们回校时,都是2周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在的日子里,发生了很多新鲜事,而这些新鲜事情的出现,很快盖过了,他们被雷劈的热度。

    等他们三回学校上课时,提起这事的人,已经没几个了。

    校长知道他们的心理没问题,这几个孩子从他们进校时,他就在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他们的心理比一般孩子强大,这种倒霉事,若是发生在其他学生身上,产生心理问题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而夏铭他们比较乐观,几乎不会出问题,但也有可能会有意外,这个谁也无法保证。

    因此让他们暂时离开学校,不管是对学校,还是对他们,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一、可以远离议论中心。

    二、可以避免造成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三、可以杜绝记者骚扰。

    学校需要出名,但不需要以上负面新闻的方式。

    夏铭他们的学习,并没有因为请了假而落下。

    离开学校时,他们问过各科任老师的学习进度,回家就跟着家教学起来。

    学校老师安排的作业,也得照做。

    夏铭要学计算机,课程排得比正常上课还满。

    除了回家第一天,真正意义上,完嗨了外。

    其他时候,全在上课中度过。

    家教老师都是排着队,给他上课的。

    这导致休养两周后,他回到学校,不仅没长胖,反而变瘦了。

    夏铭在家里,穿的是宽松的常服,看起来不太明显。

    回校穿上量身定做的校服,高挑的好身材,就完全展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腰特别细,裤子衬得腿笔直修长,人似乎也长高了些。

    周末放假,候沈和迟宴去夏铭家找他玩过。

    不过当时他要学习,他们留在夏家,就得听课。

    他们上了一周课,哪里还愿意用周末时间学习?

    因此,他们俩趁夏铭忙着,顾不过来,没有强制他们学的时候,叫上郭霖和包谷,还有韩扬出去浪,使劲嗨,不玩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穿着制式校服走进学校的夏铭,帅得闪瞎了所有人的眼。

    周遭蓦地一静,没人说话,怕惊扰了他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敢认了,这是夏铭?

    这的确是夏铭,迟宴愣是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靠,铭哥长成这样,还让人怎么活啊?

    他戴个假发,走出去,说是女生都有人信。

    明明,他们在他家看到他时,没现在这么夸张啊?

    “铭哥?”迟宴不确定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铭在打游戏,话一出口,滤镜就碎了,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众人:嗯……是夏铭,还是那个糙夏铭,没有错。

    迟宴:“你在哪个医院,抽了脂啊?”

    夏铭飞起一脚,“有病?”

    包谷和郭霖捂嘴偷笑,他俩看到他时,也呆了很久。

    看来大家都是肤浅的人,谁也别说谁。

    候沈没说话,心有点乱,他真有点怕,自己喜欢上夏铭,他长得太漂亮、太精致了!

    不过这念头刚冒出,就被他掐灭了,想活久一点,就不要作死。

    远离铭哥,有益身心健康。

    迟宴迅速躲开,砸吧了一下嘴,笑道:“铭哥,你身材真好。你要是个妹子,我绝对当你舔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当舔狗,我就能看上你了?”

    夏铭斜好笑地睨了他一眼,把他贬得一无是处,“长得没我好看,也没我高,身材还没我好。既不会做菜,也不会煮饭,更不会收拾家务。就连学习和智商,都不如我,要你何用?卖萌吗?你卖萌有我可爱吗?我是瞎眼了,才会看上你。”

    候沈笑得肚子疼,心下庆幸自己没犯傻,想到啥就说啥。

    不然这会儿,被怼成狗shi不如的人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包谷捧腹大笑,爽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要学着点,以后迟宴惹他生气,他就这么怼他!

    郭霖还好,没那么夸张,反正被他那受挫样,愉悦到就是了。

    其它人也不由地笑起来,不过怕被事后报复稍有克制,在他们的大笑下,显得不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那么差吧?”迟宴觉得自己很委屈,抱住了胖胖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多照照镜子,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上出现了‘胜利’这两个字,他退出游戏,放了手机,拍拍迟宴的肩膀,“学习是最好的减肥药,我是被老师榨干了,你们又不是没见过,我这些天过的什么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减肥的话,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迟宴摇头,他只是肉嘟嘟,不是胖。

    如果瘦下来,需要遭受这种痛苦,那么他宁愿一直肉嘟嘟的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差点点是胖,少一点点是瘦的中间肉嘟嘟,都是极品小可爱。

    “铭哥,你有姐妹吗?我人品好,可以介绍给我认识一下。”铭哥太凶了,迟宴不敢再打他主意,脑中灵光一闪,询问他。

    如果他追上了夏铭的姐姐,以后夏铭就得叫他姐夫。

    想想就爽,嘿嘿。

    追上妹妹,也可以,夏家基因不错,可以改良一下,他们家的基因。

    说不定从下一代起,就能出个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人了。

    看他这殷切地模样,夏铭嘴角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,忽然想把他絮絮姐的号码给他。

    迟宴如果去撩絮絮姐,可能会死得很惨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