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劝你当个人 > 第100章 王八
    就在夏铭准备说出口时,他猛地从魔怔的状态中清醒过来,大晴天硬是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如若他给了,他可能死得比迟宴更惨,还没到头七,坟上草就长几十米高了。

    夏铭打消了这个危险的想法,“醒醒,白日梦也没这么美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迟宴叹气,没有再提,心想:以后去夏家的时候,他要多留意一下,说不定哪个女孩子,就是他未来老婆了呢?

    夏铭不答应没关系,机会是由自己创造的。

    他爸妈要是知道,他的想法,一定会非常感动,并支持他的行动的。

    夏铭不知道他心里惦记着他亲人,要是知道,他一定会再踹他几下。

    让他提前感受一下,想娶他家人,过他这关的难度有多大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的回头率奇高无比,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回了教室,不出意外,他又闪瞎了一群人的眼。

    就连潘琳看到他的脸,都忍不住多瞄了他一眼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总觉得他变帅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帅?被哥迷倒了?”夏铭坐下后,勾起唇,回头问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这熟悉的口吻,潘琳什么想法,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帅个屁,这就是所谓的:帅不过三秒。

    夏铭扬眉,拍手:“不说话,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

    潘琳深呼吸,拒绝承认他好看:“……不是。”

    说了,他尾巴还不得翘上天?

    打死也不认,是也不承认!

    夏铭眼里满是笑意,故意逗她:“哦,不是什么?不是不爱我,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潘琳再次深吸一口气,这人已经自恋得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华佗在世,也救不了他的自恋病。

    她不生气,真的不生气,可是真的做不到不生气啊!

    好气,好气,气死了!

    这个王八蛋,说话怎么就这么气人啊!

    潘琳满腔怒火,受不了他,嫌弃地推了夏铭一下,不让他靠自己的桌子。

    “喂,冲天炮,你是不是恐男啊?”

    竟然能拒绝,他这么英俊帅气的男孩子的示好,夏铭觉得她这个人很奇怪。

    今天看多了,被他脸所迷惑的人,夏铭突然又有自信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冲天炮!”潘琳怒目而视,一字一句道:“我不恐男,我恐你!”

    夏铭:“……”这是病,得治!

    刚扔完垃圾的柳泉,听到这话,吓得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,会不会被灭口?

    地球太可怕了,他得找个地方先躲起来。

    夏铭怔了一会儿,没想到会听到这种话,端详着她,问:“小短腿,你是不是近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我眼睛好着呢,视力5.3!”

    潘琳呼气,心中腹诽:你丫才近视!

    潘琳受不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外号了,认真道:“你能不能,不要给我乱起外号?我有名有姓,姓潘名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看不到,我这张帅脸?”夏铭凑近她,闻言乐了。

    他咀嚼着这几个字,笑得耐人寻味,“有铭有姓?姓潘铭琳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潘琳推开他靠近的脸,耳根微红,不太习惯和异性靠这么近。

    这人什么毛病啊?不仅喜欢动手动脚,还喜欢凑很近!

    肌肤渴望症?

    “这样啊,挺好。”夏铭勾唇笑起来,本就好看的脸,因为这灿烂的笑容,愈发惹人眼。

    潘琳避开视线,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好好一个男孩子,长得跟个妖精似的,像什么话呀!

    “好你就别起外号了,以后就叫名字吧。”潘琳语气缓和了许多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他笑的影响。

    反省过来,潘琳暗骂:有毒。

    他这人这么坏,她绝不能被美色所惑!

    他会嘲笑你的,潘琳你清醒一点!

    一定要抵挡住他的糖衣炮弹侵蚀!

    “那不行,大家都叫你潘琳,我不想和别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夏铭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,笑得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他就说他长得这么帅,刻意勾,怎么会没人动心阿。

    原来是极力克制啊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要哪样?”潘琳瞪他,不容许道:“外号不行,你又不是我的谁,不必搞特殊。”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身上就只有几个标签,只有一个囧外号,叫什么:钢琴小公主。

    自从倒霉遇见夏铭后,外号都有好几个了:什么冲天炮、小白腿、小短腿、小矮子,还在不断增加中,烦都烦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要独一无二的!”夏铭不愿松口,忽然心中一动,黑眸闪烁,“你想我和你特殊一下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可以,其实你在我这,已经很特殊了!不信你问问其它人,你看你是不是,在我这很特殊!”

    他才不要和别人一样,他俩可是老相识。她忘了他已经很过分了,不让他起外号,就更过分了!

    虽然他曾经带给她的记忆不太美妙,但是现在,他这不是在努力给她制造美好回忆吗?

    她不给他交好的机会,他只能这么来了。

    但他处理得不太好,好像把他们的关系,弄得更糟糕了。

    女孩子真是太难懂了!唉。

    潘琳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谁稀罕啊?

    她才不想要这种“特殊”!弄得她跟他有一腿似的!

    她现在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,就连苏素,偶尔都会用姨母眼神,望着她和夏铭,磕真人cp!

    靠,夏铭不是夏漾啊!

    她也不是女主角!

    唯一一个相信她话的,竟然是夏铭的爱慕者——谢晨露。

    说出来都是泪,潘琳觉得她太难了!

    上课铃声响起,夏铭在老师进来前,敲了敲她桌子,看着她气鼓鼓的脸,手指抵着唇,轻咳了一声:“奶茶记得啊,上上周出了意外,我没喝完一周。我点的餐,记得送哦,要双份的,你要是愿意准备四五份,我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你,闭嘴!吃死你得了!”

    潘琳忍不住拿书,卷起来打他,这人就是欠揍!

    “送两周!你再打就送一个月吧。”夏铭用手护头,另一只手臂挡着书,叫唤:“哎哟,我手好痛,是不是骨折了?头也好痛,是不是脑震荡?”

    “天哪,好晕,好恶心,潘琳你再打,就等着对我下半生负责吧!”

    潘琳气得要死,真怕这无赖赖上她!

    她毫不怀疑,他为了恶心她,能用下辈子折腾她。

    铅笔头戳一下,他都让她请一周奶茶,虽然这不算什么,也不是她出的奶茶钱,可好好的,被他这么耍,谁心里能好受呀。

    进来的老师,看见她俩嬉笑打闹,重重地把书砸桌上,皱眉不愉道:“干啥呢?干啥呢?上课了,你俩要打上来打!我把讲台让给你们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潘琳讪讪地收回手,低头坐下。

    她大概和夏铭八字不合,命里相克。

    潘琳趴在桌上,画乌龟,在乌龟背上写夏铭名字!

    想了想,她又画了个王八,夏铭就是个大王八蛋!

    说他是乌龟,都侮辱了乌龟!

    乌龟这么可爱,夏铭怎么能和它相提并论?

    夏铭不知道,自己又被她画成了乌龟,拿出上课要用的书,想到她方才生气的样子,就觉得好笑极了。

    她也太容易生气了吧?不怕长皱纹吗?

    脑补出她小小年纪,满脸皱纹的样子,夏铭立放着书,趴在桌上,笑得直发抖。

    老师看着夏铭那动作,牙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边讲边往下走,所经之地,一个个屏气凝神、全神贯注,没有一个开小差的。

    走到夏铭桌旁,他静静地伫立在那,没再继续讲了,就这么盯着他。

    身体力行,展示了什么是:我盯(一个叉腰看表情包)。

    没发现他玩手机,也没看到他看什么奇奇怪怪、花花绿绿的东西,生物老师紧锁的眉头,微微放松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新的疑惑又来了。

    那他为什么笑成这样?

    难道那晚的闪电,真的吓到他,导致精神失常了?

    可看郭霖还好好的呢,要被吓坏,也应该是郭霖被吓坏吧?

    被女孩子打了,还笑得这么开心,兴许真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等会儿,打个电话问问他家长,这倒霉孩子。

    老师没想明白,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夏铭性子虽然左了点,但是脑袋瓜还是很好使的,可千万别因为这个原因成傻子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说出的话,也没那么尖锐了,温和地建议:“不舒服,就去医务室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老师,我没有不舒服。”夏铭捏了捏脸,坐直腰。

    老师不解地看着他:“那你为什么笑得发抖,无缘无故笑成这样?”

    夏铭咳嗽了下,抿唇笑,他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说他脑补出:潘琳被他气成小老太,他会不会被老师和潘琳混和双打?

    不行,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笑了,老师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夏铭没笑出声,亦没影响到他人。

    只是关注他的人太多,就算一开始没影响,在看到他后,也会分了关注他的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他们会思考,他抖这么厉害,是怎么了?

    生物老师都在考虑,要不要跟老盛说下,把夏铭的座位调第一排去。

    这样即使有人关注他,也是往前看,多少能听去些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上课往后看,像什么话啊,没见过帅哥啊。

    众人:没见过这么帅的啊。

    要是知道其他人的想法,生物老师一定能气吐血,大骂:没见识,庸俗!肤浅!

    “起来说说,显微镜的使用步骤?”老师虽然知道,他能回答的上来,但还是点了他,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影响了课堂秩序,什么事都没有,会落人口舌。

    17班是这一届新生中,成绩最好的。

    不说都是天之骄子、人中龙凤,但也是一群有优越感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让他们服气、没话说的办法,就是成绩比他们好。

    想学夏铭玩、想有和他一样的待遇,当然可以,成绩有他这么好,能和他一样一心二用,他们就不会多管。

    夏铭叹了一声,站起来,回复:“1.取镜和安放;2.对光;3.观察;4.收镜。”

    “显微镜成像时光的途径?”

    “光线→反光镜→遮光器→通光孔→标本→物镜→镜筒→目镜→眼。”

    “腰直起来,坐下认真听课。”老师没再问,见他坐端正了,便离开继续讲课。

    人一走,夏铭又趴了回去。

    等老师看过来,他就挺直腰,装作很认真地模样。

    提前学过就这点不好,老师讲课其他人,认真听的时候,自己会有种很隐秘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比如走神被抽问时,心想的是:我会,你尽管问,答不出来,算我输。

    夏铭觉得自己飘得快抓不住了,这样很不好。

    他静下心来,拿出习题做起来。

    潘琳勾了下老师说的重点,翻页继续勾。

    远离夏铭,远离尴尬。

    以后,她一定要忍住!

    不和他说话,就不会生气了。

    45分钟很快就过去了,潘琳怕他又转头过来逗她,一下课就离开了座位,上去找苏素。

    夏铭刚回头见她走了,楞了下,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这是在躲他吧?

    他有这么可怕吗?把她吓成这样?

    夏铭看向右侧的男生,询问:“我长得很吓人?”

    “不,你最帅。”这是事实,没什么不可说的。

    夏铭这张脸,是真的能让人看了身心愉快的。

    夏铭满意地点头,起身准备出去时,视线无意间瞥到潘琳桌上,书下露出的半个乌龟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他抽出被书盖在下面的草稿本,看到上面的乌龟、王八,登时气乐了。

    上面的乌龟和王八,画得栩栩如生,仿佛活过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好看是好看,就是上面的字,写得不好。

    只见,它们背上,背的都是:夏铭。

    夏铭边看边笑,翻了翻,前面也有。

    每天一两只龟,最多四只。

    刚开始是乌龟,后来王八的数量,很显然多过了乌龟,还有王八蛋。

    蛋的名字也是他,啧。

    画的全是他,潘琳这么爱他?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,爱在心口难开?

    夏铭被自己的脑补逗乐了,明知道她不可能是这样的,但是想想她知道自己这么脑补,估计得气得升天,就觉得可乐。

    有两周没画,那两周他请假,不在学校,没有故意气她。

    夏铭偏头,瞄了一眼潘琳,见她在和苏素说话,没注意到这边。

    他拿着草稿本回自己的座位,坐下画了个桃心,把乌龟、王八圈起来,添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《有铭有姓,姓潘铭琳。》

    气不死你,你不是说,你有名字吗?哼。

    竟然背地里骂他王八,厉害了冲天炮。

    夏铭文思泉涌,哼着小调,愉悦地使坏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